關山月

維基人

「吹皺一池春水」遺事

發布於

草堂詩餘

何士信《草堂詩餘》卷一引《南唐詞集》:

馮延已作《謁金門》。李後主云:「『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對曰:「未若陛下『小樓吹徹玉笙寒』也。」

此文流傳最廣。

詩話總龜

阮閲《詩話總龜·後集》巻三十二

延巳有「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之句,皆為警策。元宗嘗戯延巳:「吹皺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延已曰:「未如陛下『小樓吹徹玉笙寒』。」元宗悦。

同卷援《苕溪漁隐》所引《古今詩話》:

江南成文幼為大理卿,詞曲妙絶。嘗作《謁金門》,云「風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中主聞之,因案獄稽滯,召詰之,且謂曰:「卿職在典刑,一池春水,又何干於卿?」文幼頓首。

又援《苕溪漁隐》所引《本事曲》云:

南唐李國主嘗責其臣曰:「吹皺一池春水」,干卿何事?(盖趙公所撰《謁金門》辭有此一句,最為警䇿。)其臣即對曰:「未如陛下『小樓吹徹玉笙寒』。」

《詩話總龜》註:

若《本事曲》所記,但云趙公初無其名,所傳必悞。惟《南唐書》《古今詩話》二説不同,未詳孰是。

《詩話總龜》質疑最詳。

隨園詩話

附袁枚之月旦。

詩人愛管閒事,越沒要緊則愈佳;所謂「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也。陳方伯德榮《七夕》詩云:「笑問牛郎與織女:是誰先過鵲橋來?」楊鐵崖《柳花》詩云:「飛入畫樓花幾點,不知楊柳在誰家。」

《隨園詩話》卷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你就是锦鲤!少数派多元创作大奖赛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