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監察

反對富豪瓜分世界.全球資源人民共享。People Before Profit!

歐盟塑膠包裝中的利益衝突

發布於
修訂於

來源:EU Observer

作者:本尼迪克特·維爾梅爾和伊莎貝爾·范胡特(布魯塞爾/柏林)

日期:2月14日

編譯:全球化監察

塞爾維亞的波佩科湖(Lake Potpecko)上漂浮著大約2萬立方米的垃圾:塑膠瓶、罐頭、舊冰箱和其他垃圾。圖片來源:EU Observer

漂浮在湖裡的污染物可能會堵塞大壩,並影響水電站的運營。自上周以來,塞爾維亞當局已派出兩艘船前往該湖,每天收集多達100立方米的塑膠和其他垃圾。


塞爾維亞並不是唯一受到塑膠污染影響的歐洲國家。塑膠無處不在。


海灘上約85%的垃圾是塑膠垃圾。海灘上最常見的物品中,有一半是塑膠包裝。


消費者丟棄的塑膠中有三分之二是包裝垃圾。要想解決塑膠污染問題,就應該著重解決包裝問題。


目前,包裝廢棄物的環境政策主要通過綠點組織(Green Dot Organisations)掌握在包裝行業的手中。


這其實產生了利益衝突,因為這個行業的獲利來自銷售盡可能多的瓶子、包裝紙、罐頭和托盤;但回收、迴圈和試圖減少這些包裝的也是這個行業。


根據對歐洲七家綠點組織的調查發現,綠點組織(包裝行業)通過遊說和影響策略,試圖阻止生產商承擔更多責任和成本。


一個關鍵的參與者是布魯塞爾遊說組織EXPRA。這是一個代表許多綠點組織利益的平台,其宣稱的使命是「確保以最經濟高效和生態無害的方式回收和迴圈利用包裝廢棄物」。


我們以資訊自由為由諮詢了歐盟委員會 (European Commission),看到了EXPRA所代表的綠點組織向歐盟委員會遊說的文件,並深入瞭解了他們的立場。


我們記錄了各種反對歐洲塑膠包裝計畫的遊說活動,例如強制提高PET瓶的再生塑膠含量,強制引入押金制度,或要求行業對垃圾清理的做出更多貢獻。


這些遊說活動的主線可以在EXPRA的使命介紹中找到:「確保(我們成員的)客戶公司的低成本」。


綠點組織的力量

但首先一個問題是:包裝業是如何參與環境政策的?


根據「污染者付費」的原則,歐洲所有包裝生產商——如可口可樂或聯合利華——都有義務收回一部分包裝。


如果生產商回收和再利用他們的包裝紙和瓶子,效率會很低。取而代之的是,生產者責任組織為它們做這些事。


這些組織「指揮」收集、分類和回收包裝,就像管弦樂隊的指揮家。他們付錢給市政部門和分類中心,讓後者為他們工作;向回收商出售PET等可用原材料,並確保焚燒或填埋其餘的垃圾。


消費品包裝最知名和最大的生產者責任組織可以通過綠點標誌來識別——該標誌意味著公司支付了費用來處理它們的廢棄物。


在一些國家,綠點組織擁有壟斷地位,其影響力尤其巨大。例如,西班牙、比利時、荷蘭、捷克或奧地利。


在其他國家,如德國和波蘭,綠點組織與其他生產者責任組織共用廢棄物市場,其權力較為有限。


在許多國家,綠點組織做的不僅僅是處理垃圾:他們大力參與減少和處理垃圾的政策制定,例如通過資助某政策、促進可持續的包裝設計或資助垃圾清理組織(如佛蘭德斯Flanders的Mooimaker,荷蘭的Nederland Schoon或奧地利的Reinwerfen等組織)。


