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决定坚定

四天五夜龍慶峽避暑剪片幹活兒

發布於
疊化的重山

延慶對我來說已經很陌生了,就連以前在這裡住過的部隊都陌生了,甚至我都不記得曾經在這裡上學時候班裡的同學說話有沒有延慶口音了……龍慶峽小時候老爸開公家車帶著老去,記憶深刻就是參觀鬼洞,裡面有滿清十大酷刑之類的主題,不過也早就沒有了。

老年朋友在龍慶峽旁邊的村子長租了个農家小院,避暑用,按她自己話就是非常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我是不知道什麼該是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覺得想自己怎麼招活就怎麼招唄。她一般夏天都會在這個小院子工作,還各種邀請朋友來做客,她盡地主之誼。因為我是老熟人了,所以我在的話,得幫着她招待“客人”,年輕嘛,尤其睾酮疗愈中當个壯勞力還是可以吧,哈哈哈。

这次帮着剪的片子,还是两年前去柬埔寨拍的素材。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三天奋战,可算剪出来了,她满意的了!之所以要强调她满意,因为她是导演,我是剪辑。等她给项目组的教授们看看什么结果吧。

湖里洗澡了

北京现在也有“梅雨季节”了吗!接连下雨,延庆还下了冰雹,且基本每天都下陣雨、太陽雨,我還欣賞到了雙彩虹和閃電雲。跟著去湖裡游泳吧,做了那麼多心理建設,還是不行啊,下水就莫名恐懼!然後就生自己的氣……還是老老實實游泳池裡學會吧。冰雹砸掉了一個路邊的監控器,我給撿了,特激情想做個裝置作品,現在都在準備做了,嘻嘻嘻。老年朋友害怕,害怕不可抗力勢力來找她麻煩,可以理解,何況經歷過“與人斗其樂無窮”的階段。

不在家幾天,老媽發消息嘿嘿照片,小破貓好像瘦了,回來一看,果然瘦了。看來我不在家,就是它減肥的良方。至于他们夫妻关系,一触即发(飙)的说话方式,那说明这几天关系不太好了呗。老媽也又來那些台詞,我支持你們這樣不結婚的,就不要去結婚伺候男人,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巴拉巴拉。這就是絕大多數華人異性戀女的固有觀念吧,結婚就是要伺候丈夫,成為附庸?!慘死了。

提到直女,現在意識到直女的性欲望不亞於生理男性啊,去的路上在地鐵裡遇到女的想用她的胸蹭我的胳膊的,不再犯傻認為她們的乳房曾和我一樣是沒有感覺的,畢竟我曾那麼厭惡第二性征以及壓抑身體的感受,論鐵t是如何煉成的……她就是在表達她的慾望呢!不好意思,大京無法接受陌生女的“撩撥騷擾”,無法接受任何人這種方式的撩撥挑逗。也想起來曾某小个子女權小伙伴总用她的小手輕撫我的脖子,我曾會以為是朋友哥們兒之間的嬉戲打鬧,大叫你小手撩撥這招式太逗了,可見當初大京太沒智慧!也想到曾經的某同運小伙伴自曝地鐵上看到個有感覺的男的,就去拿自己的大胸蹭對方,好像被罵了,讓她也覺得很刺激……慾望之大,无奇不有。呵呵呵。

今天回北京,最大的話題就是天氣預報午夜的暴雨以及接下來一周都下雨,都等着呢。還有歐洲杯決賽,老年朋友會熬夜看,她希望英格蘭贏。我得好好休息休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