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明月

自由寫作者 | 冥想者 | 入門茶人

回国之前的日子 | 那些一直伴随我的「不安」

快要回中国了,那份不安一直萦绕在我身边。可能是因为我要离开这「舒适」的地方了。


宁静的时光

夜晚的墨尔本,这份安静属于每一个喜爱宁静的人。不知这份宁静的瑰礼,属于我的日子还有多久。也不知,下次何日何时,我又可沉溺于这份宁静中,思考属于我的人生。曾闻,智者喜独处,庸人怕孤独。反观自己妄想成为智者,却有被庸俗所扰。总是困于这看似相同,却天壤之别的两端之中。就好像这回国前的不安,一直烦扰在身边,让我难以静待明日晨阳的到来。

不安的新闻

看着最近的新闻,以及国内对于海外不和谐势力的呼声不断高涨的。让我有一点点惧怕,自己会因为讲错话,而成为一个犯错误的人。突然间,就会提醒自己要开始做一个「言行懂事」的人。可是,在朋友的鼓励下。我终于有勇气将自己的真实的思考,通过文字分享出来。这种矛盾让自己非常的困惑,可能是距离开澳洲的日子更近了。自己就会更倾向于做一个「哑巴」。

不安的新闻,总是会让自己对于国内产生一丝不安。每当看到一些暴力的字眼,以及斥诸武力的响应,或者一致声讨的谩骂,我都只能默默长叹一口气。特别是夜色降临之时,静静地在床上看一篇篇新闻报道,更不知这一切将何去何从。喜欢阅读历史的我,也总是会将这一切和历史相比。朋友说,不关注就不会有不安了。可我难却熟视无睹,唯有不断告诫自我,了解就好,切勿扰心,能做到的只有「尽量」。

那里的声音是听不到的

因为曾经工作的经历,我可以好好的了解我看不到的世界。在基层工作时,看到了太多令我瞠目的场景。体会到鲁迅先生所写的「怒其不幸,哀其不争」。可是,由于现实的限制,他们就是这样的价值观和做事方式,难以短时间内改变。他们在内心也在抗争,面对强权,我常听到一些离开的人说:「我在那里,真的没地方说理去」。能离开的毕竟是少数,离不开的。

前些日子一位朋友对我的工作经历给予负面的评价,着实让我为之心寒。好像,我就不该从事这样的工作。有机会我也愿意分享我在体制内曾经的工作。在其看来,我的言行也会被冠上「假」「大」「空」的帽子。不由心想,若我善于此,还会离开这挤破独木桥一般的工作吗?我还会选择新的生活,到墨尔本读书吗?当时冒着很大的压力离开,无非是渴望遵守自己内心不可玷污的准则。选择离开,便是对自己良心最好的回应,因为我不想继续不断地制造「谎言」。

做一个有思想的人?

要回去了,是不是可以继续做一个有思想的人呢?在文字的世界,我真的很感谢在澳洲遇上的两个人。一位就是之前文章写到的心水老师,他是澳洲华文作家协会的发起人和秘书长。可能他在澳洲本土华人世界很有影响力。是他鼓励我,好好读书,好好用文字,以后造福他人,造福社会。

以及,上文提到的一位朋友,我曾经期待他对华人世界做出贡献,可是他让我明白了什么是随缘而努力的人,姑且暂时喊他「大胡子」吧(因为他是一个爱留胡子的人,虽然比我小很多)。他也是一个很有耐心、很绅士的人,却好像孙悟空,但是文绉绉的。几次鼓励我用文字记录下我的思考和故事。曾经,我无法迈过去的门槛是,我感觉自己的文字有点平庸,连参考文献都没有。而且很怕在网上被骂,但是比起他跟我分享的那份信念,感觉这都是细枝末节之事,不足忧虑。现在明白了,独立的思考,站在弱势群体的角度,希望对社会长期有益的初衷,这将成为给予我、安置于我内心的不竭动力。

未来会如何?

做一个努力挣钱的商人呢?这样会不会很辛苦,会不会很累 额。一个有思想的人呢,会不会想没了头发。想到回国,可能有些文章不便发表,在想要不要两个星期,或者一个月到境外发出来。我发现,我身边怎么这么多聪明的朋友。

佛家有高人曾说:「何时何能,吾方可,不念过去,不畏将来」。现阶段,我尚难以完全不畏将来。唯有详加计划,冷静思考,才会安心步履宁静。上帝也许也为我们安排好了一切。曾经,我们所创下的业力,也如影伴随于人生的脚步。只恐怕,稚气多余的我,尚需耐心修炼。既已知晓圣贤之道,唯有如理作意,方可成事自然。

写到这里,自己内心的那份不安,似乎缓解良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