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莉

現居舊金山的台灣人,水彩、旅行和繪本愛好者。在匆匆的日常中練習慢慢生活。

練習生活|Week85 如果真的是命運的安排

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是一個沒有任何信仰的人,隨著生命裡越來越多的「刻意奇蹟」,反而開始有點迷信了起來,開始相信是不是其實命運已經將我的一生給寫完了,我就是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照著走了一遍而已。

像是這天畫下來的壓花一樣,原本就已經把花給保存好了,只是在照著它被保存下來的樣子又描繪了一遍,已經不是當時在前院裡的它,但本質上仍然是它。




工作



近期的工作可以說是別人看到我都會覺得我背後有火焰的效能最大化模式,之前在project的設計上一直在趕著春季跟夏季的設計,完全都沒有怎麼動插畫課的東西,大概也是有點逃避心裡,想到就覺得有點莫名的煩躁,除了要考慮能在十週內剛剛好的做完一本書,還有春季也繼續維持線上教學的難度,已經不止一次的在書房嘆氣,然後又什麼都沒做。

這週被馬上要結束的冬季學期給逼的必須做點什麼。好像很多時候都是這樣,被時間給逼後反而能夠果決了,非常快的就決定了以戶外、旅遊為主題做發想,雖然中間該怎麼切割進度都還沒有很明確的頭緒,但抱持著事情先來一件解決一件,相當活在當下的心情,就這麼前進了。

除了春季插畫課的龐大工作量之外,這週也相當碰巧的有老客人想要客訂插畫,其實之前有稍微跟她溝通過草稿,只是沒有想到他想要這週就拿彩色稿,每次都相當突然。

事情排山倒海的在週中像大浪一樣打來,這週的每一天都是在緊密的行程中度過,也老是想起那句「我從來沒有哪一天是醒來之後在想說,我今天要做什麼好呢?」現在的生活倒是很好的印證了這句話。我在想,也許這也是命運安排給我的吧,我太會胡思亂想,只要身體停下來,腦袋瓜裡的雜念就會開始四處飛竄,而那些不安、恐懼與懷疑,也多半是來自於孤獨喧囂的那些時刻,所以我現在也寧願想這是一件好事。



這週跟學生一起看梵谷的作品,我以前對後印象派時期的作品其實都不太感興趣,應該說油畫作品我有興趣的很少,但很偶然因為要介紹這個藝術家,才開始找了很多他的作品圖片,發現自己其實也很喜歡他運用筆觸將動態帶入繪畫裡,特別是他表現風、表現雲,都能感覺到他畫裡的風在吹動著草地。

生活



我固定在每個週五到超市採買,近期喜歡上用燕麥奶來取代牛奶,也買了盒生菜以及吐司,我連續好幾年的生活下來每天早餐都是吃吐司,大概是從小養成的習慣,因此早餐時間都沒有多想,都是吐司跟抹醬。另外也發現桃子的季節又默默到來了,每次去超市只要看著生鮮蔬果類的品項有變化,就總在心裡感嘆著一季又結束了。這天為了找puff pastry sheet特別去了Trader Joe’s,居然看到我很喜歡的薰衣草,就順手帶了回家。



Trader Joe’s的薰衣草其實是乾燥過的,他們大部分的花都是鮮花,所以當時看到乾燥薰衣草覺得很開心,儘管乾燥之後薰衣草還是會有著淡淡的花香味,聞起來非常舒服。

吃的東西



上週做的檸檬乳酪蛋糕,雖然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家吃,還是饒有趣味的嘗試了一下擺盤。當初還想說應該跟畫畫的構圖概念差不多,但用在立體的食物上面還是蠻沒頭緒的,參考了幾張別人的照片之後,感覺像是好奇心被打開,覺得食物的藝術也太有趣了。



我其實是來美國之後才知道午餐肉(Spam)這個罐頭食品,第一次吃是在香鍋店,自己一向不愛罐頭食物,但第一次吃午餐肉卻覺得相當喜歡,而且非常耐保存,我就偶爾會在家裡備著。最近在做夏威夷主題的夏令營專案,查了很多夏威夷文化和食物,發現午餐肉壽司(Spam Misubi),最早源自二戰時期被美軍帶入了夏威夷,後來留在夏威夷的日本人就拿來結合了日本的飲食,成了這道有趣的料理。

