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鏡子的呆子

我盯著鏡子,發現一個呆子在盯著我

建制路線分岐

發布於

隨著各方暴力升級與區議會選舉即將到來,香港建制派在 2019 年 11 月對於如何處理香港亂局有路線的分岐。

建制中的強硬派傾向於讓警察加大力度執法;取消 2019 年 11 月 24 日的區議會選舉;不回應其他訴求;著重於外國勢力對香港的影響;認為蒙面法的實施有必要且有效;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建制中的溫和派傾向於冷卻局面,認為取消區議會選舉只會激發更大的民憤與惡性暴力事件,進一步升級事態;認為蒙面法其實沒有甚麼用;於著香港亂局的內因;會回應部份訴求,比如特赦比較輕微的罪行;不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為了「反對取消區議會選舉」,特意上電視講了他偏向溫和的立場。

自由黨名譽主席田北俊日前指「北京不接受獨立調查,稱商界無力說服中央」。田北俊在與劉慧卿交談中,提到香港商界有人越過中聯辦直接到北京反映香港商界意見。

而同時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受法國媒體訪問時,提到了特赦輕微罪行。曾鈺成也表示「取消區議會選舉無用」。

法文原文 

https://www.mediapart.fr/journal/international/051119/hong-kong-le-gouvernement-devrait-accorder-une-forme-d-amnistie

馮睎乾在「曾鈺成爆大鑊」一文提到這篇訪問。

黃子華說「真心話用外語講會特別真心」,難怪建制派唯一有腦的曾鈺成先生,最近接受法國人Jean-Philippe Béja訪問時,好像吃了誠實豆沙包一樣,披露了很多前所未聞的內幕。訪問於十一月五日在法語媒體Mediapart刊出,原文是法文,標題為〈香港:「政府應該特赦」〉(Hong Kong: 《Le gouvernement devrait accorder une forme d'amnistie》)。網站需收費訂閱,香港讀者不多,大概是這原因,曾先生才會暢所欲言吧。他到底爆了什麼料呢?就讓我撮述一下。
被問及林鄭當初為什麼不肯撤回送中條例,只堅持「暫緩」,曾先生終於講出真相,重點如下:6·9和6·12後,林鄭明白條例難以通過,於是通知北京。當時中央和林鄭仍然低估港人的反抗力量,所以中央只叫林鄭暫緩,待多做一些諮詢後,再交上立法會審議。結果林鄭宣佈暫緩後,抗爭者不收貨,曾先生的黨友也非常憤怒,覺得被出賣了。曾鈺成相信,林鄭之所以不說「撤回」,是因為她覺得北京和建制派支持者都不會接受。由此可見,林鄭一直只重視北京和建制派的感受,從未理會市民看法。
法國人問曾鈺成:「您德高望重,為什麼不公開支持獨立調查委員會呢?」曾先生說,林鄭正式撤回條例後,揚言跟各界溝通,一開始即邀請了二十人到禮賓府。曾鈺成正是其中一位尊貴的座上客。當日幾乎人人都向林鄭說,「如果你要展開對話,必須做些實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必需的。 」但林鄭卻斬釘截鐵說「不可能」。
曾先生憶述:「那天她告訴我們,不可能的原因就是警方反對。」(Ce jour-là, elle nous a dit que c'était impossible à cause de l'opposition de la police)她解釋,警隊士氣低落,政府不能再做任何事情打擊他們。曾先生猜測,也許是林鄭跟北京說必須鼓勵警方,於是中央才會開口撐警。
曾先生披露,林鄭的確曾跟各界對話,包括勇武派青年。但為什麼政府仍一籌莫展呢?他分析:林鄭很難完全回應五大訴求,即使重啟政改,短期內各方也難有共識,而唯一能馬上回應的訴求,就只有獨立調查委員會。
被問及民建聯何不公開支持獨立調查委員會,曾先生答:如果民建聯知道政府無法辦到某件事,就不會公開提倡;但私底下他們已催促林鄭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只是她一直拒絕,民建聯也就不能公開說。
曾先生說,根據他收到的消息,「很多基層警察都不反對獨立調查委員會,因為可還他們一個清白。」(bien des policiers de base n'ont pas d'objection contre la création d'une commission d'enquête indépendante, car cela permettrait de les blanchir)曾先生問那些消息人士,可否把這些事實公開?對方則回應,警方是決不會答應的。言下之意,警方高層是為求自保,刻意陷某些清白的前線警於不義?
曾先生認為北京一直不想介入這個亂局,亦沒表態是否支持獨立調查委員會,如今特區政府無力制亂,只能寄望示威者自己降溫。他說,建制派大多數人都不贊成延遲或取消區選,因為根本無補於事。假如林鄭動用緊急法取消區選,不但對香港遺害更深,也會令香港人更痛恨建制派,累及明年立法會的選情。
曾鈺成建議政府考慮兩種特赦:第一種,是特赦罪行較輕的示威者,犯重罪則不能特赦; 第二種,是行政長官宣佈特赦,但必須止暴,她可以定下一個日期,期限後仍參與暴力活動的,將無法特赦。曾先生的建議不錯,但他又說了一番耐人尋味的話:建制內有些「強硬派」(les durs)對林鄭說,年輕人必須負上刑責,特赦只會鼓吹暴力。曾先生不認同此論,但他說特首對強硬派言聽計從。
訪問者最後說,如果建制中的溫和、強硬兩派無法協調,亂局就沒有出路,只會令更多人支持港獨。曾鈺成只是答了一句:「我希望政府中有更多人懂這樣想。」
如果曾先生的話可信,那麼林鄭聽從的「強硬派」以及警方高層,顯然就是在香港「製亂」,令風波無法平息的幕後黑手了。這群人民公敵到底是誰呢

