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de

希望學會聆聽

我不知道的鴉片戰爭(中)

撿到槍的鴉片商,幫英國女王買鴉片的義律

欽差大臣林則徐奉旨到廣州雷厲風行地取締鴉片。他深信應該以嚴厲手段杜絕鴉片,但對他來說鴉片問題仍主要是中國內政問題。

林欽差在1839年3月抵達廣州,把伍秉鑑和另一位洪商上鍊遊街。伍秉鑑,別號伍敦元,外國人也以他的商名浩官(Houqua)稱呼他,他是怡和行的老闆,許多人估算他是當時的世界首富,作為十三行的領袖,他常在外商與廣州政府間斡旋,外商也都信任他,他當時還聘用了一名來自波士頓附近的年輕美國商人John Murray Forbes為英文秘書。林則徐下令外商把所有鴉片上交,甚至還把英商關在洋行裡,要他們交出鴉片。

林青天的舉動其實作勢嚇唬外商多過實際威脅。如果以為因為他拘捕外商當肉票,從而導致鴉片戰爭,那是過分簡化了。事實上英商被拘禁其間衣食無缺,伍秉鑑持續派僕人送各種食物進去(雞肉、熟火腿、烤羊肉、麵餅、雞蛋)。英商唯一的麻煩就是需要自己煮飯洗衣服(因爲中國僕人被林則徐下令驅離了),以及吃太多很無聊又沒地方運動

偏偏負責任的義律此時誤判形勢,他深信被林則徐拘禁的外商即將面臨被撕票處決的命運,決心拯救他們。結果是:義律決定自己逼外商交出鴉片,上繳給林則徐,義律還承諾英國政府會按照市價賠償他們的損失,並簽下賠償保證書。

義律此舉等於是幫了走私商一個大忙。這些煙商其實是運貨人、中間商,鴉片真正的持有人是印度的種植鴉片商,林則徐沒收鴉片,他們就需要自己賠償上游供應商,如前文所述,煙商很清楚他們得自己承擔這個賠償款。但現在義律竟然要以英女王的名義幫他們買單,他們當然樂得聽話紛紛上報鴉片數量。

誠實的義律。來源:wiki


扣打不足!買鴉片來上繳鴉片

當林則徐剛到廣州要求外商交出所有鴉片時,伍秉鑑曾建議英商上繳一千箱鴉片,這筆大約當時五十萬美元的損失可以由他和其他十三行吸收(伍秉鑑的怡和行沒有做鴉片生意,他也嚴禁他的合夥人走私鴉片)。

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一千箱鴉片絕對足以讓林欽差完成禁菸任務,跟道光交差。前述林曾因在兩湖查緝一萬兩千餘兩的鴉片受到道光嘉許,其實這不過是十至十二箱鴉片的量。直隸總督琦善去年在天津查獲迄今最大宗的單筆走私、一共八十箱。鄧廷楨兩年來在廣州緝查的鴉片也不過六百箱

當義律幫英國女王買鴉片時,煙商自然踴躍上報。結果誠實的義律一共向林則徐上報了兩萬箱、超過一千萬噸的生鴉片。轉換成市價,一共是兩百萬英鎊,一千萬美元(換算成今日物價,等於兩億英鎊。)

煙商只是運貨的中間人,所以當他們在統計各自手上的鴉片還出現重複計算跟錯估,甚至有些印度鴉片商怕被沒收已經不願意把鴉片運去廣州,以至於到義律實際上繳鴉片時,發現不足他報給林則徐的數量,還得另外再買了五百箱鴉片來交給林則徐

林則徐銷毀鴉片。來源:wiki

義律的崩壞,英國政策急轉彎

當義律把兩萬箱的鴉片數報給林則徐時,他以為林則徐會立刻釋放英商,但沒想到林則徐堅持要義律先上繳四分之三的鴉片才放人,義律自認和他的前任律勞卑相比,他對林則徐已經高度配合,林高高在上的強勢態度讓他倍感委屈,作者形容他像"遭到背叛的情人",他立刻去信要求巴麥尊派英國海軍艦隊來給林則徐及中國人一個教訓

在巴麥尊的外相生涯中,他其實很少想到中國(甚至一本近年來出版的傳記連鴉片戰爭都隻字未提),他對中國很無知,他一方面仰賴義律對廣東局勢險峻的錯誤情報,另一方面,林則徐在扣押英商的同時,也中止了廣州所有的合法貿易,於是其他貿易商,如曼徹斯特的紡織商、Leeds的羊毛製造商、Bristol的茶葉進口商,也開始向巴麥尊陳情,要他採取行動。

此時靠鴉片走私賺飽了的煙商威廉渣甸剛從廣州貿易退休,回到英國。他一向認為英國應該不惜武力、對中國硬起來。他立刻加入了鴉片煙商對巴麥尊跟英國政府的遊說行動,要英國政府賠償鴉片商的損失。儘管巴麥尊當初從來沒有授權給義律這麼做,而走私商心底大概也知道義律無權代替政府替賠償保證書簽名,但這不減損他們宣稱他們是在誠信、good faith的情況下具結鴉片的。

英國政府此時有自己的財政預算困難,根本無力償還義律承諾的賠款。十九世紀初連年的英法戰爭,讓英國政府債台高築。英國在1833年廢除奴隸制度後,為了賠償奴隸主(而非奴隸本身),立下了巨額的賠償金。在奴隸買賣下,持有「奴隸」這項財產的人數量多而分佈廣。當初支持設立賠償金的一個論點是,許多奴隸的持有人並不是加勒比海岸殖民地的蔗糖莊園主,而是遠在英國,倚賴這個收入維生的孤兒與寡婦。

這時英國政府才剛剛付完高達兩千萬英鎊(鴉片賠款的十倍)的奴隸賠償金,已無任何剩餘的財政資源。巴麥尊和他的首相墨爾本子爵(Lord Melbroune)很清楚下議院對幫鴉片走私商的損失買單不可能再有任何胃口,更別提鴉片煙商是一小群人,「孤兒寡婦將無以維生」這個理由根本無法成立。

面對這些壓力,巴麥尊想起了兩年前,義律的前任律勞卑因被稱為夷目("barbarian eye")而與廣州起軍事衝突,最後死在澳門後,曾經有人(包括律勞卑的遺孀跟鴉片商威廉渣甸)上書要他出兵報復中國,還連如何部署、船艦的調動計畫都寫好了。他找出了當初被他否決的計畫,一反過去對華貿易的低調賺錢方針,這次他決定出兵解決問題:要求中國賠償。

3 人支持了作者

我不知道的鴉片戰爭(上)

我不知道的鴉片戰爭(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