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sie

学习写作中📍Vancouver

弗雷泽往事(一)另一种生活

公众号:读书如抽丝

2018年的夏天,我从温哥华北上,去到当时老公工作的BC 省北部的小城市,乔治王子城Prince George(PG)。

1小时飞行,总是这种很小的螺旋桨飞机

PG在菲沙河的最上游。这条河流是卑诗省(BC)最长的一条河流,从乔治王子城东面的落基山脉发源,一路往南,延伸至BC省最南边,在抵达美加边境前,沿着温哥华和列治文,缓缓流入太平洋。这条河里曾经发生过很多的故事。19世纪中叶,Cariboo淘金热在这里发生,大量的金矿在这条河里被发现。 后来这里能发展成为BC省林业重镇,也和当年的淘金潮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老公大学时期曾经在这里做过实习林业工程师,毕业后离开温哥华,全职在这里工作了几年。2018年夏天,是我第一次去到这个城市。PG虽是BC林业重镇,但其实也只有不到八万人。

 老公租住一个house里面的一间卧室。房东是一个六十多岁的阿姨。房东的老公是德国人,专门移民到这个小城市来。他在城市北边有近千亩地的农场。他和房东都是中年丧偶,在网上认识,谈了一段热烈的恋爱,现在已经结婚了。最近收到的信上,房东的姓已经改成了她丈夫的姓。房东说,能遇见他真的很幸运。

 房东年轻的时候在澳洲留学,现在在做高中老师,因为爱好瑜伽今年刚考到瑜伽证,身材是白人中老年女性中难得的健美。房东的老公搬过来后,把本凌乱的后院修成了小花园和菜棚,现在家里吃的菜都是自己种的。房东阿姨说她很喜欢PG,这里安静,街道上车很少,大家都开皮卡,所以所有的停车场,停车位都巨大,可以随便开。

房东后院的小花园 & 菜棚
房东前院

我和房东的老公聊天,说PG是我来过的最小的城市,房东老公表示很惊讶,说对于他来说已经很大了。房东阿姨说以前去过温哥华,在温哥华开车她要吓哭了。在我们中国人眼中,只有两百多万人口,风景秀丽,四季如春的温哥华已经是养老宜居宝地,但是在房东阿姨眼中,温哥华大概是高楼林立的水泥森林。 

某公园一角

房东夫妇周末多是不在家的。他们有时候一起去农场打理,或者去舞会跳舞,有时候带带孙子孙女,做好吃的给他们,家里也很多小朋友的玩具。也有很多书。


房东家的书

夏天的周末,在路边散步的时候,总能看到不少皮卡拖着房车或是小游艇去湖边或者森林里野营,做户外烧烤,钓鱼,打猎;更常看见各家各户院子里烧烤架冒着烟,欢声笑语也传出篱笆外;空气里有烧烤的香味,有夏天植物的芬芳,也有一种轻松愉悦的气息。房东的房子从早到晚从来不锁门。

BC是加拿大木材生产最主要的一个省,而PG是BC的林业重镇。因为这个缘故,UBC林学院毕业的学生来这里工作的屡见不鲜。

我跟老公去拜访了他同学Grace家。Grace夫妇租住在一个公寓。Grace也是做林业工作,她老公则是和我一样做会计。不过当时我还在读书。

公寓里陈设简单, 虽然没太多家具,但是窗明几净,很温馨。地上摆放着Grace老公的很多乐高,还有她画的画。

Grace画的画
Grace在森林里捡到的动物头骨


她在冰箱上贴着一张菜单,上面罗列着他们的拿手菜。Grace说有时候想不出吃什么,就从这个菜单上选菜来做。

我们一起在他们家吃火锅。

18年的冬天,圣诞节假期时,我又北上去PG。冬天的PG是另一幅景象,这里才是真正的加拿大,温哥华不算。

 路边的雪半米多厚,也有的地方堆到一两米。我们去旧货商店,去纪念品商店,也去了火车博物馆,坐小火车看圣诞灯展,旁边的房子里有少年唱诗班正在吟唱。圣诞节期间,本来就人烟稀少的小镇,街上瞬间变得空空如也,像咱们的春节一样,家家户户都在团圆。


