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啟敢

左翼作家,社運參與者一名。網誌《柏楊大學》的校長兼校工,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心有鬱結,才為世界動筆而寫。想了解我,就慢慢看我的文章。

就算中國人不愛吃野味,武漢肺炎都可能會爆發!

文連連結:https://www.boyangu.com/featured/wuhan_2019/

武漢肺炎爆發,全球都歸咎於中國人愛吃野味,其中袁國勇和龍振邦更指這種民族劣根性導致病毒變種威脅將會無日無之。筆者承蒙《夜貓台》的朋友介紹,大膽提出另一種解釋。就是:現代的資本農業模式,釋放了不同的病毒,嚴重威脅人類健康。所以就算中國人不吃野味,病毒都會嚴重威脅人類!要解決問題,就得由工業化農業改為有機農業,不要無止境追逐產量。

主張這個論點的作者並非泛泛之輩,他名為羅伯.華萊士(Rob Wallace),是貨真價實的科學家,專攻病毒生物學,著有Big Farms Make Big Flu (2016)一書,當中探討近二三十年的新型流感爆發與農業企業,畜牧工廠化及新自由主義箇中的密切關係。

現代農業與武漢肺炎的關係

作者指出,因為大型的農業公司為了追逐利潤,大肆破壞森林和原始地區,將它們夷平,並將其開發成工業化農場,密集地幽禁和飼養家禽等生物。結果,原本潛藏在原始森林裡的病毒,開始潛藏在變成了工業化農場附近(原本是森林或原始地區,原來的生物多樣性喪失,使得病毒更能生存殘留)。帶著這些病毒的野生生物為了維生,往往會潛伏在工業化農場討食物吃。結果,野生生物裡面的病毒,因為和農場的眾多農夫,眾多家禽多了接觸機會,大大增加了這些病毒變種的機會率,結果很容易由原本只感染野生動物,變成感染人類的超級病毒。

例如,中國在改革開放以來,引入農業資本開發模式,開發原始地區,農夫飼養基因大致相似的家禽(基因差異不太,容易造成病毒廣泛感染),大大增加了原始地區的病毒透過感染家禽使自身變異,最後變成了殺人的病毒。例如廣東就有7億隻家禽被飼養,病毒大有機會藉此變種!(好像你連續買7億次六合彩(樂透彩),很難不中!)

為甚麼武漢肺炎爆發是和改革開放有關?

雖說這次武漢肺炎的爆發地點在中國,但是並非像本土右翼所言,是因為中國人質素低劣所致,而是因為整個工業化農業所做成的惡果,不分中西。血統「高貴」的西方人所設的工業化農業,先後導致西非的伊波拉病毒,巴西的寨卡病毒爆發,影響全球千千萬萬的人。美國農業企業也導致了大大小小的禽流感爆發,只是得到美國政府的包庇!只是,受害的是偏遠地區的民眾。

這次武漢肺炎爆發,來自華南海鮮市場嗎?答案是對也不對。其實很多國家都有吃野味的習慣,為甚麼只有中國會惹下大禍?這就是因為中國的野味業自改革開放,激烈的市場改革下,面對激烈的農業資本競爭,野味業公司感到盈利壓力增加,迫使他們進一步向森林中的深處尋找新野味來源種群,這大大增加了與不明病原體的接觸和擴散。(相反,其他吃野味國家的市場化和全球化的步伐沒有這樣激烈,因此病毒擴散較慢。)

中國人全部不吃野味,問題也不會解決

就算中國人一夜變天,全部不吃野味,只要全球的農業企業不停止在森林或原始地區開發密集式農場,那樣人類和不明病毒的接觸就不會停止,最後病毒混種變異,就會變成超級病毒殺死許多人——這是右翼本土忽略的問題。

解決方法?

解決方法,華萊士提出以下的解決方法:「為了減少新病毒的爆發,糧食生產必須從根本上改變。農民自主(autonomy)和強大的公共部門可以遏制環境惡化和失控的傳染。在農場和地區兩個層面引入種畜和農作物,並進行戰略性野化。允許食用動物就地繁殖,以通過免疫測試。將公正生產與公正流通聯繫起來。通過補貼性的價格支持和消費者購買計畫支持生態農業的生產。要保護這些實驗不受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強加給個人和社區的壓力的威脅,也不受資本主導的國家壓制的威脅。」簡單來說,就是要根本放棄現有農業企逐利的傾向,改為有機生態農場取代。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