不但做法非常簡單,味道也很不錯,特別是午餐肉鹹鹹的,下面的飯跟蛋捲都幾乎不用調味,我只用香鬆拌了飯,讓白飯增加點不同的風味。在查這道料理的時候發現有人做成龍貓造型簡直可愛到不行,就自己也嘗試做了一下。雖然也是一道自己一個人在家拍完照就吃掉的料理,但能從這些細微的小事中慢慢的練習好好過生活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打疫苗



週一的早上去打了疫苗,地點在Levi’s Stadium。我第一次去那個地方,看起來很像是橄欖球場,主辦方把疫苗施打的位置設在球場觀眾席的VIP包廂中,雖然之前也看過球賽,但還是第一次踏進VIP包廂裡,包廂有整面牆的落地窗,就坐落在球場中央的上方,裡面還有吧台,都可以想像在這裡看球有多爽。對比以前看露天的球賽,打到晚上天冷了包兩件外套,正中午開賽的就自己戴帽子遮陽,一整排塑膠座位有十幾個人,中途要去上廁所要說十次「不好意思,借我過一下」接著那一排的人會依序把腳抬起來,至少這是自己對看球賽的印象。

疫苗在年初開始施打後一陣子開放了第二批,長照、教育等等的人員,我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被劃為教育從業人員,因此趁早就很快預約了施打。

當天只帶了手機跟駕照,連包都沒帶,開著車依照指示慢慢從入口排隊,在停車場的入口就會有工作人員遞一份表格要我填完再進去球場建築裡面。總共三頁,第一頁的內容是是非題,是否有對哪些藥物過敏、是否有打過疫苗等等,第二頁則是個人基本資料,第三頁就是同意書,簽名就可以。

拿著這份資料沿著進入建築物之前會有人在門口驗證身份,其實也就是看ID,之後就被引導到樓上的包廂裡準備打針。那天想說可能要把袖子挽起來,雖然天氣有點冷還是穿了比較薄的單件長袖,結果醫護人員直接讓我把胸口領子往側邊拉,早知道就穿領子寬一點的衣服了。

打一針非常快,根本不到三秒,也不是很痛,我剛拉下衣領,她扎了一下就替我貼上ok蹦讓我走了。旁邊設有好幾排的椅子,大家坐在那邊集體滑手機,因為總共有兩劑,我先去預約了第二劑的時間,接著也在集體滑手機區坐了15分鐘,現場工作人員說待到卡片上寫的時間結束後沒有不適就可以回去了。

第一劑我自己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任何副作用或不適,打完當天我跟平常一樣回家做家事,下午工作了一下。也沒覺得特別想睡或是痠痛,只是覺得左手臂被打針的地方很痠,不過並沒有持續很久,印象中上一次打破傷風疫苗反而痠得更久。

很希望社會能在一波波疫苗的施打下也漸漸的甦醒,回復過往的活力。

也許是命運

這週四跟老公聊電話,隨口就調侃上次申請美簽是一月中的事情,到現在都快三月中了都還無消無息,電話掛了之後沒多久,老公就又打電話來說他剛剛去刷新網頁,簽證被審核通過了。當下一時之間都覺得好不現實,但心裡那塊壓抑了很久的大石也終於落下了。就是這麼的巧合,在隨口調侃起這件事情,在自己心裡都已經把這件事情當作玩笑之時,它成為了現實,來到了我們的生活裡。這些年來一直都過著相隔異地的生活,早已習慣了自己一個人起床安靜的打理自己的一天、一個人去購物、一個人把床墊扛回家。每天工作、有空的時候畫畫和朋友聊天,有時都會覺得時間是不是落入了一個安定的循環,像一個巨大的湖泊一樣,安靜又緩慢的波動著,如今這個湖泊被溪流給貫穿,又重新開始流動了,開始有變化,有很多的未知。

不知道這條未知的溪流在未來會給我們匯流的生活帶來什麼,戰戰兢兢的期待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