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 篇作品累積創作 25791 
Ding

「同意」之难:「性同意」与父权制的联姻

一在本号昨天转发的《性行为中,女性有说“不”的权利吗?》一文里,作者「小吸」探讨了为什么基于同意的性行为(consensual sex)迟迟难以实现。她对此的答案是,在很多人的意识中,具有他们认为的、带有“性暗示”的行为完全可以印证一个人的性意愿,剩下的拒绝,不过是“嘴上说着不要...

Ding

「田园女权」恰恰是父权社会的恐惧

终于,没有一个人还可以再忽略女权了。当然,就如同任何对社会基本结构的挑战一样,女权是以一种可憎的面目登上公共议程的舞台的。这从「女权」这个词的使用便能看出一二。扣「女权帽子」,有人竟如此说道,仿佛给歧视女性的行为扣上了女权帽子,将其定性为女权行为,就达到了批判性别歧视的目的一样—...

Ding

理解美国的堕胎法律:不止Roe v. Wade

阿拉巴马州所谓「史上最严」反堕胎法案最近都不会实际生效——它的合宪性会立刻遭到挑战,阿拉巴马当地联邦地区法院也很快会对该法发出 temporary restraining order(临时限制令)或 preliminary injunction(初步禁令)。

Ding

男性气质,娘化危机与政治危机

娘化危机是男性气质的危机,是男人的「血性」、「勇敢」与「力量」的危机(人民日报评论 2018)。值得欣慰的是,人民日报与新华社(2018)两篇忧心娘化危机的评论已经有了诸多回应。但是,目前大部分回应都倾向于指出男性气质在社会与文化维度上的危害。

Ding

米兔的证言与诬告

根据「郭力尼安」(2018) 的归纳,迄今针对「米兔有可能误伤无辜」的反驳有以下三种:误伤绝少发生;为了鼓励女性发声,应该相信她们;男性本身处于优势地位,也有话语权。即便真的误伤,当事人也可以通过自己发声获得澄清(误伤代价小)。

19
Ding

强奸、性别制度与社会权力

强奸是社会权力的行使,只把强奸看作性的满足和/或个人道德的沦丧,则不能在更深层次看到性别制度的不正义和性别间权力关系的不平等。如果某社会的性别制度是正义的,那么性骚扰/性侵害确实只应该从某些具体的人身上找原因,是TA们自己道德的缺失导致了性骚扰/性侵害。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