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决定坚定

破天荒老爸給我買披薩

我還只是隨口一說。而且當時他開門非要問我晚上吃什麼,打擾我思考,很不高興,立馬說那你去買蔬菜披薩吧!因為知道他肯定不會去買,他舍不得花錢。也算是故意激怒他吧,我真不喜歡被偷窺監視的感覺。萬萬沒想到,他真的買回來了,並且在那裡等了半小時!讓我很感動,但我絕對不會表現出來的,好的,他成功地讓我更加有羞愧感了…

有个類似成功學的說法,一流父母怎麼招,二流父母那麼招,三流父母做保姆,剩下的都算不入流父母。父母一點兒不忌諱說是我的“保姆”,餵飽我為主,他們認為這是愛我,卻也讓我感受到他們就是認為我是需要被伺候的,彷彿他們就需要把我放高位,才會更自然地所謂地伺候。也許上輩子的劇情影響吧。很神奇,在家冥想打坐保持平靜,不和父母交流,也能對他們有正面能量的影響。即便有父母做飯餵養,我吃的很簡單也不多,還是希望盡快有獨自的修行生活。他們也許能感覺到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