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owang

身为劳动者,关注劳动者

“环卫工人节”不为环卫而设,是为“面子”而设

發布於
2019年旧文转载备份,作者:黄丽

最近一周,广州市政府(以及其他地方的政府)都在敲锣打鼓庆祝第32个环卫工人节的到来(注:2019年),不仅敲锣打鼓的推出新工服、纪念信封,市长也接见了“优秀城市美容师”代表,场面确实壮观。

有一些朋友还很惊讶,没想到环卫工人还有自己的节日。这又要从老掉牙的故事讲起。1959年10月26日,国家主席刘少奇接见全国劳动模范、掏粪工人时传祥,高度赞美环卫工人对社会的贡献,随即引发了全国各地设立“环卫工人节”的热潮。节日的设定,当然是为了提高环卫工人的社会地位,表达对环卫工人的尊重而起,但久而久之就变味了。

环卫工人节不为环卫而设,是为“面子”而设。

一到10月26日,广州市总会莫名其妙产生100名环卫工人代表,荣膺“优秀城市美容师”。虽称是“自下而上民主推荐的方式,经有关部门审核”而产生的,但如果你去问任何一个马路上的环卫工,他她绝不会告诉你有这回事——毕竟“领导审核”才是第一要旨。

那么这些“选”出来的人又是谁呢?怎么代表了全广州5.6万环卫工人呢?

2019年的优秀城市美容师

网上有工人纷纷留言:“没有扫地的,穿着环卫工作服去评上美容师,可耻”,“这里面的美容师没有一个是拿大扫把的,都是一些狗屁质检..班长”,还有环卫工人甚至认出了里面的人,“面子工程,第二排左边第二个是一所的班长”,“第二排中间那个是七所的一个班长”,“左边第一排第一个是三所质检组组长”。

道理到这里就很明了了。能够“脱颖而出”的城市美容师,大部分不过就是内定的环卫领导,而一线环卫工能够得此荣誉是少之又少,更谈不上这些人的精神气质能够代表广州的环卫工。在华丽的面子工程之下,环卫工群体背后的心酸和不公就更难被看见了。

一个很关心环卫工的业余微信公众号“心环卫”(注:现在已经被微信注销),倒是非常了解此道理,索性呼吁环卫工来给自己的环卫单位/公司进行最流行的“垃圾分类”,用投票选出“最垃圾”的环卫管理手段。300多名广州环卫工踊跃参与,投票选出了最“垃圾”环卫政策、环卫管理、环卫所及环卫领导等六项民间“垃圾”大奖。入围的“垃圾”真的是大开眼界,不仅有请假被乱扣钱、以罚代管、拖欠工资等明显违反劳动法的行为,还有各类以权谋私、欺压一线环卫、甚至性骚扰女工的环卫领导。环卫行业的这一面从来都没被社会看见过。

在环卫工人节搞这个事情,不是唱反调,而是展现来自环卫工群体的真心话。因为台面上的环卫部门只会粉饰太平,环卫工的心声无从表达,连这一年一度的“环卫工人节”,都只是被作为“面子”工程出来“展览”而已,真的是有苦不能说。

对于选出来的这些环卫行业的“垃圾”,不知道有关部门是作何感想,毕竟直率的工人不会撒谎。当然对于它们,最简单的做法最后就是“删帖”了事。所以“心环卫”搞的这个投票、提名和颁奖还真的统统被“举报删除”了。

可是删除了有用吗?“他们如果领导有方,就应该好好反省自己的管理方式”,一位环卫工人的评论说到心坎上面去了。如果一个不能接受批评的环卫行业,那还谈什么关注环卫工人的权益呢?每年都在“炒冷饭”,“颁假奖”,能够打动的不会是环卫工人的内心,顶多就是那些部门自个儿脆弱的内心罢了。


环卫工人讨论

环卫工人讨论

“少扔点垃圾”“免费提供环卫工饮水”,这些所谓的“关爱”总是挂在政府嘴边,但在恶劣的管理之下,这些廉价的关爱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以罚代管”扣分、GPS无缝隙监控、环卫领导腐败苛刻、外包派遣公然违法、住房保障缺乏、马路意外伤亡无人顾等等,这些才是一线环卫工日日夜夜必须要面对的苦楚。天天在嘴上喊着关心环卫工,却从不在实际行动中提高环卫工的点滴权益,到头来无非就是虚假的“关心”。

环卫“垃圾”奖倒是让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环卫工人需要的其实不是“关爱”,是尊严。



此外,“环卫工人节”这一天,我们还不能忘记一个人的名字:余有德,一位广州市天河区长兴街道的环卫工。2019年10月25日,他被街道扣分罚款、强行解雇,在环卫工人节前夕“猝死”在出租屋里。他是被“以罚代管”不合法的制度杀死的环卫工,是千千万万个遭遇罚款的环卫之一。我们不能忘记他的牺牲,也不能被这短暂的美好掩饰背后的压迫和不平等。(余有德的报道:http://jianjiaobuluo.com/content/107568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