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愿

社会学博士在读。

在夜深的时候和你在一起,分享一杯清水和一种声音

發布於

今年以来,因为种种变故,我一直觉得生活中少了朋友。而每天和我通过网络聊天的人并不少,有时候聊多了,反而会觉得空虚,耽误太多时间,暗暗觉得不可以再花太多时间在社交上。

但是今晚听到一首歌,是李志在万晓利的演唱会上唱了一首略微变调的《虎口脱险》,我听着听着,默默开始呜咽,眼泪就开始流了下来。此刻,我多想把我的心情分享给一个可以为同一首歌曲产生同样情愫的朋友,却怎么也找不到这样一个人。心中唯一合适的人选,是最初把老狼的歌带给我的XH,而我们已经无法继续说话。

李志说,这首歌是郁冬写的,一个才华卓越,又已销声匿迹的音乐人。而我曾经多么喜欢郁冬啊,我曾在07年高中的时候,每天晚上听老狼的那张《恋恋风尘》专辑,迷恋每一首歌曲,尤其是郁冬的《来自我心》和高晓松的《恋恋风尘》。这张专辑的歌词页上写着,“在夜深的时候和你在一起,分享一杯清水和一种声音”。而那时候如此心中稚嫩的我,在深夜的时候,喝着一杯清水,想着XH所代表的一切故事。

我和XH认识了14年,从未见面,从QQ时代一直聊到微信时代,在某个点上,再也无话可说。XH是一个语言表达能力很好的人。他给我讲了很多他过去的故事,他的初恋,美好的校园恋情,自己的过错和懊悔,对爱人的伤害。他的痛和伤感,都写在他胡乱作的诗歌里,和发在某个已经几乎不存在的大学BBS论坛上的估计一半虚构一半真实的青春故事记录一段想里。这些故事我读了一遍又一遍,为他们心碎一遍又一遍,不知怎么,这种感觉正是《恋恋风尘》这张专辑所带给我的整个情愫感受。

那是一个高中生对老旧的大学校园和青春洋溢的白衣少年大学生的无限遐想。今天的我明白了,我对无网络时代,我记忆中的90年代的着迷正来自于此。我发现我无限怀念没有网络,纸笔写信的年代,水泥地的年代。我喜欢旧电影,复古的穿衣风格,复古色的口红和发型,我喜欢老旧的房子,细碎的生活,寒酸的小店,街头巷尾的烟火气。如今我生活在伦敦,却找不到一个这样的地方。

所以XH可能不知道,他给我的人生带来了什么。简单来说,他给我的心灵一个休憩的港湾,一个冥想盆,一个内心深处怀念的想象的世界。而在我感情不顺的青年时代,XH总给了我作为女生最初的自信。他总是骄傲地夸我是天才妹妹,聪明漂亮而有灵气。他跟他的好哥们聊起我,让他的好哥们心中很久一段时间都觉得我是个完美女神。XH欣赏我欣赏他,他喜欢我喜欢他。我们曾经在当时还能用的google earth上探索对方家所在的位置,他给我讲了很多他在陕西安康那个秀丽的故乡,一个我可能永远不会有机会去的地方。

略去其中曲折不表,XH甜言蜜语的功力,现已完全体现在泡妞上了。不知道他泡了多少妞,不知道他为什么现在的头像俗气丑到我无法接受,为什么分享的内容都是让我翻白眼的油腻中年男性分享的内容,我只知道他再也写不出那些细腻的文字,再也和我聊不起那些文艺的故事, 我们再也无话可说,而我在多次石沉大海之后,再也无法给他分享说我又听了一遍《恋恋风尘》。

但是他带给我的那个遐想世界,哪怕被我忘记,也总是以这样、那样的形式吸引着我。我想也许郁冬也会有类似的感受吗?写着这篇文章,我又听了一遍郁冬的《露天电影院》,第一句就让我闻到了弄堂里邻居家烧饭的烟火气,眼泪就流了下来。

这半年以来,我渐渐的离开了各种社交媒体,微信、推特、豆瓣、fb等等。可是我很高兴matters的存在。matters是不属于这个时代的,matters属于博客时代,是一个还算接近纸和笔的时代。我很高兴有这个空间,可以写写那些零碎的感伤。些许还有读者,看到这儿,希望你也可以有一颗柔软的心。也许郁冬,也是这样渐渐淡出的吧?也是这样销声匿迹的吧?也许我是有那么点儿像郁冬吧,如果是,也让我沾沾一点自喜。

就像老狼唱的,“相信爱的年纪,没能唱给你的歌曲,让我一生中常常追忆”。没有朋友分享我的感受,就把感受输出成文字,独自追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