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气鹅

2+2=4

当我说我在摸鱼的时候我到底在干什么(1)

發布於

1.

刚听了最新一期的随机波动,这一期的嘉宾是历史学家罗新老师。虽然我一直以历史白痴自居,但是这一次又对历史产生了点(短暂的?)兴趣。

如果要我来说,仅仅是主题的那一句话所具有的启发性就已经只得深思了。

「生动的现实帮我们认识生动的过去。」

我是一个记忆力不算太好的人,更擅长理解抽象的道理而不是比较细节。以往人生经验里,所谓「历史好」的人,大多不过是擅长背诵维基百科来炫耀自己的记忆里罢了,除此之外我并没有觉得有其他意义。

用过去发生的事情佐证当下想说明的道理,在我看来和写议论文引用名言,穿插名人的事例,都是一个意思——一个孤例或者片面的观点,只能说明某种可能性的存在。如果数学家看见如此风格的paper,肯定会彻底驳回。

但是反过来的逻辑却更好理解。这就好像为什么说要有更多亲身经历才更有理解力,就像是为什么我在10岁的时候觉得《小王子》做作之极,但是20岁的时候觉得这本书回味深远。想要看到表面文字之下的,或者是客观记录以外的,都需要很多思考。

上学的时候,历史老师说不应该用现代人的思维去评判历史人物,因为我们要理解他们当下的局限性。这种话我在当时嗤之以鼻,认为这不过又是为某些豪杰遮羞的话术罢了。但除此之外,我现在还可以进一步反驳——如果不以当下的经历来理解这些历史人物,我们还有用什么方式呢。

这并不是试图用所谓更先进文明的道德标准进行批判,而是尽可能少的对历史误读。历史当然具有对未来的意义,但是如果想让这种意义更好的体现,第一步还是应该更好的认识过去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