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9 篇作品累積創作 45458 

Between Lines|她和他的戀愛花期:談一場文青的戀愛

人二譯社

翻譯也是一場不同文化間的旅行,有時用「foreignisation」的眼光感受不同文化,才是這場旅行的意義所在。

譯步亦趨|從「就是7」到「就。很。破」:蘋果體的翻譯修養

人二譯社

蘋果文案的翻譯,正正論證「香港中文」、「台灣中文」和「中國中文」的分別絕不止於簡繁字體。語文的運用與民情多少有點關係,如果撇開翻譯優劣不論,細心觀察文案翻譯,往往會有很多有趣的發現。

譯微知著|「殘奧」與「帕運」,你又會點揀?

人二譯社

說到底,語言還是人類發明、運用的。意有何指,只有當事人才最明白。帶着岐視之心說話,不論是說「殘奧」、「帕運」,都聽着刺耳;帶着尊重說話,即使說了「殘奧」,也不會令人感覺有貶抑之意。

好譯好譯|「譯界之王」林紓:成也翻譯,敗也翻譯

人二譯社

回到林紓的翻譯生涯,文筆流麗依舊,卻因為時代變革而跌宕起伏。以為譯者與世無爭,事實卻是誰也躲不開社會政治帶來的影響。如何在時代洪流中秉持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又不致故步自封,也是譯者一輩子的功課呢。

翻譯冷知識|法庭與外交傳譯以外

人二譯社

以前教授在傳譯課時就開宗明義説過:「我碰過的學生通常口譯好的筆譯可能差一點,筆譯要雕琢很久的口譯都不擅長。」要做好傳譯,還是需要一點慧根加上一百分努力,所以傳譯雖然薪酬很高(有時候還可以吃到茶點(大誤)),但絕對是譯者應得的。

趣香佳譯|「麵包」一開始就叫「麵包」嗎?

人二譯社

「麵包」是否一開始就叫做「麵包」?這個問題似乎很無聊,但你是否曾想過這「舶來品」剛剛到香港時,大家是怎樣稱呼它的呢?作為一種外來食物,「bread」並非從一開始就翻譯做「麵包」。張洪年教授翻查三本十九世紀的粵語教材,發現原來當時除了「麵包」,亦有「麵頭」、「麵龜」、「麵包仔」的叫法。

BetweenLines|手捲煙:唔講風,唔講雨,講咩?

人二譯社

記得看完《手捲煙》步出戲院,朋友感嘆了一句:「香港好似好耐無呢類型嘅戲。」想想也是,近年港產片以文戲為多,這種講述江湖義氣、兄弟情誼的黑幫片似乎真的久違了。難怪自6月上映以來,討論熱度一直不減。由新晉導演陳建朗首次執導,故事講述華籍英軍關超在九七回歸後退役,與黑社會打交道勉強維生。

譯步亦趨|若是純屬愛:同志文學的翻譯與重構

人二譯社

近日某建制派議員斥港版《大叔的愛》是「糖衣大麻」,認為同性愛的劇情設定推動無孩家庭,違背了中國傳統價值,有違國安法。看完報導「得啖笑」後,或許也該想想這種無稽指責從何而來?一直以來,主流媒體究竟是怎樣建構同性戀者的形象?男主角Edan曾在直播中分享,他認為《大叔的愛》令大眾對同性戀的接受程度更高。

譯微知著|阿牧甜到糖尿的演繹:「咁cute㗎咩你」

人二譯社

港版《大叔的愛》中,阿牧對著把洗衣粉倒進水箱的白痴阿田說了一句「咁cute㗎咩你」,讓觀眾不住尖叫(好這不是重點)。不過(nerdy mode on),這句句子的結構倒是非常值得探討。為何不是「你咁cute㗎咩」而是「咁cute㗎咩你」?這樣問好像是小題大作,但是仔細想想,在日常...

好譯好譯|翻譯奇人嚴復:「信達雅」之父也有不「信達雅」之時?

人二譯社

從描述性翻譯研究(descriptive translation studies)的角度來看,譯者的每個翻譯選擇,都受到時代背景等種種原因影響,難言對或錯。放諸今天,我們或許也可以多留意身邊翻譯背後所想要傳達的價值主張,也學學嚴復好的地方(笑),不要對翻譯照單全收,多動腦筋,多讀書,才能明辨是非,避免被文字牽著鼻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