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蘋果舊作重貼系列: 生不逢辰 時不與我《末代皇帝溥儀》

際此蘋果日報停止出版一年事刻,特別揀選了十篇舊作在此重貼,是紀念,也是拒絕遺忘。"《末代皇帝溥儀(The Last Emperor)》數碼修復版在銀幕重現,突然覺得尊龍真的就是溥儀。"

前言:在香港,有太多數字代號,8964,71,689,831,612,101(讀:十一),721,以至200萬+1,真香港人一定知道背後故事,當然數字越來越多,有時是需要提醒一下。624是甚麽日子?正是最後一份蘋果日報出版之日,轉眼便一年了!自己有幸曾為蘋果網站供稿,但蘋果一朝覆滅,所有文字圖片錄像頓成泡影,虛擬世界的脆弱,真是「㩒個掣就唔見哂」!早已有人將舊文重新放回網上,但數量太多,際此事刻,特別揀選了自己十篇舊作在此重貼,是紀念,也是拒絕遺忘。


在網頁的原題:末代皇帝溥儀|修復版重溫奧斯卡得獎經典 尊龍巔峰 作演活生不逢時的傀儡皇帝

《末代皇帝溥儀(The Last Emperor)》數碼修復版在銀幕重現,電影自己其實已看過好幾次,也算是自己喜歡的電影之一。今次重回銀幕,宣傳活動算是頻密,可能是這個檔期事實上沒有甚麼有看頭的電影吧。

唯是今天宣傳的重點卻和事實有出入,我覺得有需要強調一下,特別提到電影配樂由坂本龍一操刀,但其實是三位不同音樂人的貢獻,當中最主要的應算是David Byrne,那首最為人熟悉的主題音樂《Main Title Theme (The Last Emperor)》就是岀自他手筆。電影原聲配樂得到奧斯卡獎,得主是三個人,除了坂本和Byrne之外,還有一個叫蘇聰的樂手,雖然他只貢獻了一首音樂。將Byrne簡略了是有點誤導,而trailer又偏偏只用那首他作曲的主題音樂,或者他算是生不逢時吧。

他是美國新浪潮樂隊Talking Heads的主唱和作曲人,但其實他是蘇格蘭人,年幼隨家人移民到美國。他的音樂風格跟美國主流很不同,而且他的視野廣闊,創作力澎湃,涉獵的範圍也很廣泛。樂隊在2002年已被選入搖滾名人堂,他在2017年推出個人自傳《How Music Works》,談到很多他創作音樂的事情,廣受好評,台灣亦出版了中文版,而且是跟足英文版硬皮精裝,可見他受的重視。因此不要對他視而不見。

電影一共獲得九項奧斯卡獎提名,而且全部得獎,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不過,演員沒有任何提名。或者在那個年代,要提名一個亞裔演員在最佳男主角一項,(不過卻得到金球獎提名,近卅年前,金球獎未如今日般的名氣,但已比奧斯卡獎走前一步。)是有一定的阻力,尊龍(John Lone)也許亦要怪生不逢時吧。

尊龍在香港出生,一出生便已被放棄,後被一個未婚的上海女子收養,後來被送到粉菊花旗下的京劇團受訓。滿師之後原有電影公司提出合約,但他拒絕了。他得到一個美國家庭資助,到美國闖天下。他先進修英文,再考入美國戲劇藝術學院,最後得以在電影圈發展。一部《龍年》(Year of the Dragon)令他受注意,跟而被看中演出《末代皇帝溥儀》,一躍龍門。理應扶搖直上,但此後,除了一部《蝴蝶君》(M. Butterfly)是有點話題之外,就只有一些閒角和電視劇的演出,然後淡岀。

今次電影以數碼修復版重現銀幕,突然覺得尊龍真的就是溥儀,他演成人的溥儀,由少壯至老年,由氣宇軒昂,年少氣盛,到落落寡歡,以至躊滿志,最後鬱鬱而終。是生不逢辰,也是時不與我,在大時代的動盪中,只能身不由己。作為一個演員,能夠有一部如此級數的代表作,也總算是一項成就。今天看來,他的一生,好像是剛好為了這個角色而活。

末代皇帝溥儀 香港版預告(2020年重映)

至於溥儀本人,生在這樣的歷史夾逢,已是注定悲情。而且那段期間,清末民初,由帝皇體制過渡至民國政府,然後軍閥割據,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侵華,國共大戰,共產政權崛起,各種整頓和運動,以至文化大革命爆發,他在1967年離世,他的一生幾乎沒有甚麼太平日子。他被困在紫禁城內之時,與世隔絕,好歹還算是過着帝皇生活。他被驅逐出紫禁城後,輾轉在日本人扶持下,成立滿州國。他不知道甚麼是皇帝卻當起一國之君,他想當皇帝的時候卻只能當傀儡,總是在錯的時間,當著錯的身分。

那是一個改朝換代的更替時刻,而且更是體制的改變,受影響的人多不勝數。例如他身邊的一班太監侍從,奴才沒有了主子,是人間慘事!這班人一生都待在皇宮裏,無妻無家無兒無女,現在被解散,身無長物,真是何去何從,費煞思量。後來在火車站,有幾個認出溥儀,紛紛上前叩拜請安。一日為奴,一生也為奴,人生,就是不可如此容易逆轉的。

皇帝真的是權傾天下?權力始終有等級之分,最高階的就是有說不(say no)的權力。不過很多人只懂弄權,向弱小施壓。就如那位侍從太監,他絕對沒有權力說不,即使面對不合理的命令,來自一個只是黃毛小子的皇帝,也惟有將墨水喝下肚,而且是忠誠地,義無反顧地執行。不過溥儀也不能盡如其意,電影中兩幕面對着大門,他不停喝令守衛開門,始終不得要領。一次是在紫禁城內,他騎著老師送的單車,路過正門,看到外面非常熱鬧,想岀去看看;另一次在滿州國家中,看著妻子(皇后)被送上救護車離去,他追出去,守衛欄阻並關門。兩次他都垂頭喪氣,認命地退回去。

大家説,由登位一刻開始,他便是困於制度的枷鎖下。其實,中國歷史以來,這種嫡傳制度,很多人在一出生便受困在制度之下,身不由己。即使不是治國之才,也得硬著頭皮。而溥儀剛好是這個制度下的最後一人,也注定是個悲劇。也許在錯的時間,錯的地方,是沒辦法做對的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蘋果舊作重貼系列: 南北(韓)一家親

蘋果舊作重貼系列: 我們和這種生活的距離

報格是如何煉成?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