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落沉霜 Frosty

冰落沉霜與蝶同墜。 一位患有嚴重型的「雙子人格精神分裂症」以及「白日夢遊症候群」,沒有什麼積極性,只對喜歡的事情上心的準大學生少女。 從小一開始寫小說,國二國三開始發布網路小說,高中三年級成功擁有自己第一本實體小說,只要能有一點點的進步,我都不會畏懼失敗。 願意嗎?與我一同墜入小說的世界,就別出來了…… 完結文:無限虛擬實境(已出書)、聲入龍心 連載文:山海異獸找上我、萌寵不敵心悅妳

即將上大學的我,從前的經歷是什麼呢?(中)

高中以前的黑暗,不是要說比誰可憐,我更希望家長可以好好的關心孩子的心理,有多少孩子是因為校園暴力而漸漸沉默,最終爆發,引起一系列慘劇,而我是多麼幸運,才能在高中時遇見光芒,從此脫離那可能萬劫不復的深淵。

文章開始前,若是沒看過上篇的,可以點進連結裡瞧瞧喔。

即將上大學的我,從前的經歷是什麼呢?(上)



進入國中


國中大部分學校都是升學班,逼學生逼得緊,那作業滿山滿谷,似乎連一丁點的休息時間都不打算給。

可惜呢,我是一個堅決不被學業給綁住的變種貓星人(有關變種貓星人,我會在下篇中提到),既然是外星人,那我又豈是會乖乖學習的那種小孩呢?我國二的時候,學業已基本被家人放棄~~

所以今天我大部分會說有關於朋友之間的相處,也許是因為我在國小的時候已經養成了一個特殊能力,我好像可以比其他人更容易看透一個人的內心。

我國中時的第一個朋友,我和她是因為同一個掃區認識的,就叫她「榛子」吧。

那時她經常和我借畚箕,我也會借她,可是就因為這個小動作,我在認識的幾個禮拜就下了一個心得,她於我而言,不是什麼好人。

但我也只是心裡猜測,並沒有任何理由要疏遠她,更何況當時我和她算是最要好的朋友,所以也不過就是想想而已,但實際上我一直有一種感覺,到後來她一定會露出狐狸尾巴。

沒錯,從前的我是很陰暗的,我有很多陰謀論,我甚至覺得這個世界好像都欠我一樣,聽的歌曲和看的小說,大部分都與世界不公,人生來就很孤獨的這種風格更近。

雖然現在想起來很幼稚,不過在當下的環境以及我周遭給我的感覺,說實話,我一點也不意外我會有那種心理。

所以順便呼籲一下,各位家長,別以為在家裡開開心心好像沒煩惱的孩子,在學校就真的是這麼快樂,多多溝通,才是了解孩子內心的最好方法!

後來我又交了兩個朋友一個就叫小書,一個叫小安。

我們四個人經常玩在一起。

要去打掃的時候,我都會去問我認識的第一個好朋友榛子,她要不要一起下去掃。

直到第一學年度下學期,某天我去問她的時候,她正在跟另外一個女生聊天,聽見我的問話,她的表情很微妙的訴說著「不想」。

我看出來,但我沒有任何動作,我只是一貫的和她一起下去掃地。

可慢慢,她就會說她會跟那個聊天的女生一起掃地,不用等她,什麼什麼的。

當下我只是笑著,可我很清楚,她似乎已經要把我「拋棄」了。

我並不是會道德綁架的人,我也不認為我和她最好,她就一定得跟我玩,之類的想法。

我只是會想,就算沒有朋友也無所謂,反正人生來就是一個人,死也是一個人,活著只是一個過程,無論有沒有朋友,都無所謂,拋棄還是慢慢疏遠,對我而言,都只是人生中的過客,反正到頭來,也都是只有我自己而已,我並不在乎那些人是否曾經是我的朋友。