而 Hong Kong Free Press 有一個「英文版」

https://www.hongkongfp.com/2019/11/16/interview-ex-head-legislature-jasper-tsang-says-govt-weakest-player-four-hong-kongs-struggle/

但這個英文版在最後多了一句「 Tell it to C.Y. Leung (跟梁振英說)」 。

Tsang: I wish more people in the government thought like that. Tell it to C.Y. Leung.

而馮晞乾看到英文版的這句後,再寫了一篇文章「沒有特首,只有黑手」。

我寫〈曾鈺成爆大鑊〉時,還未有人把訪問從法文翻譯過來,到拙文昨天刊出後,朋友才告知網媒Hong Kong Free Press恰巧在周六刊登了一篇「英譯」,而曾鈺成回應訪問者Jean-Philippe Béja的最後一句話,居然跟我所寫的不同。
訪問者說,如果政府找不到解決辦法,就會令越來越多人絕望,傾向支持港獨。曾鈺成怎回應呢?我昨天寫:「曾鈺成只是答了一句:『我希望政府中有更多人懂這樣想。』」法文版是:"Je voudrais bien que plus de gens dans le gouvernement le pensent." 全文就在這兒結束。意想不到是英文版有彩蛋,曾先生的答案變成:"I wish more people in the government thought like that. Tell it to C.Y. Leung."竟然多了一句「告訴梁振英吧」。
比較英、法兩個版本,法語版為了照顧不熟悉香港政界的法國讀者,在訪談前有一段曾先生簡介,英文版則沒有。至於訪談內容,兩者一模一樣,除了最後那句。為什麼會有這個分別呢?我相信是由於讀者群不同:法語讀者未必知道誰是C.Y. Leung,即使知道,也不明白他在香港的超然角色,故此略去不提;但Hong Kong Free Press的讀者看見這個名字,肯定馬上心領神會。
朋友懷疑,英文最後一句是曾鈺成說的嗎?我相信是。英文版沒標明供稿者名字,也沒說是法譯英,但我留意到有些句子插入方括號,像"which I don't agree [with]",補充了曾鈺成一些文法上漏掉的字(法文版沒有這情況),可見這是原始的文字記錄本。有理由相信供稿者掌握的是第一手資料。
現在只剩下一個問題:如果梁振英就是曾先生口中的「強硬派」,他以什麼身分影響林鄭月娥的施政呢?為什麼一位Facebook網紅可算作「政府中人」?傳說中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江派」是假的,香港的生死存亡,原來取決於極端鷹派的「英派」。C.Y. Leung在曾先生的訪問中壓軸登場,其地位之超然、影響之深遠,可想而知,不知習近平總書記有沒有看到?


而曾鈺成在訪問中提到的強硬路線,代表人物有民建聯的立法會議會葛珮帆,葛議員是「禁蒙面法推動組」的召集人。

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聞/article/20191003/s00001/1570091941956/【逃犯條例】建制派成立「禁蒙面法推動組」-召集人-警需隱藏身分-建議工作醫療原因可豁免

禁蒙面法推動組的成員有

推動組顧問有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行會成員葉劉淑儀,成員包括港區人代陳曉峰、警察員佐級協會前主席陳祖光和律師等。

一直有聲音質疑蒙面法會帶來反效果,但在混亂的 2019 年 10 月 1 日 70 週年國慶後,政府引緊急法立蒙面法,跳過了立法會,引起巨大的不滿。蒙面法生效當日暴力升級。

而堵路式的前線抗爭,最近已經漫延到香港的核心區域中環。

最近有一張的圖片「中環 OL 泳鏡前線抗爭

立場新聞圖片

和 Times 一篇標題為「Lawyers and Bankers Join Radicals at the Barricades as Hong Kong's Protests Rock the City's Financial District」的文章。

圖片來源: Times 題片片段

同時網上亦流傳一名花旗投行員工被捕的過程,警察拘捕理由是「非法集結」。當這名花旗員工被警察壓倒在地上,他大喊從蒙面法實行後出現的抗爭口號「香港人,反抗」。

在蒙面法上,我同意蒙面法無助解決問題,甚至會激化問題。當看到中環發生堵路式抗爭,連 OL 都加入蒙面堵路時,我認為蒙面法非常失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