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alman

Natural living in the world, nothing rather than enjoy the life whether in good or bad time.

親歷一場令人噴飯的爭產鬧劇

《溏心風暴》是近年一齣很受歡迎的港產電視連續劇,主要是說一個家族成員之間的爭產故事,但想不到在現實中,我也親歷一個爭產奇景,令人不禁嘆為觀止。

事緣內子一家人口眾多,共有6名兄弟姊妹,父母早年相繼離世,7年前長兄身體健康出現嚴重問題,入院開刀避過一刧,但最近惡化,延至今天凌晨時分宣告不治,長兄一直單身獨居,無兒無女,留下的遺產包括一層樓和銀行定期存款,雖然數額不大,但也可給人足夠活個十年八年,故此問題來了!

長兄一直有個來往甚密的女友(下稱A女士),彼此沒有婚姻關係,而且女方還有一個家庭,家中有個男人(不確定是不是合法丈夫)同住,他們還育有一女一子,但大舅卻跟A女士一直保持親密交往,離世前三個月還讓她入住其家,在大舅病情開始惡化期間,A女士形影不離,在醫院公開宣說她是大舅的老婆,還帶同女兒來到大舅床前高喊「爹哋」,而大舅也沒有表示任何異議,更在病危之前,女方曾要求大舅到公證署辦理結婚手續,一眾兄弟姊妹曾集合到公證署企圖提出反對,但不知為何當日當事人沒有露面,故婚姻登記沒有辦成。

爭產的矛盾在於A女士已入住了大舅家,儼然以女主人身份自居,但屋契仍是大舅名下,不過在醫院治療期間,A女士著令大舅簽上一紙聲明,說A女士可享有該物業一半之權利,其實大舅在搬入現居之時,是靠出售一所自住舊物業所得而成,而該自住物業是靠其二妹出首期,其後兩人合力供款完成,所以嚴格來說,現居之業權資金有一半是來自二妹提供,但所有供款交易全是現金,沒有任何文件為證,所以表面上看來物業權全屬大舅個人,除了業權之爭外,銀行存款已被提空,所有現金相信在大舅還有活動能力的三個月內陸續被淘空,連最後一張港幣10萬元定期票據上週也被挖了出來,結果眾兄弟姊妹覺得大舅是否病到糊裡糊塗,連自己醫病和後事的問題都不打算,任由A女士搶奪所有財產。

就在病情惡化的前一刻,A女士還到醫院強迫大舅簽署平安紙之類文件,可惜無人知悉文件內容,但最後被大舅拒絕,據聞當時大舅被氣得死去活來,令患病的心情更是沉重無比,而病情開始急轉直下,終於在今早凌晨撒手人寰。相信這趟爭產鬧劇還是沒完沒了,現在對於大舅身後事的處理,已不見A女士的出現,當兄弟姊妹處理完他的身後事後,日後是否有能力取回全部物業權也成疑問?

要好好立一份遺囑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