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遥

姚遥 基金会秘书长,关注社会进化,擅长预见未来。

血迹还没干,呼唤滴滴顺风车回归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1

滴滴打车的血痕还没有散去,已经开始有文章热切的呼唤滴滴的回归。

没有滴滴打车,就没有新中国。

大概就是这个味道,没有了滴滴打车,夜店小王子小公主们都坐上摩的了,100块还不还价!

还要体面吗,我们这些Jack,Lily们,好焦躁!

还是呼唤那些开豪车兼职干活的小帅哥们来吧,滴滴打车有真爱。

2

打车难,本质是政府管制,租车牌照龙票制,为出租车集团带来垄断利润。

为了维护垄断利润,管制部门刻意控制租车市场服务供给不足。

出租车司机收入普通,那是份子钱影响。北京一台出租车净利润1万以上,深圳基本能到2万,别告诉我这行业门槛高。好做简单还赚钱的行业还有吗?有,只要你有本事垄断。

黑车为什么会违法,会被打击,因为黑车动了巨大的蛋糕。犯我蛋糕者,虽远必诛。

为什么总是有刑满释放人员去开黑车,这事的核心技能是超级抗压,和执法部门斗智斗勇。黑车开得不是车,是海盗船。

滴滴顺风车改变的不是市场规则,它和同行所做到的部分,灰色的切入管制问题,通过博弈,将黑车市场放在了互联网交易平台。滴滴这么努力,所以才能收取保护费,或者官方的说法,叫做抽成。

2017年,网络上查到的资料是顺风车业务净利润8个亿。死了这么多人,顺风车业务终于砍了,你不过是生命,那边心疼的是8个亿。

解决生活痛点,这都是冠冕堂皇的话。不管打车还是打飞机,钱这么难赚的时代,这两个行业居然想花钱的人超过提供服务的人。

黑车娼狂,唯有顺风车与会所傲然挺立。

3

顺风车是在出租车牌照外拿到了另类龙票,黑车也扬眉吐气叫做顺风车。

不过这样总是显得逼格还是不够,聪明的营销策划出了约炮场景,月黑风高,夜场辣妹深夜回家,开着宝马的多金奶狗有情有义。

开好车的就是好人吗?滴滴顺风车告诉你,就是。

这种欲盖弥彰的品牌升级,完全低估了人性的恶。

你以为他们可以来约炮,其实他们想用更低的成本完成交易。

更有甚者,黑车司机本要斗胆才能临时起意干一票的事情,如今顺风车可以提前提供猎物进行筛选。

工具是中性的,方便乘坐人,也方便了隐藏的猎人。

4

在中国这么逼仄的市场环境下,顺风车将黑车市场合法化,你要使劲的夸,是因为不知道有一批人为了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是怎么惨烈的失败。

成王败寇,顺风车的改变是扭曲的,总算是个改变。只是,逐利而去的时候,顺丰车彻底忘掉了责任。

给乘坐者多一点点安全感,在最极端情况下能有紧急呼救,能像当初和运管部门博弈一样,努力和警方达成便捷通道,总是有可能的。

更简单的说,UBER已经解决了的事情,别说什么还要摸着石头过河。

社会对顺风车的厌恶,在于每一条人命之后,只有无动于衷的企业。

连续出现人命案,连一点努力地姿势都看不到,如何让人不愤怒。

对了,9月10日,昨天有人测试了新推出的一键报警,竟然形同虚设。

还能说什么,牛逼!

4

人性不能过高的估计,对人性的恶永远保有怀疑。

对应的是赞美对公民责任的坚守,对价值观的坚守。

血还未冷,一大波呼唤顺风车归来的声音,令人唏嘘。

没有人愿意去讨论为什么出租车市场得不到开放。没有人探讨如何敦促企业尽到责任。

连怎么保住小命都还不确定,不过当顺风车离场的时候,开始缅怀顺风车的好。

好熟悉的一幕!

滴滴出行要怎樣出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