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dajing0820
30追蹤者0追蹤中
創作了 124 篇作品累積創作 60643 
大京Dajing

又会有一波驱赶中端人口的由头了吗?

出入证是下来了,今儿有开始登记身份证了,老妈说所里每户人的身份证号,手机号也会报给社区,她反正是特别支持这种工作,一个劲儿夸人家辛苦了。她也说估计是为了统计外地人租房的人,我就想起来看过一篇文章说北京也准备驱赶中端人口,租得起北京街道社区里的房子的外地人,应该都算中端人口吧,现在...

1
大京Dajing

情人节房间大扫除

喜欢干净、规整的空间。现在喜欢地面是纯白色的,12月就买好了足量的白贴纸,但是,可是迟迟都没弄。估计是对改造房间的劳动有点儿阴影,主要原因不是因为琐碎的劳动,是之前会在劳动时候走神,想到那些带给我伤痛的ex们,那最近的就是Sonya了,非常同情心疼她的经历,为她付出力所能及的能量...

1
大京Dajing

声音变低了点儿

在老妈很爱和我说话这点上也可以感觉得出,当然也可能是我爱说话了,喜欢感觉到声音是从喉结里出来的,好共振啊。老妈很喜欢我的阳刚之气,她果然是钢铁直女!老爸感冒了,他进行自我隔离,分开吃饭,单独碗筷,他一般就在自己房间看手机,没人让他要这么做,他还强调他是普通感冒。

大京Dajing

继续理解爱

不是去解释爱,下定义爱。而是打开思想,智慧地去理解爱。以往总是困在惯性依赖的情感之中,在不认为那是爱同时认为那就是爱的纠结情绪中,当意识到依赖上瘾自虐似的怎么可能是爱呢!一股子感慨感动的情绪也上来了,热泪盈眶。那些句子早就听到,看到过,也认同,就差没有真切地体会过,所以当真的深入...

大京Dajing

出入证

老爸说干休所里的出入证正在制作中,要出门必须带着。老妈补充,非典时候也这样。我一边感慨要有出入证了,一边说完全不记得非典时候也这样。问了丝丝,她在门头沟早就开始登记出入了,没证但必须出入登记。脑子里冒出的历史就是发良民证的时代,呵呵呵呵。感觉时间过的很快,还希望更快点儿。

3
大京Dajing

梦解决问题

隔离期间,反思自身。因为我总在“等”、“找”the one,所以就从以往的的关系里入手。写下的有控制欲?但认同的信念是谁也无法控制谁,尤其还是在情爱关系里,何况都去爱了。划掉。占有欲是有,会生成出嫉妒欲,期待欲,还有一定程度的逃避欲,逃避到过去里的经验中,感到自欺欺人,挺没劲的。

大京Dajing

魔幻现实的。。。

每天基本上都会和丝丝联系,没疫情的时候,她发我各种段子,也不知道她都从哪看来的,我就假装评论回复。现在传染病来了,她每天发我疫情的小视频,期间她还被微信封号了,因在某个粉红群里理性发言被举报了。我和她最大的共识时这就是一出魔幻现实的戏。当然也都相信传染病毒很快会加入和人类共生的状态之中,就像每年的流感一样。

大京Dajing

散步晒太阳

早上还飘着细雪花,我出门散步的时候基本上雪都化了。我的口罩是电动的那种,也被别人说是高级口罩,是为了防雾霾的,我戴那种松紧带的脸上会留下深深的印子,因为我会弄的很紧,生怕漏缝那就白戴了。电动口罩硅胶密封还行,至少没再我的鼻梁有生疼之感。一直也备着N95的口罩,打扫卫生给嘿嘿刷毛时...

大京Dajing

要出门!

内向的人是可以宅很久,但我还是决定要出门去多感受,甚至去旅行。我意识到了,不该选择仿佛是封闭的生活。我喜欢去认识新的朋友,交朋友,虽然我还遇到什么真正的朋友吧,哈哈哈哈,我挺喜欢和直女交朋友,从小到大也是和女生玩在一起,哪怕是她们利用我之类的吧,还是会喜欢和她们玩儿,是不太信任男性吗?

大京Dajing

身体变化了

不得不感慨,原来遗精和月经差不多,但前者完全没任何预感。脸上的皮肤变糙了,一摸便知。眉毛更浓黑了,眼睫毛也变浓密了,尤其是下眼睫毛。喉结好像又缩小了?四肢上没觉得毛变长了。声音没什么变化,下面按某跨兄弟的话就是jj发育中,其实就是阴蒂最后变成mini阴茎的样子,额,真成那样的话,未来我会想手术切掉它,改造身体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