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T

提供文本,而不設定脈絡, 便是將解讀的可能性擴至最大。 是不負責任,也是任讀者宰割, 也是在玩機率的遊戲。

夫妻

發布於
日子漸長,他們愈來愈像對方,也愈常厭惡對方。雙方也習慣了對方的攻撃,長出一點防禦性皮肉,結果只能進一步提升攻擊力道。就在連綿的攻防戰下,他們不斷發掘新的戰場,也開發新的快感;愛是細水長流的,是察看細思才能理解的,所以是沉悶的。但恨是轟炸如雷的,在眉間喉頭肢體的,能使腎上腺素提升的。就在這般交纏之下,他們給對方旁人得不到的愛,也把對方的面具撕得一塊不剩,然後一起老去,同偕白首。

這是一篇扭曲的文章,請酌情閱讀。


我頗喜歡看在公眾場所互相責罵的夫妻。

(註:一般的夫妻)


組合大概有兩種:

1)男的一聲不哼 2)女的一聲不哼

甚少是雙方互轟。


例一:

約三十多歲的夫婦,牽著兩個小孩。

丈夫聲如洪鐘對妻子說:

「二樓有雪糕!?你去睇下吖!你去睇吖!你咪睇下有無囉!」

(國語翻譯:「你說二樓有冰淇淋賣!?你去看看吧!看呀!你去看看有沒有!」)


例二:

電梯內,約六十歲的夫婦。

男的走錯樓層,女的露出鄭若驊的眼神,擠出葉劉淑儀的語氣:

「未、到、呀⋯⋯呢個商場有幾層㗎⋯⋯」

(國語翻譯:「不、是、這⋯⋯這商場有數層的呀⋯⋯」

然後老公呆呆走回來。


這類情況都有個共通點,就是他們不介意給人看到。我開始覺得,那甚至是必要條件。雞毛蒜皮的小事都只是伴菜,他們要的其實是觀眾。不只是有人看到的羞辱才算羞辱,而是他們需要「新的觀眾」。在子女、親戚、朋友面前攻擊,已不能滿足他們給時間麻木了的感官。他們是情緒澎湃的表演者,他們需要伴侶說錯一句話、走錯一步來使戲碼成立,然後便會以聲量撘台,放射情緒。而我也不介意當觀眾,因為我根本不認識他們。


這類戲碼最動人的地方,是他們都長得跟對方挺像,所謂的夫妻相。


日子漸長,他們愈來愈像對方,也愈常厭惡對方。雙方也習慣了對方的攻撃,長出一點防禦性皮肉,結果只能進一步提升攻擊力道。就在連綿的攻防戰下,他們不斷發掘新的戰場,也開發新的快感;愛是細水長流的,是察看細思才能理解的,所以是沉悶的。但恨是轟炸如雷的,在眉間喉頭肢體的,能使腎上腺素提升的。就在這般交纏之下,他們給對方旁人得不到的愛,也把對方的面具撕得一塊不剩,然後一起老去,同偕白首。


這大概就是人間的愛。


不是嗎?


大概是吧。


*圖為油畫Demon (In the Café),我不知道有沒有畫面以外的意思。


寫於2021年6月27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