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樓C室

蝸居斗室,隨讀隨想。

去殖民化示範場地——讀《香港弱化︰以香港歷史博物館的敘事為中心》

發布於
博物館不是沒有土地問題,在有限的展示空間如何選取恰當題材,既考驗策展人的工夫,亦可能是不同政治勢力互相角力的結果。既然地方有限,選材就應該循「香港意識」出發,詳近略遠地展示與建構香港人身份相關的歷史片段和展品,而不是雜亂無章鋪陳華南地區的普遍習俗和文物,將博物館淪為傳統或流行文化的集散地。
Caption from Red Publish

書名︰香港弱化︰以香港歷史博物館的敘事為中心
作者︰柳泳夏 (류영하)
編輯︰圓桌文化編輯組
出版︰紅出版 (Hong Kong)
版次︰2018年1月
ISBN︰9789888437498


一向少看大公文匯,但談此書之前值得引錄《大公報》2018年11月的報導︰「國家主席習近平……表明中央充分肯定港澳同胞在國家改革開放進程中的作用和貢獻……從中可以感受到大家……對『一國兩制』方針的高度認同,對香港、澳門與祖國共命運、同發展關係的高度認同 // 習近平對大家提出四點希望……利用香港、澳門對外聯繫廣泛的有利條件,傳播中華優秀文化,講好當代中國故事,講好『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香港故事、澳門故事……」

再看此書開首引錄蔡榮芳《香港人之香港史》(頁7)對「愛國主義的歷史學」(Patriotic historical scholarship)的見解,互見之下更有點題之用︰「第一,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史觀為基點,斥責帝國主義對中國之侵略與殖民主義對華人之剝削。第二,以頗大的篇幅報導帝國主義如何發動戰爭,來奪取香港、九龍、新界等地。第三,也以頗大的篇幅討論中英外交協商與關係。第四,強調華人對香港經濟發展之貢獻。第五,強調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的神聖領土,港人熱愛祖國,經常進行反對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統治的英勇鬥爭。第六,堅稱香港人民與中國內地人民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有反對資本帝國主義的共同任務。第七,以中國為本位,以中國人的立場,來研究香港的歷史,認為香港只是中國的一部份,無個別的特徵與權益。港人的反帝運動,是中國民族民主革命運動的一部份。假如香港與中國之間,有利害衝突,則以中國為優先考慮。」

「香港故事」到底是個怎樣的故事?這就像「獅子山下」和「香港精神」一樣言人人殊,但與其犬儒地說每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香港故事,倒不如走進博物館仔細閱讀這個官方(並可能是主流)論述展示場,到底在說怎樣的香港故事。作者雖是韓國人,為韓國白石大學中文系教授,但與香港甚有關聯,在港取得博士學位,而觀乎書中有意無意將中港關係與兩韓關係對照,也許正正說明香港在東亞地區的經驗都總有些參考價值。

作者以全球主義者(Globalist)自居,以後殖民角度循文本分析去閱讀博物館的文字展示和展品介紹。在此書開首便直截了當批評,香港歷史博物館對香港故事的論述並不合格,似是不著邊際的漫談,對前館長丁新豹的言論尤其批判。作者特別強調歷史博物館不應是自然史館,由遠古時期香港已有史前人類居住講起,對於遊客以至公民了解這個城市當下的處境並無意義。博物館不是沒有土地問題,在有限的展示空間如何選取恰當題材,既考驗策展人的工夫,亦可能是不同政治勢力互相角力的結果。既然地方有限,選材就應該循「香港意識」出發,詳近略遠地展示與建構香港人身份相關的歷史片段和展品,而不是雜亂無章鋪陳華南地區的普遍習俗和文物,將博物館淪為傳統或流行文化的集散地。

不過這種刻意與華南地區的扣連並非是偶然而然,在作者的理解裡似乎是一種已融入主流的政治話語。長久以來中國歷代政權逐鹿中原,無不以「中原」為其正當性基礎。即使是現在統治大陸的北方政權,也用上相同板斧,企圖拼湊地域淵源及移民歷史,強調彼此之間不能割捨的紐帶關係。儘管傳統習俗與文化的同質性看似強而有力地支撐這套論述,但從民族誌以至人類學的角度出發,在以前交通尚未發達跨地域交流有限的時代,此種同質性與其地理關聯更大。例如在東亞地區不論是農耕或捕漁的地區,大多都有將大自然視為主體去供奉的神祀,亦有與收成相關的節慶和儀式,乃至因為地質之故應用相似物料,這些跟地區方言甚至後來在十九世紀才興起的民族概念自然關係不大。

當我們擁抱這樣本土的視角,在國家和民族大一統的政治形勢下幾乎沒可能,但作為學者只管要說自己認為對的事,現實上是否可能總是另一回事。在關於近代歷史應否放進博物館的討論上,作者主張博物館應是鋪陳客觀事實的場域,當中的評價在後現代主義的思考框架裡並不顯要,甚至認為民間籌辦博物館推動由下而上的參與可以另闢蹊徑。然而,撇除貧無立錐之地的土地問題,在選材這個人為過程從何得以客觀,又不至淪為通識科各打五十大板敷衍了事,作者始終沒有很確切的說明。

雖說歷史都是由勝利者書寫的,但若然學習歷史最終只是嘗到甚麼是成王敗寇,這樣的歷史倒不如不學。現在歐美等先進民主國家的做法,是開放讓公眾主導參與和監督、學者專家從旁輔助的模式。就算香港跟這些地區的民主程度仍有一大段距離,但博物館每年好歹耗費不少公共資源,要求館方面向公眾而非為政權背書,也說不上過份。

(按︰香港歷史博物館的「香港故事」展覽已由2020年10月暫停開放,預計2022年完成更新工程重新開放。據報導,重新設計的展覽將略去自然歷史展區,並預留更多篇幅講述1997年後的香港發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