我们忘了买酒,圣诞节当天晚上去买,连Superstore都停止营业了。我们终于找到一家原住民开的liquor store,买好红酒和可尔必思。那也是我们第一次自己烤火鸡。

我们自己做的圣诞节晚餐

到了跨年夜,我们又一次去到Grace家,四个人一起包了猪肉酸菜馅的水饺,谈天说地,一晚上播了三部电影。很巧的是,第二年,大家的生活工作都进展比较顺利,我老公和Grace夫妇都回到了温哥华。我们在年末一起吃饭,正好又是一个跨年夜。


PG的家庭年收入中位数是$75,600,相对于均价40万的房价来说,并不算少。一栋独立屋,20%的首付,也就是一对夫妻一年的收入。40万可以买到很漂亮的落地窗河景house。

 

这个城市没有大型商场,没有大统华,连像样点的彩妆专柜也没有,只有Hudson bay,shoppers这样的普通连锁店。

 

我问老公,你们本地的同事,赚了钱都干嘛呢?老公说大家都花在自己的爱好上,比如有一个喜欢收集刀的同事,他买一块好的磨刀石就要$2000了。有人喜欢收集二战时期的古董枪,自然更价格不菲。夏天出去玩买皮卡,游艇,房车,都是用钱的地方。

 

我在这里生活的这些日子里,其实完全不会有购物欲。因为生活本身就很精彩,很充实,已经可以把自己完完全全地填满。我感觉好像离自然很近。和温哥华在海边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温哥华虽然很美,有雪山有海,但总是一种闹中取静的感觉,终究不是真正的静地。

 

好的餐厅还是会有的,只是中餐厅非常少。我们吃到一家好吃的Bruch,跟当地的服务员聊天,说到我们是中国人,他说他去过华山。


就是图上这位小哥



我们也吃到好吃的西餐fine dining。进门处挂着我喜欢的马蒂斯的这幅画,我在国内的家里也挂着。


我们去唯二的中餐厅中的一家,吃当地的中餐。其他桌本地人点的都是普通的美式中餐,我们点了铁板黑椒牛柳。上菜的时候铁板发出滋滋的响声,冒着香气和油花,引得大家侧目,可能当地人觉得我们点的才是真正的中餐。临走时毫无意外拿到了fortune cookie,“假中餐”标配。

温哥华这样的中餐厅已经极少。因为历史和地理原因,温哥华中餐的数量多,质量高,尤其是粤菜的正宗程度,大概仅次于香港和广州,甚至比国内绝大多数城市要强。每周吃一家老字号粤菜餐厅早茶,最起码一年不会重样。关于温哥华的吃,我以后会专门写长文甚至专门一个系列来记录。不过老公说,这家餐厅是两套菜单的,店家有微信群,可以承接真中餐。

 没有火锅店大概是我对PG最大的不满了。甚至超市的火锅底料区也只有小肥羊的底料。

我逐渐体会到为什么房东夫妇会不喜欢大城市了。对很多人来说,相较于和亲人朋友居住在这样返璞归真,真正拥有「生活」的地方,忙忙碌碌,钻营逐鹿的生活的确逊色多了。

我总觉得未来一天,也许是我实现了财务自由,也许是实现了精神自由——总之,总有一天,我们会搬到这样一个小城市,过一种《瓦尔登湖》中梭罗式的生活,专注生活本身的那种。我可能写写东西,跟老公去大自然里学习写生;老公可能去钓鱼,去露营,继续去森林。我们在院子里种满花,春夏秋冬不同的种类。我们共同生活,共同记录,可能写满满一本回忆录,记录我们的所思所想,所经历,再自己画上插图,贴上照片。

不必被第三个人知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