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ghtFu

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著有《港穗情緣》

疫後,回不到的過去

後第五波疫情的一點政治隨想

一大段時間沒有寫新的文章,有很多的因素構成。工作的團隊在一個半月裡損失了一半人手,在工作量大增的情況下,沒有太多胡思亂想的時間和精力,連新聞也沒有太多時間看。假期的時候,又更傾向出外逛逛鬆一鬆,閱讀及寫作這回事,就被擱在一旁了,手頭上仍有三四本尚未讀完的書籍。

Omicron 的訪港之旅,如今也算是暫告一段落了吧,新增的確診數字由最高峰的一天數萬宗,到現在日均只有二三百宗左右,上班的路途上也重新遇上了塞車。但說實在,就算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刻,自己在週末也依然有外出,期間亦慢慢感受到城市由人流稀疏、百業蕭條的景況,逐漸回復了人氣,多了揣摩接踵的情況。當然,也聽過一些人說,我冚家都曾經染疫過了,短期內也不用懼怕外出時再受感染。

曾經推至毒辣級別的所謂「抗疫」措施,近期陸續得到放寬,餐廳可恢復晚市堂食且每檯可以坐更多的人,被關閉多時的處所如戲院、康文設施等亦能重開,身處郊野公園也不用再強制戴口罩。只是,「抗疫」措施放寬,並不代表社會已是真正的「復常」,最少,在前往很多地方、參與各種活動時,需掃描「安心出殯」二維碼和接踵疫苗,通通成了一個先決條件。而政府在對抗 Omicron 來訪的種種失誤,連一些政府的死忠,也無法再支持下去了。這種決裂,也只會深深地植根在香港人的心坎裡,都市的表面繁華,也無法掩飾得到。

雖然現實上,很多人現在到商場等地,也是直行直過,但回復「正常」的生活的前提,卻要犧牲隱私和對對自我身體狀況作決策的自由。「疫苗通行證」逐漸要求市民要打第二、第三針,日後還可能要再加強要求,民眾只能乖乖「追針」就範,這還可以稱為「復常」嗎,還是常態早已借故被扭曲?


一直不肯接受與病毒共存的中國,近月也終於難敵 Omicron 的魔力,多個城市也出現大量市民染疫的情況。有「十里洋場」之稱的第一大城市上海,也施行了頗為極端的封城措施。

這個多月來,在長毛象(Mastodon)上,看到不少牆內的網民轉貼上海的實況,以大家對一個「國際大都市」的認知,著實是讓人瞠目結舌的。2022 年的上海,仍可以有人因為未能購得糧食而餓死、病人被拒絕接受治療、民眾團購物資被官方強徵、「方艙醫院」裡毫無隱私和個人尊嚴的環境,稍有文明認知的人,都不會認為這些是一線城市該見到的景象。

在世界各地均選擇與武肺病毒共存,中國仍堅持(動態)「清零」,已不自覺地拉遠了跟世界的距離。中國以外,現時有哪個國家哪個城市,仍然要民眾大規模做核酸檢測甚至禁足?而且,也不斷聽到一些中國的政策更動上越來越走自己的一套,要打造有中國特色的甚麼甚麼,任何反對的聲音也被打成受到「外國勢力」的影響,又收緊對國人出境的限制,閉關鎖國的輪廓,已然形成。

當一個地球上,有十四億的人,被斷絕了跟世界其他地方的交流,對世界的認知亦跟其他國度的人炯然有別,對文明發展、國際局勢的影響,相當難料。


經歷了「清一色」的、「被完善了」的立法會選舉,被延遲了的香港特首選舉,人為操控的成份就更加多了。一直至所謂的「提名期」將要開始之時,柒婆才表示自己將不尋求連任,而時任的政務司司長李家超,則是這次選舉的「真命天子」。最後,李家超無懸念地成了這次選舉的「唯一候選人」且「高票凍蒜」。

雖然香港人早已看清小圈子選舉是一場戲,但過去的幾場戲,尚且叫做有點競爭,就算「真命天子」早已座定粒六,還是要來點假戲真做,最少也要有一份完整的政綱。可是這一次,在只有一個弱雞的「候選人」的情況下,那人尚未發表政綱,已有一班忠誠廢物開聲表示支持,最終交出來的也只是一份空泛的功課,「施政」的願景和方針,也是乏善足陳。

所以,香港人連食花生睇戲的意欲也沒有了,只能就著「一定會交齊功課」和「We and Us」等梗,恥笑一番,慨歎著世風日下。

也許,這亦是李家超的警察背景的一個寫照。警察系統對人的思維訓練,是尊從和執行命令,這就容讓了更多空間予極權插手介入、干預香港的施政。早前曾經傳得甚囂塵上的全民檢測以致禁足,柒婆尚且用了很多方式「攢空子」令其暫時擱置推行,但換了人之後,(動態)「清零」的戰略思維一直未變,這些勞民傷財的荒誕措施,仍然有機會再次降臨香港。

第五波疫情下,大批民眾待在戶外地方等候入院、辭世者屍體只能擱在活人病床旁的情景,仍然叫香港人瀝瀝在目;可是上海封城那些更為駭人的慘況,在如斯的陰霾下,離香港人仍然不遠。


反送中運動、國安法、抗疫下嚴格的出入境管制,香港在國際社會裡的聲望已應聲下瀉,比方由《華爾街日報》和美國傳統基金會發佈的經濟自由度指數,香港已被剔除在外,不予評級,而近日公佈的新聞自由指數,香港的排名亦應聲下跌至第 148 位;而人口淨流出的數量,在 2022 年上半年仍然處於高水平。

仍然痴人說夢地認為香港仍有不少國際優勢,做好公關,並無助改善香港早已敗壞的國際形象。一天無法擺脫「至高無上」的國策,香港的前路,依然堪虞,並會走向更加黑暗的景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