後來有次我忘了帶美術用的筆,我去問了比較內向的小安,她說自己沒帶,就趕緊漂走。

當下的那個舉動,說實話,看得我直想笑。

她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自己的這個舉動有多麼明顯的就是要和我劃分關係。

我幾乎要被這毫無演技的場景給逗笑了。

運動會,我沒有參加任何一個比賽,所以從頭到尾都坐在一個地方,後來結束後,因為我坐的久,畢竟從上午坐到下午,天氣又熱,所以我就說了句「終於結束了,好累呀~」

然後我的另外一個朋友小書突然冷冷地說了一句「什麼都沒做也會累呀?」

我沒有回話,就當作什麼都沒聽到。

可是說不難過嗎?是,不難過。

我只覺得很好笑,在這個現實到不能在現實的小型社會中,我似乎已經明白了,什麼叫做邊緣人的第一準則,那就是靜悄悄。

我覺得比起有其他人在身邊,上廁所要一起,什麼都要一起的這種煩人感,還不如我自己一個人邊緣更舒服呢。

於是當下的情況就是,榛子不知道跟我的另外兩個朋友說了什麼,然後莫名的疏遠我,好像還有些不喜歡我的樣子,甚至很不耐煩呢。

哇!她們絕對不知道,當我認知到自己現在的狀況時,我有多麼的想要放聲大笑,我甚至很想要在被窩裡面笑她們就跟小說劇情裡面,那些討厭女主角的女配角一樣讓人好笑,原來小說世界也會發生在現實啊!

哪怕我不是那個受人矚目的女主角,也是會被惡霸三姊妹排擠的那種小路人甲吧?

天啊天啊,有夠好玩的,真的有夠好笑,笑死我了。

人生還真的會遇到這種劇情,我是活在小說世界裡面嗎?

也許是因為,小說那些破爛到不行的套路本身,就是因為現實發生過,才會出現在小說裡面的吧。

從此以後,小說,成了我唯一的羈絆。

我打開小說本,好像進入到了我自己的世界,外界與我而言,算什麼呢?

每一個小筆記本,都好像是一個世界,我創造了如此多的世界,又何須在乎這個小監牢?

國中的一部份手寫本

這些小說本本,陪伴了我整個三年。

最開心的絕對就是,我在上課下課,無論何時,只要能拿著這個本本,拿著五顏六色的筆,在上面飛快的書寫我自己的腦洞,我就很幸福。

而暑假升國二的那段時間,也是我第一次查詢到小說平台penana的地方,從此真正開啟了我的小說之路。

不過排擠這件事情只到了國二上就結束了。

因為一次綜合課落單,我又和曾經的那群"朋友"分到了一組。

看著她們有些尷尬的神情,還真的是好笑的不行啊。

可惜我沒辦法像小說裡面的女主一樣狠心,我從不會跟誰真的一刀兩段,無論是誰願意跟我說話,我都很樂意跟他們聊天,交朋友一點都不難。

難的是,究竟是相信這個人,還是要始終隔著一段距離。

君子之交淡如水——也許對待這些朋友,我可以付出真心,但是不能被她們的任何言語甚至是眼光所影響。

我這個人吧,也不是特別好,對於從前幼兒園,國小的朋友,我付出過真心,但很可惜,實際上把我當作真心好友的人,有多少?

國中的我,學到的是,朋友之間相互利用,是很正常的。

超級難聽,也非常的讓人感到寒心,但說實話,對於我而言,我必須有東西保護自己,真心?

我當然會給,我信任一個人的速度特別特別快,但是對方若是想要毀了這段友誼,我會走的比對方更不拖泥帶水。

再呼籲一次,各位有孩子的家長,好好照顧孩子的心理吧,不是只看到孩子的表面,而是要談心,了解對方的內心,好好的疏導,就算要看心理醫生也絕不要顧忌,這真的很重要,尤其是性格敏感的孩子,真的一不小心容易歪掉!!!

比如我><

好,繼續。

總之我那次綜合課,和那群朋友再次相遇,而這次我有機會和曾經的兩位朋友小書小安單獨在一起,她們問起了我一件事情。

「為什麼妳會突然和她不合了?」

哇賽,原來妳們不知道原因嗎?

好笑了,因為。

「我也不知道啊!」

我還真的不知道榛子為什麼討厭我,我也不知道對方為什麼不想和我說話,我更不知道她為什麼要跟我的朋友說,「要是跟她玩,我就不跟妳玩了。」這類的話。

我覺得對方討厭我的理由,一切都非常的可笑,我甚至不知道我做錯哪了,她就要突然不跟我說話。

好歹給我個能夠反省的機會啊!

真的是有夠莫名的。

於是,就在這莫名的契機下,我和這兩位也搞不清楚狀況的朋友又和好了><

說實話,很累耶,這種玩法真的有夠累。

我真的受夠了這種勾心鬥角。

終於,在某次我和兩位朋友分到同一個掃地工作時,我終於得知了榛子為什麼討厭我的原因。

聽見這個原因的當下,我真的,除了想笑,想翻白眼之外,還有一種,想罵髒話的心情><

在我寒假前,還沒有鬧翻以前,我跟兩個朋友一起走回家

所以……她不開心了。

……

……

……

呵呵。

要我說什麼呢?

