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樂思

社工系學士。現職行政人員。業餘寫作。喜愛自學。寫作領域涵蓋觀點、社會科學、歷史知識、寓言短篇等。Github: https://github.com/Dorothy1984

第一次透過Zoom參加線上研討會的體驗和得着

 (編輯過)

昨日參加了由《端傳媒》舉辦的「端小聚丨獨立記錄為何重要?讀者、記者和媒體的角色與困境」。

第一次用Zoom參加線上研討會,感覺非常特別。Zoom這個軟件對視障用戶還算用者友善。當中的按鈕如「加入活動」、「舉手發問」、「離開活動」等都有文字描述,讀屏軟件很容易找到。不過有個體驗非常特別。當嘉賓在說話時,其他參加者也會你一句我一句地發表意見。有時還會從討論變得接近吵架邊緣。而由於我是用讀屏軟件,嘉賓說話又有台下參加者打字交談,很多時就會在我聽著嘉賓說話時,忽然間讀屏軟件就會讀出誰誰誰打出了一句什麼話。由於台下你一言我一語頗為頻繁,有時想專心聽嘉賓說話,就會略嫌干擾。

在這次活動中我得到一些重點,很想以筆記形式和更多人分享。現簡單列舉如下:

一,即便現時因應新聞自由的收窄,媒體的倒下而出現不少獨立記者和獨立記錄者,但他們始終不能代替媒體機構。以最近香港新界西北停電事件為麗,《蘋果》、《立場》、《眾》等倒下之後,關於停電發生原因等報導,在香港幾乎絕跡。試想像,若這些媒體依然存在,怎會沒人就該電力設施的施工質素、招標過程等作出調查報導。這些媒體的倒下,對於公眾知情權確實造成了無可彌補的缺失。而這些角色至少在現時,是無法由獨立記者取代的;

二,在新聞自由比香港惡劣得多的中國大陸,很多素人擔起了記錄周遭的獨立記錄者角色。但他們承受着非常巨大的壓力和需要面對實在的危險。正如一名記錄上海封城的少女所說,當她把記錄發表出去之後,情況就會好像斷線風箏一樣輪不到她掌握。倘若該記錄得到龐大閱讀量,有很多人轉發,形成了影響力,有很多人會爭著找她傾訴自己的遭遇。但另方面,一些強力部門也很可能會找上她。

三,即便如上所說的惡劣景況,現在很多在中國大陸的獨立記錄者,都有文章隨時被刪的「覺悟」。他們都會想辦法備份自己的文章。例如自架網站,或者發佈到不被審查的平台。一般讀者也會因有此「覺悟」而用多種方法保存內容。甚至有些人買打印機回家打印文章。由此看來,自發保存內容的節點,也開始在中國大陸出現。

四,獨立記者們沒有媒體機構的支援,很多必須做的事情,例如事實查核、多方閱讀報導等,以前有同事分工合作,現在就必須全部自己做。工作量比之前會大大增加。這也是新型態下的挑戰。現在部份獨立記者謀求組成小隊互相支援,希望能一起面對這樣的挑戰。有些記者也會與編輯們協作。我也希望他們能慢慢摸索出適合的發展方式。

發展去中心媒體必然需要面對很多前所未有的挑戰。畢竟這是非常新的事物。幸運的是一群有使命感的人不畏艱辛,透過交流和合作,慢慢找出走得通的路。作為讀者,或者關注公眾知情權的市民,更應主動找出值得支持的優質報導,多多支持這些有使命感的獨立記者和記錄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讀寫咖啡角

陶樂思

喝著咖啡悠閒閱讀。分享知識、觀點與心情。盼與讀者一起成長

2137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