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莉

現居舊金山的台灣人,水彩、旅行和繪本愛好者。在匆匆的日常中練習慢慢生活。

練習生活|Week80 雨季裡的短暫暖陽

發布於

連續下了好幾天的雨,這週天氣開始晴朗了起來,平均白天都有溫暖的20度,雖然還是沒怎麼出門,但能看見陽光灑進室內已經讓人覺得心情不錯了。由於沒怎麼出門的關係,花了比較多時間在做料理,近期都一直試圖在食物中尋求治癒。



吃的東西



自從買了土鍋之後就一直很想做一次關東煮,參考的是Masa老師的梅子關東煮食譜,用的是三島的七號鍋,本來要買的時候還一直想說會不會七號有點太小,不過美國的Amazon上選擇其實也不多,當時買了一個大約$45,實際用了之後發現一到兩個人吃還蠻剛好的,特別是我這種食量沒有很大的人,這樣一鍋其實都沒有吃完,把沒吃完的料撈出來換裝保鮮盒之後隔天又吃了一次。

做關東煮其實還挺費時的,主要是備料很花時間,很多裡面的食材有事先用滾水另外煮過,豆腐也用平底鍋先煎過,整個料備好半個小時都快過去了,也因為花了很長的時間準備,在吃的時候自己很用心嚐味道,不然以往吃東西都是邊看書或影片就快速的解決了,這也算是練習生活的一個進步吧。



我一直很喜歡吃鯖魚,以前在台灣家裡的冰箱隨時都會有鯖魚,不過家裡比較常吃的是鹽烤,這次在平常買菜的App上看到有醃漬好的味醂燒鯖魚就買來試試看,而且還去好骨頭,吃起來很方便。

巴斯克乳酪蛋糕



這一週意外做出讓自己很滿意的甜點,某天無意間亂滑手機發現了這個蛋糕的食譜,心血來潮就試做了一次,用的是6寸的活動式蛋糕模(非活動式的也沒問題,只是我剛好只有這個是圓的)。烤出來之後整個香氣四溢,有點微焦的表面散發出淡淡的焦糖香氣,當時還要忍住拿去冰了幾小時後才能吃。



巴斯克乳酪蛋糕最早源於西班牙北部的巴斯克地區一家小咖啡館,在當地人們其實稱呼它為「燒焦的乳酪蛋糕」,微焦的表面釋放出淡淡的焦糖香氣,在吃下一口時搭配內層棉嫩的乳酪,焦香和奶香氣柔潤的在口中交纏。

後來這種蛋糕傳到其他國家後,也很多人說它是「醜蛋糕」,但比起醜蛋糕,我自己更喜歡imperfect(不完美)這個詞,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相當喜歡這個英文字,生活中也很常用「沒關係,反正本來就沒有事情是完美的。」來安慰自己,因此在出爐後還特地找了一個也是imperfect風格的盤子來搭配它。陶盤要圓不圓的不完美感,卻非常剛好的呈現出了手作的溫度,大概生活也是,儘管有很多的不完美,因為是親身過的,那些不完美也挺美好的。

參考的食譜

  • 奶油乳酪(cream cheese) 250g
  • 雞蛋 2小顆
  • 細砂糖 40g
  • 低筋麵粉 (cake flour) 10g
  • 動物性鮮奶油 (heavy cream) 110g

(因為我買回來才發現我的奶油乳酪一盒剛剛好225g,所以剩下的25g用了希臘優格代替,並不影響成形。)

作法

  1. 把奶油乳酪放在室溫軟化,現在正好是冬天,我放了兩個小時用手戳才比較軟
  2. 奶油乳酪用打蛋器打散後,分批小量的加入砂糖(避免結塊)
  3. 雞蛋一顆一顆的分次加入打散
  4. 過篩的低筋麵粉篩入後繼續攪拌均勻(這個時候烤箱預熱200°C /392°F)
  5. 最後倒入鮮奶油均勻攪拌
  6. 我用濾網把整個糊又過篩了一次到另外一個比較好倒的盆子裡
  7. 烤模內鋪好烤焙紙,可以用奶油塗一點在烤模底部,比較好讓烤焙紙固定在模具內(鋪烤焙紙讓蛋糕最後烤好的時候比較好整個拿出來)
  8. 放涼後冰冷藏至少4小時



剛烤好的時候整個蓬蓬的非常可愛,放涼之後中間會塌陷進去,建議冰過至少四小時再吃會比較剛好!而且一定要把整個蛋糕從烤模裡面拖出來,因為烤完之後的溫差會讓烤模裡面有水氣,沒有拖出來的話蛋糕容易濕濕的。

讀的書



我其實把這本《我終於捨得讓雪落下》讀完很久了,時不時還會一直去回頭翻裡面自己標記起來的幾段話,一直拖到這週才寫了一篇心得(延伸閱讀:我終於捨得讓雪落下|獻給三十歲,勇敢筆直走著的大人)大概是這本書給自己帶來太多太多的情緒,也花了好一段時間整理一下自己到底想說什麼。



東野圭吾一直是我心中非常喜歡的作家,看過他不少作品,從來都沒有一次預料到過事情的發展或是結局,他特別擅長描寫人性與人類那份複雜的情緒,而且總是能從他的書中感覺到他想描述的,往往都是現在的社會回答不了的問題。

《沈默的遊行》書中描寫出了一個讓人光看文字都覺得超級厭惡的殺人犯蓮沼,其中一開始就說明了他在殺害小女孩優奈之後卻因為一直行使緘默權,而讓法律也無法制裁他,只能宣布無罪釋放。我們一直相信的正義究竟是保護了誰?

東野圭吾的懸疑小說很特別的地方就在於,他不一定是從頭開始讓讀者一直推敲誰是兇手,很多他的作品都直接在開頭就寫了兇手是誰,中間分為很多個小章節,每個小章節都以一個相關角色為出發點,描述那個角色看見的事情樣貌,進而讓讀者也能從不同的人物中了解各自的立場與心裡糾結。

看完《沈默的遊行》後我心裡一直在想的是,我們是怎麼劃分「正義」的界線呢?我們一直相信法律就是心中的那份正義,但事實卻是兇手利用了那份正義訂下的規則而逃離了刑罰,那如果這個時候有人代替法律去殺了那個兇手,那麼那個人所實施的是正義嗎?我們將什麼樣的行為規範為正義,這條線一直都非常的模糊,畢竟人類就是這麼複雜的生物,情緒與情感交錯著與理性並行在我們的社會裡。

希望這週有時間再把這本的心得也補上。

原文連結練習生活 a day practic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