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新思維

發布於

重讀魯迅的「風箏」,竟發現了一點以前沒有留意的。

魯迅

這一篇「風箏」我自己清楚記得,是我在中學時看過的。內容是說魯迅自己一向認為放風箏是墮落的玩意,自己不喜歡之外,更不許他弟弟玩,於是有一次,他逮著弟弟在秘密私做風箏,於是大施淫威,將風箏大肆破壞,踏碎弟弟的心血,及後,是數十年後,魯迅讀書讀到了玩具對兒童的重要性而想起這段往事,頓感慚愧自疚,後來向弟弟提起,希望贖罪,請求原諒,那知弟弟早己忘卻此事,只淡淡然說了句:「有這樣的事嗎?」使魯迅更加倍難受。


以前在學校,大家討論的都是在這追悔已晚的意義上,花不少時間探究。不過,今日重讀,我卻看見了另一點。魯迅是五四運動的代表人物,提倡白話文,主張新的改革,引入新思維,是破舊立新的所謂新青年,而從這篇文章我們可以見到魯迅少年時所學到的是十分自以為是,而且相當專制,他不喜歡的也不願見到其他人喜歡,甚至不惜以強權高壓去打擊不依他意願而又沒有還擊之力的小弟,我肯定以當時的社會環境風氣,魯迅絕不會覺得那是有任何不妥。


後來他出國留學,接觸多了新事物,也願意接受新思維,因此在讀到新理論時,更不惜將之引入自己的生活,從而反映到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而且更敢於承認自己的錯誤,甚至希望為過去的錯誤賠不是。那就是一個真正「新思維」的胸襟!有些人飽讀詩書,滿腹經綸,但從沒有將道理引入自己的生活裏,最多只是以此來批評他人。有些人可能明白自己過去的不是,但只要警惕自己不再犯就算了,何必再翻舊帳?甚至他會質疑翻他舊帳的人必然是「別有用心」,一定是有「政治目的」!


今時今日,我們最常聽到「新思維」總是在甚麽選舉之中,特別是第一次參選舉的人,為了和爭取連任的候選人區分,於是甚麽「新人士」,「新作風」,「新面孔」,「新思維」全都用上,偏偏又說不出如何「新」法。即使你是個沒有多少人認識的新面孔,但你的思想仍然可以是陳舊過時,抱殘守缺。更可怕的是歪理連編,觀念前後矛盾,除了得啖笑之外,還可能替他難過。


「新思維」不是說說就可以了,還需要身體力行,更要一點胸襟。今日距魯迅的時代幾近一個世紀了,我們仍只看到大部份人常常將「新思維」掛在嘴邊,心底裏便只有更佩服魯迅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