幾乎所有的綠點組織都是私營的非營利性組織,完全由成員(即包裝業)擁有。


雖然綠點組織履行了其法律義務,但我們的研究表明,只有極少數政府可以成功地控制或指導綠點組織。


因此,事實上綠點組織在處理包裝廢棄物方面擁有很大的自主權和權力。


根據歐盟透明度指數,EXPRA在2015年至2019年期間參與了迴圈經濟、新的廢棄物立法和塑膠相關政策等主題活動,如「歐盟塑膠戰略」和「一次性塑膠指導原則」。


反對押金制度

在整個歐洲,綠點組織都在反對強制引入押金退還制度。


押金退還制度非常適合控制塑膠進入環境。歐洲有七個國家使用押金制度,其大多數PET瓶在使用後的回收率都很高,如德國或立陶宛的回收率可以達到90%或更多。


所有歐洲國家都有義務在2029年之前達到90%的塑膠瓶回收率,但許多綠點組織反對押金制度。


原因何在?在比利時、奧地利和捷克等國家,多年來已經發展出一套「選擇性收集系統」(用垃圾袋或黃色垃圾桶收集),而押金制度則會對綠點組織的投資構成威脅。


綠點組織聲稱,通過加強他們目前的收集系統,也取得了類似的結果。


但是,這個垃圾袋和垃圾桶系統到底是如何運作的呢?


在有選擇性收集系統的國家,儘管行業做出了努力,但垃圾數字仍繼續上升。


此外,綠點組織作為論據的自身回收和利用資料在所有被研究國家中都尚在討論。


歐洲審計院 (European Court Of Audits) 最近的一份報告指出,估計數字往往不準確,幾乎不受政府控制,也不具有可比性。報告警告說,更準確的數字將顯著降低綠點聲稱的回收和利用率。


與此同時,飲料包裝繼續進入環境:在荷蘭和比利時,據估計有40%的垃圾由飲料包裝組成的。垃圾清理費用則主要由地方政府和納稅人承擔。


在荷蘭和比利時,據估計有40%的垃圾由飲料包裝組成的。圖片來源:卡羅琳娜·格拉波斯卡

垃圾清潔費用很高:雖然沒有歐洲的準確資料,但成員國每年評估的清理費用在1億至7億歐元之間。綠點組織只承擔了該費用的一小部分:根據我們對荷蘭和佛蘭德斯的計算,最多為十分之一。


清理費用

綠點組織也反對歐洲將全部清理費用轉嫁給包裝生產商的打算——2018年的一項聯合聲明證明了這一點。


在這方面值得注意的是許多綠點組織和垃圾清理組織之間的關係,後者包括比利時的Nederland Schoon、Mooimaker和BeWapp,奧地利的Reinwerfen,以及西班牙的Paisaje Limpio。


這些垃圾清理組織由綠點組織資助,鼓勵市民對垃圾承擔更多責任。儘管這些垃圾清理組織是必要和有用的,但批評人士認為,這些垃圾清理組織可能會像避雷針一樣,讓包裝行業免於承擔更多責任。


雖然押金制度可以有效防止包裝最終落在路邊或溝渠裡,但這些垃圾清理組織從結構上反對引入押金制度。


此外,其中許多組織都直接參與了清潔歐洲網路(Clean Europe Network)。這是一個泛歐洲平臺,因代表包裝行業的利益而受到批評。


我們以資訊自由為由獲得了EXPRA寫給歐盟委員會的各種信件,其中可以看出綠點組織真正想要的是國家靈活性。


我們的記錄顯示,綠點組織想要控制政府機構基本上是困難的,但它也禁止環保運動進入其指揮中樞。


事實上,EXPRA在努力確保包裝公司盡可能地掌控綠點組織,因為「……他們可以控制……這些組織所有活動的支出,並將成本維持在最低限度,以符合自身利益。」


儘管如此,當涉及到回收和廢棄物政策的社會和生態後果時,強有力的政府和環保運動是必要的監督機構。


因為該系統與綠點組織之間存在根深蒂固的利益衝突。塑膠包裝很便宜,而獨立小包裝則提供了很大的利潤空間。


綠點組織的制度旨在以盡可能低的成本實現最低限度的強制回收比例。


今天,我們如何回收塑膠包裝,主要是包裝行業節省成本的問題。這分散了人們對廢棄物政策本質的關注:保護我們的生活環境。


與此同時,這項法案的成本正傳給社會:數百萬歐元的垃圾清理費用,塑膠污染造成的收入損失,塞爾維亞大壩的維修費用。


本文發稿前,記者無法聯繫到EXPRA對此給予回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全球塑膠污染不可控,銀行也有責任…

全球塑膠垃圾回收產業背後的犯罪行為

全球石油巨頭計畫讓非洲成為下一個塑膠垃圾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