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風又三郎

争取不是给予,自然不是要求

山海关与维也纳——论皇汉情节与民族国家

發布於
修訂於
对于皇汉情节以及其他右翼(尤其是亚洲的)的相似情节,左翼该用什么眼光看待,一直没有合理的定论

即使没有主体民族独立建国的诉求,法国也经历了拿破仑、波旁复辟、七月王朝、拿破仑三世四次复辟帝制,共和制难以维持,奥斯曼在一战前也一直被当做是欧洲国家,经历了塞利姆三世改革、马哈茂德二世改革、坦齐马特改革三次近代化改革,一战也难逃被列强瓜分的结局。这两国相较于东亚,受启蒙思想和工业革命的辐射是最强的,仅仅是共和制和近代化都这么麻烦,再加上主体民族独立建国就更麻烦了。

没有少民王朝的土耳其去封建近代化的阻力是比中国小的,工人国家建立在民族国家的基础之上,马克思本人也支持1848年欧洲资产阶级革命,正如巴黎公社和苏俄无法抛弃法兰西、俄罗斯这两个概念一样,民族国家是反封建一个不能丢弃的口号,建立民族国家是资产阶级的历史作用,少数民族王朝正因反对民族国家观念所以阻碍资本主义发展,但工人国家也必然将超越民族国家。

封建王朝之间也有差异存在,多数民族统治只需要防范共和观念,少民统治要防范民族国家和共和国两个观念传播,乾隆知道法国大革命后的反应是闭关,明代出现资本主义萌芽,江南地区纺织业飞速发展是客观存在的历史现象。东林党最大的特点在于已经不是传统的纯粹的地主官僚,东林党总体上所代表的是东南地区手工业和小商人的利益,这点他们与过去纯粹的官僚不同。

无论上来哪家王朝,都比异族的清朝好,因为 17 世纪后就是中国被拖入资本主义世界秩序的关键时刻,清朝的上台恰好会给中国带来极大的意识形态上的混乱,使中国人无法完成民族国家的意识建构转型成为现代国家(无论是通过革命还是改革)

用相同的逻辑套到亚洲其他国家,因为异族和殖民者的突然闯入,刚被拖进资本主义世界秩序不久或者差点踏入的地区没办法完成民族国家意识建构,所以才导致后来的共和制不稳定,陷入专制的境地。毕竟亚洲很多国家的君主是殖民者而非本民族资产阶级废除的,朝鲜、韩国的共和制是因为日本废除了朝鲜皇室,印度的共和制是因为英国分化了当地的土邦。没有时间自己沉淀成民族国家,是亚细亚发展的最大败笔,也是右翼民族主义的来源,但很明显,现在的资产阶级失去了其先进性(日后写文章论述)。

日本因为位置偏远、没有陆上邻国的地理环境,外族入侵仅发生在元朝,但也成功抵御了下来,而黑船又姗姗来迟。在江户时期的水户学的尊王攘夷理论的作用下完成了民族国家意识建构(有趣的是,明朝移民朱舜水是水户学的开山鼻祖),并且通过以长崎为首与荷兰进行的四口贸易开启了全球化,并且也产生了手工工场,真正转型成现代国家。

靠着罗马同盟者的遗产佛罗伦萨、威尼斯等商业共和国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而且欧洲的确保护好了这颗芽,面对异族的突然闯入,欧洲经过两次维也纳之战1529年与1683年摆平了奥斯曼的威胁,之后俄国又是多次发动土耳其战争,令土耳其不敢染指西欧腹地一步,留下时间形成民族国家。奥斯曼在两次战后的时间内就像一条没了狂犬病的狗,只要不惹就不咬人,但仍然挡道,于是新航路开辟就顺理成章了。

现在巴尔干地区被誉为欧洲火药桶的原因也是如此,没能尽快完成民族国家的意识建构,因为被奥斯曼入侵了,铁托死后南联盟又乱起来。希腊人和中国人历史一样悠久,靠着坚韧不拔的精神在1821年独立了,被奥斯曼统治的时间跟清朝差不多,也就三百多年,现在沦落到喜提欧盟四猪之一。

欧洲挺过了维也纳,但中国没能挺过山海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