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帆
雲帆

紀錄自我,紀錄世界

波士頓疫情16/17:雞蛋,醫護,封城

3月19日 小雨 暖 3月20日多雲 暖

昨天一上午都在下小雨。我忙我的,樂天輪班做早餐已經快要養成了習慣。但是還是不能按時吃飯,主要是樂樂愛睡懶覺。睡就睡吧,她體重輕,多吃多睡多長點肉。

中午先生打來電話,讓我帶著樂天去小樹林尋寶。我忙打著傘,冒著雨,在他電話指引下,轉到一棵大樹下的一堆樹枝下,驚喜地發現了一堆雞蛋!一點不誇張,一堆雞蛋,一個一個撿起來,有十二個。小朋友樂壞了,我也笑得不行。

問先生他怎麼發現了這個秘密。他說早上發現家裡的小紅雞一開雞窩就匆匆忙忙跑出雞欄,跑向小樹林,然後一會就聽見咯噠咯噠地叫聲。於是,這個窩點就這樣暴露了。

家裡的小雞一般我會四五點鐘放開門,讓她們自由轉轉。但是有四隻年輕的小雞,身輕如燕,從來等不到四五點鐘,一般熬到12點就自己飛出來了,還有的更早。我也不管。反正那三隻胖胖的老母雞飛不出來,只要她們飛不出來,這四隻小年輕就不敢隨便跑太遠。不過,我沒有想到有一隻竟然不滿我拿她的蛋,這些日子偷偷找了個窩藏起來下蛋啊。這是要想攢起來準備抱窩呢還是暗暗表達對我取蛋的抗議?

總之,感覺家裡養了一隻漂亮的雞精。擔心把蛋悄悄都拿走了她會傷心欲絕,我把她抱過來看看,拍拍她的背,告訴她,不是被什麼野生動物盜走了,是我拿走了。不過,感覺她攢了十幾天還是讓我一下子拿走了,應該還是很難過吧?這難過的念頭也只是在我心裡一閃而過,一會吃蛋的時候也就忘掉了。

下午停雨了。和孩子們在院子裡騎自行車、跑步和打籃球。鄰居的孩子們也在自家院子裡騎自行車。他們的媽媽Sarah在健身,然後他們巧克力色的漂亮狗狗Moca。Sarah 走過馬路過來和我聊了一會天,隔著至少6-8英尺的距離,嚴格遵守CDC的社交疏離規定。

我們彼此問好後,她問我在中國的父母弟弟還好嗎?我說還好。除了武漢,其他地方因為控制嚴格,沒有大面積蔓延,疫情控制的比較好,現在基本算是過去了,儘管孩子們還沒有復課。我問她的家人還好嗎?她說,她在佛羅里達的爸爸還四處走,不在家,不戴口罩,她快急死了。她力勸他在家不要亂動,可是她爸爸說,怕什麼?只不過是一種flu,還沒有flu嚴重呢。我一聽,這不跟我們這條街上的另一個鄰居一個論調嗎?這都是中了川普的蠱毒啊!川普可不是一直這麼說嗎?我問她怎麼辦?她說,還是只能天天打電話勸唄。我說,大家可千萬要小心,這新冠病毒可不是flu,傳染很快,死亡率高,沒有特效藥,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家別亂動,千萬別感染上。一旦傳染的人多了,醫療資源擠爆,就成武漢了。看看義大利,就接近於武漢,而武漢的數據是不可靠的,實際情況可能要嚴重很多,大家一定要小心。她連聲說是。

天天的好朋友的媽媽給我短信,問他們家Connor可否和天天視頻玩耍,可以一起下棋。於是我們約了下午3點左右。樂天擺開國際象棋棋盤,樂樂做Connor替身,天天和Conor對弈,三個小朋友竟然也能玩個不亦樂乎,一直玩到了4點鐘。我想這種疫情期間的虛擬玩耍是否應擴大並成為常態?或許我也該主動約一下樂樂天天其他的好朋友,讓他們偶爾聊聊天,玩一玩,保持友情。

查看郵件,樂天學校的各科老師發來郵件,表示關心的,建議學習資料的。雖然他們沒有開網課,可是老師們還是如此熱心並繼續關注孩子們的教育與成長,也著實令人感動。學校在剛剛停課的時候,已經發來郵件,有需要的學生可以註冊,在午餐時間家長到學校領取午餐。

據說波士頓的免下車檢測昨天下午建成了,聯邦完成了驗收,開啟,但是要去檢測依然需要醫生同意。好友L打電話給醫院的醫生,問不舒服是否可以檢測新冠。問了症狀之後,護士說不行,還有很多症狀嚴重的在排隊檢測還沒有排到呢。護士問好友:“你慌啥?” 我忍不住笑,我說你這是測試波士頓醫護人員慌沒慌嗎?

總之,波士頓的檢測還是遠遠不夠。麻州今天確診328人,新增72,43人住院治療。其中波士頓67人確診,11人康復。出現首例死亡病例,來自Suffolk Centr,80歲男,有基礎病。如果檢測跟上了,這些數字會飛漲。

麻州30多名州級官員與地方官員呼籲州長Baker下”就地避難“令,但是州長重申州內暫無此打算。看來麻州不僅檢測落後,政府應對也相應滯後。等像紐約加州一樣看到數字再哭(封城)恐怕就晚了,要付出更高的代價,包括生命。

波士頓許多大學已經將學生遣散回家,清空了宿舍,一些學校官員已經聯繫了當地醫院和市政府官員,考慮將病人引入到學校宿舍內隔離。Tufts 已經清空醫學中心旁的90個單人宿舍,將由醫院工作人員使用。

MGH收治8名患者,5人在ICU,疑似患者數量翻4倍,達到53人。MGH正考慮利用3D打印技術製作口罩。為了節省N95口罩,MGH已經將所有庫存轉移到獨立封閉式供應室中。醫護人員的防護資源實在堪憂!