我真的很討厭那些因為自己玻璃心,就要讓他人為他買單一切,朋友不是你的「東西」,就連家人都沒有資格把自己的小孩當作自己的所有品。

真是夠了,我真的很厭惡這種學校,更厭惡這種人。

但我最後還是和她和好了,雖然回不到從前。

可能會有人問,為什麼要和好呢?

嗯,為什麼呢?

因為我對於任何會對我釋出善意的人,都沒有拒絕跟對方做朋友的理由,雖然這樣我很容易再次受傷,甚至會被利用。

所以說呀,我真的,最討厭那種自以為是的人類了呢,到底為什麼都已經有腦子了,卻還是不願意用全新的大腦思考一下,一定要讓自己看起來就像一個跳樑小丑呢?

但我還真的不得不說這種人還真成功,畢竟,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我覺得最可笑的大概就是後來我們和好後,她問我的一句話,當下我浮現了一個句子,但不能告訴她。

她問我:「為什麼妳的朋友跟別人一起玩,妳都不會生氣啊?」

我:「???」孩子,妳的童年是有什麼創傷嗎?

我後來回她:「為什麼要生氣?」說實話,我也很疑惑啊孩子!這種東西到底為什麼要費力氣去生氣,更重要的是,別人的朋友,妳有什麼資格生氣?

總之,這段時間已經告了一段落,不過有人可能會想知道我和她是怎麼和好的,嗯,因為小說喔!

因為她也看小說,後來我們就經常交換自己身上的小說,所以當時書包裡裝的大部分都是小說而不是課本><

好啦,故事繼續到國二這段時間,來了不少的轉學生有三個,兩女一男,都在不太一樣的時間來的,但沒記錯應該都在國二這段時期裡。

主要要說到的就是其中一個女生叫她小雨吧,我真的不確定她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但我只知道,她真的很喜歡到處問人,有沒有說過她的壞話。

我記得最經典的兩個事件就是。

轉來沒多久,有一個月嗎?我忘了,反正就是一個小分組活動。

她忽然心情很低落,然後一邊吃飯還一邊哭。

我問她怎麼了,她也不說,就在哪邊一直碎碎念,邊念邊罵邊哭邊吃,唉,真是辛苦。

但後來她有斷斷續續地說了,好像是班上有個女生說她「像牛一樣」,可具體情況到底是怎樣我也不知道,反正,就特別問號。

然後最經典的一次大概就是我在逛家樂福的時候,有一個信息突然傳過來,是那個轉學生,我問她怎麼了,她就說。

「我真的受夠她了,小書一直在說我壞話!」

我就問她「怎麼了?」

她說:「她就一直跟別人說我的壞話啊!妳有沒有聽過她說我的壞話?」

我滿臉問號:「我沒聽說過啊,妳聽誰說的?」

她死不說到底誰說過她的壞話,就老重複那句話,然後跟我掰扯,我是覺得看她這樣被害妄想症的感覺還滿好笑啦,畢竟我是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人到處問別人有沒有聽過「那個人」說她的壞話。

別說,我看就妳這種被害妄想症的模樣,才真的會被人說奇怪。

而且最好笑的是,她跟我說話的同時,居然還跑去問小書說:「妳有沒有聽小安說過我的壞話?」

我真的當下內心笑到快翻到天堂去耶!

現在的孩子,到底都怎麼了?

家庭真的很重要啊!真的!!!

但我最崩潰的是,小書居然還真的告訴她,小安說過的壞話。

孩子~~~~這種話真的不能隨便說啊~~~~~~


結語


終於寫到這裡了,本來想一次打完的,不過國中的事情讓我的情緒波動有點大,加上負面能量有點太重,所以我打算把高中的事情等下次再說吧。

不過我還是先說一下啊,就是,以上那些超級負面的說話方式,都偏向我國中時的偏激反應,現在的我,已經徹底佛了><

所以大家不用擔心我是不是有壞掉之類的,也許壞了啦,但是至少還有理智,從以前的反社會人格,變成了徹頭徹尾的瘋子><

好啦,之後在說說高中的我是怎麼變成小瘋子的吧,大家掰掰~~~

最後最後呼籲!!!

大人們!!孩子的心理真的很重要,別看還小,那些心思,真的很多都很可怕,好好矯正孩子的心理,比什麼都重要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即將上大學的我,從前的經歷是什麼呢?(上)

《聲入龍心》-致最愛偶像給我的靈感

《無限虛擬實境》-自費出書的心路歷程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