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夫子 Chenfuzi

以文会友,有拍必回!

与小鸟斗智斗勇


如果不是因为来了这里,我大概永远也想不到有一天我会需要跟小鸟斗智斗勇。


去年四月末五月初的某一天我打开大门,发现对面大树上蹲着一只小鸟注视着我们大门的方向。我没在意。过了几天,发现大门门框上有东西,仔细一看,是一个鸟窝的雏形。原来那天那只鸟蹲那里是在考察我们门框是不是适合做窝。


这才刚开始做窝,门框上就有不少鸟屎了,多脏啊。我赶紧拿起扫把给扫干净了。以为还没完成的鸟窝既然没了,这鸟该知难而退换别的地方垒窝了。谁知,第二天早上醒来,人家又垒好了一半窝。


实在不是我不爱惜小动物。有鸟必然有鸟屎。鸟屎的腐蚀性是很强的。虽然它把窝垒在不开门的那边门框,但是想想接下来的日子头顶上可能时不时在门框上拉屎或掉屎下来,门框迟早得完蛋,而且人也可能遭鸟屎临头。于是拿大的透明胶布把整个门框给封了。之后,小鸟就换屋侧的绣球树上做了个小窝。


我以为这事就这么结束了。封门框的透明胶布久了粘性不好,被风吹得乱七八糟,我们就把它扯下来,恢复原样了。


谁知今年,鸟又来了,又垒窝。它垒一次,我们用扫把扫一次。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我们倒放了一只鞋在上面。它马上放弃了。可是第二天,又在我们进出的那个门上面的门框角落垒窝。只能再倒放一只鞋上去。这下终于不再来了。


想在门框角落做窝的鸟是知更鸟。我以为跟小鸟的战斗结束了。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这世上可是有各种各样鸟的!


有一天,我在二楼主卧卫生间听到似乎有咕咕咕的声音。我想大概是小鸟在窗户外,没怎么在意。第二天,又听到了,仔细听,不是鸟叫声,是在什么密闭空间发出的声音。我这下反应过来,完了,有鸟到房子阁楼里去了。我们房子二楼天花板和屋顶之间有个小空间,是放保温棉的。我以为小鸟在阁楼小空间里。但是没到外面屋顶去看过,不知道它怎么进去的。而且屋内也没有楼梯上阁楼,一时也查看不了。


于是我开始每天在后院观察,想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终于在某一天,我在后院看到几只乌鸦从主卧卫生间窗户口上面的一个白色的东西里面钻进钻出。我赶紧回到屋里从卫生间窗户爬出去找那个白色的东西。


原来这白色东西是房子里通风口。这是新风系统的出风口,只有当管里风往出口大力吹时,上面的盖子才会往外打开,然后跟室外空气进行置换。我站在窗口外的屋顶上,一只手扶着窗户,一只手去开出风口的盖子。这盖子不使点力气还打不开。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乌鸦是怎么进去的?用嘴啄开的吗?我在后院亲眼看到它们自由进出。而新风系统可能半天才换一次空气。它们也成精了吗?


记得小时候学过一课叫《乌鸦喝水》。我以前一直把这当寓言或童话故事看。但是现在的我相信这可能是真实发生过的。


最后我用透明胶把出风口给封住了。夏天可以开窗户换气,封了也没关系,冬天需要的时候再把胶布扯了。


这两次与小鸟交手,似乎都是我们赢了。但其实只是碰巧被我发现然后处理了。差不多同时,我们有个朋友家里也是好几只小鸟进了通风管道。他们自己根本没发现,是邻居碰巧看到告诉他们的。她家屋顶不像我们可以从窗户口爬出去,所以只能请人来驱赶并把出风口装上网,花了1300刀。莫名其妙就花了这多钱,这得多肉疼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