一個更糟心的消息。3月5日,波士頓Beth Israel醫療中心的急診學醫生Joshua Ellis與5名來自西雅圖、丹佛、華盛頓DC的好友前往邁溫暖的阿密慶祝生日。他們去夜店,參加海濱派對和活動,到處都是人群密集的地方。3月9日,Ellis 離開邁阿密回到波士頓,感覺很難受,後來健康逐漸改善,但是3月13日在波士頓參加健康活動後感覺不適,病情突然加重,與5位好友聊天後發現所有人都出現了不適,其中3人已經接受了新冠檢測,在等待結果。3月14日,Ellis咳嗽後呼吸急促,DC好友通知他自己檢測為陽性,Ellis立刻聯繫了近期的親密接觸者並前往健康中心檢測。3月17日下午,Ellis拿到了檢測結果為陽性,但當時的健康狀況已經好轉,他按計劃繼續隔離14天後隨即回到Beth Israel一線ER急診室抗疫。

我真被這個消息嚇壞了,也氣壞了。波士頓非常有名的醫院的醫院Beth Israel的急診學醫生到了3月初了竟然也跟美國的普通老百姓一樣無知無畏嗎?這究竟是誰的過錯?最駭人的是,他隔離14天竟然回去上崗了,在一線急診室抗疫。他究竟是否攜帶病毒?是否傳染?

看看紐約,又是另一番情形。紐約的檢測工作跟上來了,迅速飛昇為全美新冠第一州,第一市。美國目前新冠確診病例最多的是紐約州,而紐約州新冠確診最多的是紐約市。

紐約市市長和州長這幾天為封不封城頂起來了。從17號開始,紐約市長就說就紐約市準備在在48小時內進入“就地避難” (shelter-in-place)狀態,民主必須在家,非必須必要外出。這幾天,市長每天都在重申希望“就地避難”,可是州長忙著闢謠,沒有這回事,他不打算下達這麼個命令,就是市長想下達也不行,只有州長才有權這麼做。從17號說起,這就說到了19號。州長允許在外工作的勞動力也從一半降到25%。

昨天下午,幾個小時內紐約確診數量新增過千。到今天早上,州長召開新聞發佈會說,說紐約昨天一天檢測1萬例,新增陽性病例2950例共確診7102例死亡35例。紐約市長白思豪再次推動就地避難,讓民眾躲家裡別出來。州長這次終於沈重地說:1. 非必要的企業工作人員100%在家 2. 全州所有居民盡可能待在室內,不要出來。然後,他強調,這不是shelter-in-place,但是希望大家都儘量遵守,待在家裏,無論男女老幼,都在家裏。這算是準封城了吧?

有“不懷好意‘的記者問他,不是說年輕人是lucky 群體不用擔心嗎?這是前幾天他那個有名的1.4%死亡率年輕人是lucky 群體鼓勵大家出來消費的梗。他哭喪著臉說,這是錯誤信息,錯誤信息,有專家給出了錯誤信息,知道嗎?都統統待家裏!

州長大人啊(包括我們的麻州州長),你們作為有巨大自主權的最高地方king,早幹嘛了?被一個蠢蛋壞蛋總統坑了也被無良專家騙了嗎?你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腦袋哪裡去了?就像加州、紐約、麻州,有那麼多有名的學校、教授、醫院,為何也要淪落到躲家裡避難的地步呢?

紐約市長對州長比較客氣,對總統就不客氣了,今天說他沒有一個三軍統帥的樣子,有辦公室確不會使用辦公工具(就是罵他有個總統職位不知道如何行使總統職權),還說他是大蕭條前的胡佛,只知道為了自己的政治位子製造虛假繁榮。看來是氣急敗壞了,罵的夠狠。不過和我這些日子擔憂的也是殊途同歸。這是預示著大蕭條時代到來的經濟危機嗎?

和朋友D說起這事,我說:“這個市長還是有點靠譜的,他已經看到這場災難的嚴重性了⋯⋯雖然知道美國的變革只缺一場大災難,但是當災難真正降臨,還是感覺恐懼和悲涼....死亡的不是一個一個數字,倒下的也不是羅馬,其中有無數掙扎的家庭。” 她回應:“川普當選的時候我就跟一個美國人說:你們啊就是被慣壞了,沒吃過苦,像青少年一樣光想著叛逆啊。” 我說:“不,沒那麼簡單,川普可能更像是絕望的人抓錯了的一根稻草。“

哎,躲家裡避難如果不看新聞就歲月靜好,一看新聞就亂糟糟。有人說一看微信就恐慌,不看微信還好。其實,看英語媒體也差不多。只是,擔憂歸擔憂,生氣歸生氣,就是沒必要恐慌。且睜眼看看這場瘟疫要如何重塑這個世界吧!這的確是百年不遇的災難,或許百年一次的時代大變革就此要開啟了。

雖然痛恨川普弄一堆巫師巫婆裝神弄鬼,但是,人類,真的該懺悔了,就是不懺悔,也由不得你了。生與死,善與惡,此時陳列在我們面前。我們,該選擇什麼?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