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亚利桑那大学的哲学系念博士。个人主页是 https://www.dingphil.com

「田园女权」恰恰是父权社会的恐惧

终于,没有一个人还可以再忽略女权了。

当然,就如同任何对社会基本结构的挑战一样,女权是以一种可憎的面目登上公共议程的舞台的。这从「女权」这个词的使用便能看出一二。扣「女权帽子」,有人竟如此说道,仿佛给歧视女性的行为扣上了女权帽子,将其定性为女权行为,就达到了批判性别歧视的目的一样——想必,女权行为,就等同于不好或不对的行为吧。

所幸,更多的人还是无法直接将「女权」用作贬义词。于是,我们便需要一些词来表示那些「像女权,但(我觉得)是坏女权」的东西。「田园女权」「极端女权」「微博女权」「女👊」「女🐶」等富于创造性的词汇即应运而生。

这些对新生事物的恐慌反应,我们都太熟悉不过了。在 2019 年的今天,首先学会网上冲浪的那一代人恐怕还没能够彻底摆脱「网瘾少年」「网瘾少女」的污名,而大多数中年人却早已忘记第一次网购时的忐忑不安。文身与穿刺依然是坏女孩的代名词,兴许现在还得加上短效避孕药和自慰玩具了。出柜仍是一件有人身风险的事,跨性别与同性恋在成百上千家医院还是可以医治的疾病。倒是电脑与 wifi 的辐射没有那么多人担心了——毕竟命可以不要,网不能不上嘛。

社会变革自然是要变革社会,深远的社会变革自然是要深远地变革社会。而我们,我们这些活在社会中的人,自然是要亲身感受到这些变革的。我们所习以为当然的社会秩序与社会规范,我们和别人的关系与相处模式,我们对自己的认识与认同,无一不是变革的对象。

社会秩序与社会规范都具有所谓的「规范性」。我们大概都见过父母告诉正在吃饭的小朋友,「没有人是像你这样拿筷子的。」小朋友有时候会感到茫然,「可我就是像这样拿筷子的呀?」。我们知道,父母「没有人是像你这样拿筷子的」的话实际上意思是「没有人应该是像你这样拿筷子的」。规范性其实是一种「应该性」。

规范性或应该性不关心事情实际上是怎么样的,而是要把事情变成「正确」的样子。这其中蕴含着一种社会权力,一种将某种理念作为正确,以之为模板去塑造世界的力量。塑造的力量最终必须落实到建材的身上,为此它必须以肉身所能体会到的方式彰示自己。这也就是说,它需要有一套执法机制,以确保世界能保持运行在正确的轨道上。就像学会正确拿筷子的小朋友会得到或口头或物质的奖励,违反了父母所制定规则的小朋友就要吃苦头一样,遵从社会秩序与社会规范的人会得到别人与社会的接纳与奖励,而胆敢违背社会秩序与社会规范的人就要被执法——以性别为例,执法措施可以轻如对轻浮女孩的鄙夷,也可以重如对失身女儿的责骂与责打,甚至是对不听话老婆的家暴与性暴力

女权要是真的挑战到了现有的社会秩序与社会规范,那么引发其强烈的抵抗就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执法机制便即刻运行起来,而其打击女权最趁手的武器便是我们。我们这些娴熟的社会人都熟谙这个社会的秩序与规范。在这些秩序与规范几十年的不懈教导下,我们很容易便会相信,女权是一群激进极端的破坏分子,一群只要权利不要义务的巨婴;女权是要扰乱我们理所当然的生活,是要将我们司空见惯的事情宣判为错误的;女权是要给这个原本稳定的社会带来波折,是要把我们从舒适的寻常生活中赶出去

这样,女权也就终于挑战到了我们。就像每个人都知道的那样,没有人乐意遭到挑战。我们义愤填膺地维护现有的社会秩序与社会规范,自发参与对女权的诋毁与攻击,却真诚地以为我们是在防止坏人——也许是蠢人——得势。想想看,要是没有女权,长期积压的社会政治问题怎么可能被揭露出来,女性的主体意识怎么可能觉醒,皇帝新衣的生活怎么就会过不下去了。可一旦那个小孩子说出了真相,原本「正常」的事就变得正常不再了。皇帝当然会无比厌恶那个说出真相的小孩子,他却再也无法回避自己没穿衣服的事实了,这恐怕是更加让他厌恶和恐惧的。

现有的社会秩序与社会规范遭到冲击,其运行开始不断失灵,那么执法机制就只有愈加疯狂地攻击感染源——这总是变革正在深入的指示标。现在,我们知道皇帝一定会做点什么了。可皇帝是要穿上衣服,还是要继续不穿衣服却逼迫我们承认他穿着衣服,我们却说不清楚。于是我们也开始感到恐惧。这是一种很特别的失控感,它是我们面临历史转折点时本能的未知感,是我们以为理所当然的生活的坍塌所带来的精神地震,是我们丧失对自己生活的掌控感时的无所适从。

实际上,失控感是一种感觉。就像有安全感并不等同于自己真的安全一样,有失控感也不等同于自己的生活真的失控。不过,我们曾经有稳定不断的掌控感供应——已知的社会秩序和社会规范。是它们曾一直在给我们撑腰,引导我们如何过做一个「正常人」,如何受到他人与社会的接纳,而不是被排斥在外。当现有的社会秩序与社会规范被扰乱,我们也就不能指望它们给我们撑腰了。

我们的骨子里是排斥风险的。这次高考虽然没发挥好,但还是考上了一本,要是复读重考,说不定连一本都考不上了。类似地,现在至少还有最多 (!) 15% 的女生能够念警察学院,被你们女权这样一闹,要是一个都没有了怎么办;现在我和我女朋友的卧室时光还都和和睦睦的,被你们女权这样一闹,她要是也学会诬告我了怎么办!

很少有人会以双臂拥抱变革,特别是在变革存在未知风险的时候。但我们每个人心里都多少明白,顽固不化、抗拒变革总是不明智的。要真正地确保变革能安全平稳地发生,要重新获得对自己生活的掌控感,最聪明的做法当然反而是要亲身成为变革的一部分,去公共讨论中用自己的理念来塑造这场变革的方向。如果你对如今女权的状况有所担心,那就做一个女权主义者去改善它吧。如果你认为女权有地方做得不对,那就做一个女权主义者去改正它吧。

只要当女权真的挑战到了我们每一个人,逼迫我们走出习以为常的舒适生活,使我们不得不直面过去曾闭一只眼就能逃避的严峻社会问题,女权才算戳中了这个父权社会的痛处。而只要当女权真正构成了对父权制的威胁,「田园女权」似的攻击才会接踵而至。

不如就请骄傲地当个田园女权吧。没有什么好退缩的,他们那是在承认你的力量和他们的恐惧呢。他们越凶狠地攻击,就表明他们越害怕、越受到威胁。他们使出浑身解数虚张声势,他们甚至要开始抓极端女权了,他们要让你以为他们随时都可以动动手指碾碎你。可那已经是他们在被火焰吞噬前最后的扑腾了,在这种时候退却才会令他们得逞呢。

女人从没真正做过这个社会的主人,男人恐怕也没有。已经等得足够久了。

女權42女性主義47
8
8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