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獅子額娘

台北出生、新竹長大、東京🗼闖蕩、最後落地新加坡的新手媽媽隨筆雜談

玫瑰瞳鈴眼之新加坡女佣雇用經驗:下篇

一個平凡的小戶人家中,竟也能發生狗血般的劇情

小獅子提早向這個世界簽到了!他和肚子裡一般活潑、急性,沒等媽媽進入待產假,就一腳踢破羊水,加入了我們的小家庭。

幸虧獅爸的臨危不亂,邊握者慘叫老婆的手、邊協調月婆,才能在產後順利吃到香噴噴的麻油雞。下一步,便是完成之前的計畫-尋找合適的女傭,能在我上班時候照顧孩子。

對新加坡還不熟悉的我,只能憑藉Google review大海撈針,雖有好友介紹,但大部分的仲介都是印尼、菲律賓當地直接聘僱,從確定聘雇到實際上工,受疫情影響約有3-4個月的空窗期。太晚開始準備工作的我,頓時就少了很多選擇。考量到時間與成本,我草率地決定Transfer Maid也許是這個時機點的最佳解答。(Transfer Maid指的是已經在新加坡工作,合約到期有意換雇主的女傭)

一間看似在google review上不錯的仲介聯絡了我們,就在她寄來的五封履歷中,選了兩位做面試,這時的我又犯了另一個錯,太小看面試的效用,以為簡單地確定語言溝通無礙後,便很快的選上了一位在新加坡做了14年中(只換了了兩個雇主),我認為家裡即將迎來的是一位老實忠心、有帶過新生兒經驗的幫手姐姐,卻沒有想到竟然是個讓人心驚膽戰的惡夢。

生活上的小細節與態度,常常是能看出一個人性格的線索。她來的第一天就極度不尋常。

進門簡單的介紹後,我請她安頓行李後,便要她幫月婆一起準備餐點,但一小時後還是不見人影,原來她在望著牆壁發呆。爾後,我們向她介紹小獅子時,她只叫了一聲Baby,但看著小獅子的眼神就像路邊的鴿子一般,冷漠與事不關己。後來,我公公很熱情地帶她去超市買咖啡、麵包及食材,她也是百般挑剔,最後她選一個咖啡花了30分鐘。

好吧!第一天,就當她還在適應新環境吧,但有著20年經驗見女傭無數的月婆已經察覺到不對勁,默默地幫我觀察著她。

我們月婆懂馬來話、也十分擅長家務,於是請熱心的她幫忙教女傭家事,但女傭每每故意裝聽不懂、記不得、學不會。久了,月婆的耐性也被消磨得一乾二淨,開始高聲講話起來,女傭竟馬上到我跟頭哭得淅瀝嘩啦,哭訴月婆在霸凌她。還在傷口恢復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我(這也是致命的錯誤)就請月婆阿姨專心做Baby相關的事情,盡量少與其接觸,女傭則負責掃廁所、吸塵等無關Baby的事物。

但女傭竟以為她得到撐腰,得意地為難起月婆來,除了工作上也十分怠慢,下雨天躲在房間裡睡覺,渾然忘記收衣服等等。故意踢翻月婆的鞋子、誣陷月婆甚至蒐集月婆的頭髮,剪得短短的排在一起,嘴裡念念有詞,在家裡下起了降頭。

我開始強烈地和獅爸反應我無法信任她帶孩子,雖然獅爸跟公婆一直說服我,她只是針對月婆,只要月婆走了,女傭就會改善。但我認為她對月婆稍微地指正便有如此大的情緒波動與惡意報復,這從根本地在人品上就有問題。但如果他們一定要這麼認為,那我給她一個月的機會,但新裡已經告訴自己這一個月絕對不要熟睡、放松井戒心。

之後,月婆離開的不到一個禮拜,重大事件證明了我的猜想!

她開始未經同意把小獅子抱到毫無防護的陽台邊(我們住11樓),刷洗鍋盆的菜瓜布洗奶瓶,甚至用清洗地板的強烈消毒水洗奶瓶消毒鍋,當我發現時,無比的恐懼與憤怒彷彿讓血液倒流,這已經不是無知或懶惰可以輕描淡寫、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而且這只是我發現的,不知道我沒看到的地方她又做了什麼鬼。

同樣另人生氣的是仲介,聯絡他們如此嚴重事態,也未做任何處理,甚至還百般推托說就算我們要換女傭也要讓她住我們家到他找到新雇主,不然必須付他每天30新幣的住宿費(但其實仲介只是把他們收留在自己家裡打地舖),最後是獅爸以向有關政府當局投訴提醒仲介,這個惡夢才畫下句點。

直到現在都隔了2個月了,在書寫這個段落同時,我依然心有餘悸、手心冒汗。

雖然我們也在多付5000新幣的學費下迎來了新的女傭,終於我也依原訂計畫復歸職場,生活總算風平浪靜,但這樣的事情,真心希望不要再發生在自己或任何一個有女傭需求的新手媽媽身上了。

發生什麼樣的不好的遭遇,都要盡最大努力的從中學習最大的教訓,這樣的痛才有意義。

下一篇想分享如何挑選合適女傭(現在的女傭讓我願意馬上生二胎),以及如何避免陷入與我們家之前悲慘狀況的注意事項!希望能對花時間讀我文章的讀者們有一些幫助,

謝謝閱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