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透紫

一隻讀書不多但愛寫故事的貓。慶幸有機會出版了幾本小說,姑且可稱為輕小說、科幻或推理作者。合著新書《筷:怪談競演奇物語》現正在各書店及電子書上架。

因為有限所以美麗得殘酷──《華龍之宮》讀後感

發布於

這部書是某編推薦的。由於書腰上的句子「地球就是最大的死亡密室」,我一度有這是科幻皮推理骨的故事的錯覺。不過我基本上沒閱讀任何簡介就腦袋放空打開了,結果內容超乎期待。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52745

話說在開頭,我喜歡這部小說。正因為喜歡所以可能會有點挑剔。

《華》是描述遠未來的科幻故事,而且很硬核。由於當中涉及環境科學和生物改造的科技,對各種新生物的描述很仔細,總讓我想起《來自新世界》。只是《華》的格局要再大一點──故事中的人類已經靠極端的手段捱過了一場全球性生物滅亡危機,好不容易在災後重建了一定的文明,沒想到更巨大的滅亡危機已近在眉睫。

同樣是說未來水世界為何我們就成了Cult片呢……

而主角,則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為協調各種族和平共存而奔波的日本外交官青澄,以及他的助理智慧體(AI)瑪奇……

瑪奇好萌!瑪奇好萌!瑪奇好萌!

青瑪CP好甜!

咳,抱歉。因為明明是主角,但是青澄和瑪奇的戲份卻實在太少。在各種硬核知識和令人頭痛的政治話術之間,兩人的親密互動簡直稀少到珍貴,但幾句話就已經甜到令人只想丟出以下梗圖,簡直就像大盤苦瓜中的幾片冰糖。

確實以一般小說而言,總覺得它的結構有點怪怪的,或者說不算太王道吧。比起《來自新世界》,《華龍之宮》的結構沒那麼「整齊」,所以稍為有點鬆散的感覺。為了描寫整個世界的變化和巨大的環境,花掉了很多篇幅。結果青澄和瑪奇的戲份很少,其他角色的篇幅甚至更多,有一點像群像劇,甚至有種他們兩人只是剛好可以存活到最後才會看起來像主角……或者可以說,本來這部小說的重點就不在個別角色,而是地球人類整體吧。

世界末日、基因改造、污染、人工病毒、人工演化、人工智慧生命、機械人、政治外交、真‧超前部署(?)……這部小說的tag也太多了吧。我滿奇怪為何要把一二部塞成一本接近五百頁的小說,何不乾脆拆成上下兩冊,然後補回多一點青澄瑪奇的戲份,再多一點轉折。那樣應該會更偏近娛樂性多一點吧,不過這似乎也不是作者的用意就是。

興趣就是審視度勢

再來就是……整部小說有著強烈的日本人視點和文化。那種官僚和階級化的婉轉話術、同歸於盡的熱血劇情、還有夾在中美之間的情意結(都變成未來水世界了你還是喜歡夾在中美之間審視度勢啊)。相比之下,伊藤計劃還真是少數可以跳出日本視角的日本作者啊。

但是最讓我糾結的大概還是學者的理想化吧。忘了之前看哪本西方科幻小說我也有一樣的感覺,就是總有一種學者式的微妙天真感(非貶意)。要說作者不知道人性險惡嗎?也不是,他們有寫到也當然知道,但書中角色總是讓我感覺過份邏輯和理性了……青澄的主張先不談,故事中幾乎所有登場的人物都總是理性合理思考。雖然也可以用「因為人人都有助理智慧協助思考」來解釋,但讀來就是少了點什麼。

比如說青澄要說服的諸多對象包括自家上司,甚至最後說服關鍵人物月染的過程,也總覺得比想像中容易……

而且各國政治的反應也實在太合理了,大難當前居然真的理性考慮如何延續人類生存……看看我們的現實世界,我想有好些國家政府應該會採取隱瞞到底、只求將自己權力維持到最後一小時、讓人民都陪葬的態度吧。

另一方面,青澄本人的信念可以說是想貫徹完全和理非的「終極左膠」,比浪客劍心更潔癖。若是以前我應該會為他的堅持十分感動。但經過這幾年香港的現實洗禮後,很難不令人去反思這樣的潔癖會否過了火,間接將同伴置於生死險境。即使青澄自己在故事後部也被現實迫得違反了原則。

相比之下,故事中一再強調海上人視獸舟和陸上人的相殺是平等的,因為雙方都是為了生存。有趣的是作者還非常仔細描寫角色們每一餐的餐點內容,彷彿在提醒讀者人類本來就一樣不得不靠殺害(吃掉)其他生命而生存一樣。而老是自責過度的青澄在進食時似乎並沒有什麼心理負擔,在殺害獸舟時也一樣。但他最後面對月染的秘密時,卻沒多大反應。也許是因為這樣,讓我對青澄這角色有所保留吧,某程度上他其實相當自戀(否則也不會愛上自己的半身)。

不過即使如此,他的堅持和努力還是令人感動的。「就算立場改變,我相信和大使的目標一致。就算站在對立的角度,那一定是過程,最終還是會得到豐碩的成果。」這樣的氣度,令我不禁悲哀地想到香港就是欠缺有這種氣度和視野的政治人材啊!可是以目前的政治氣候,你要怎麼讓人相信你是有底線的協商而不是妥協和出賣呢?大聲高呼自己的主張更容易贏得掌聲和點讚。所以,衝突才會越來越多吧。

故事中其實多處涉及「何為人類」的題目,海上民和魚舟(這真是很神奇的設定)、獸舟和突變種、AI……甚至最後出現的露西,都很值得討論,可惜沒有著墨太多。

大概作者最想傳達的還是:人類在末日面前,與其把生命浪費在同類相殺,不如想辦法依偎共存,好好珍惜有限的生存時光。

面對現實人類的無可救藥以及厚厚的血腥歷史,仍然堅持相信人類的理性,就像書腰上另一句文案「如果挖掘不出人性的善意,種族滅絕避無可避」(我比較喜歡這句)。所以我上面說「學者式的微妙天真感」真的不是貶意,應該算是對這種堅信的佩服吧。

如果世上再多一些願意這樣拼命去天真的人,我們的未來一定沒那麼絕望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