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anus

影劇分享/議題探討/情感抒發/生活瑣事 用影劇探討議題 期許自己能夠成為一個用心感受生活的人

《我是卡爾》——極右派崛起與歐洲燒不完的難民議題

《我是卡爾》是一部德國出品的劇情電影,講述女主角Maxi的母親在柏林一場恐攻事件喪生,而這一切似乎都呼應著正在崛起的保守派勢力。一名熱心提供幫助的男子Karl,看似非常能理解她的遭遇,兩人很快地熟絡了起來,然而一切似乎並非想像中那般夢幻……

難民的氾濫是歐洲各國咎由自取?

    電影的一開始,是一名德國婦人拿著手持鏡頭,訴說著一名他們的阿拉伯裔難民朋友Yusuf目前人在匈牙利,結果在一次的造訪過後,夫婦兩人決定協助Yusuf偷渡回德國,在通過了警方盤查,越過邊境後,只見Yusuf一副不敢置信的跪倒在地,歡慶自己已經來到德國這個自由的新世界。


    而這名婦人,便是女主角Maxi的母親。


    幾年後,Maxi的父親在出門前替鄰居老太太簽收包裹,不料,裡面裝的卻是一顆炸彈,在家的Maxi母親和兩位雙胞胎弟弟命喪於自家住宅中。新聞在事發過後旋即以「伊斯蘭主義恐攻」等字樣大肆報導,國內一波反難民浪潮於是又興起。這樣的諷刺開場好似在說明Maxi的父母對難民好友敞開心胸,在人眼底下卻成了伊斯蘭主義的受害者,某種程度來說,還真有點諷刺。更甚者可能也會認為,Maxi一家淪落到惹此下場實為咎由自取。

    本片的背景主要發生在兩個國家——德國與法國,語言以德語為主,法語與英語為輔,而原文片名為Je suis Karl(法語:我是卡爾)即揭示了法國在本片當中也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事實上,難民議題在德法兩國的延燒的確在歐洲各國中是最盛的。根據聯合國難民署在2018年的統計,德法庇護申請人數在歐洲變便佔了冠亞軍,總人數逾30萬人。歐洲在中東和北非等伊斯蘭國家當中,著實為申請庇護的首選。自2010阿拉伯之春後,湧往歐洲的阿拉伯裔難民成了歐洲大陸的社會問題,這樣的問題一直持續到現今,尤其是在塔利班攻佔阿富汗後,難民潮勢必又會在歐洲掀起一股熱浪,在德國境內的充滿著不小的討論聲量。


難民的目的地只是另一個無法保證有好生活過的新社會?

    說到德國,很多人應該會意識到,這個國家就是在歐陸上,對於難民問題最懷柔的國家。在梅克爾決定敞開國門收容大量難民,或許是期許新的勞動力能夠帶動國內經濟,或是認為身為歐盟的火車頭,理應帶頭實現人權。德國在二戰過後的聲名狼藉,或許德國在難民議題寬容處理,也能夠重新向國際塑造一種,德國是包容多元的形象。當然,不是人人會對這美好的想像買單。

    難民的湧入,雖然為市場注入新的勞動人口,卻也壓縮了本國人的工作機會。政府對難民的福利政策,也讓許多本國人不甚理解。若是一名難民為單身成年人,每個月最高可獲得359歐元(約11600新台幣),非常接近德國人可領的社會救助金上限399歐元(約12890新台幣),使得政府必須不斷擴增預算與福利支出,無意也擠壓到了德國本國人的福利。而我認為最嚴重的問題是,雙方對於彼此的不了解。難民來到德國,想當然要花上一段時間融入德國社會。雖然德國當局大約只要花4-5個月審核,庇護申請確認後能換來3年的居留許可,但融入一個完全得新環境,很多時候並不是幾年的時間能夠處理妥當了。難民必須熟悉當地語言、文化,甚至要學會理解並尊重不同的社會結構與價值觀。相反地,對於德國人也是如此,若是人民還沒準備好迎接難民的到來,也會因為不理解而引發許多類似歧視等社會議題。

    那麼,在歷經那麼多年後,德國已經是個適合難民生存的社會了嗎?雖然在歐州各國中,德國的確是許多難民的目的地,但對於難民們來說,仍然無法確保德國就是難民的天堂,許多美好的想像也不會實際發生。


難民議題成了極右派竄升的火苗?

    德國境內對於難民議題的正義,讓國內保守的極右派又興起,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極為德國的另類選擇黨(AFD)。該政黨為2013年於柏林成立,對於難民的議題上,另類選擇黨針對容納難民提出了相當的標準,包括繳交社會保險,否則難民就不該被納進德國的社會保障系統。另類選擇黨甚至特別表達了對伊斯蘭社會的不滿與反彈,主張伊斯蘭文化與德國自身的價值並不相符,因此也提出拒絕接收伊斯蘭難民,對於整個伊斯蘭社會採取非常敵對的態度。

    另類選擇黨不只在難民議題上充分顯現出它的極右派思想,也同時在許多歐洲與全球化的議題上軋上一角。例如反歐盟、反歐元等聲浪在德國境內也是引領著這股向右新勢力。

    而這樣的激進思想,被許多人批評為新納粹主義,偏激的國族主義也會壓縮國內的多元性,甚至無法尊重與自身不相同的人。然而,這樣的想法卻也同時煽動了許多選民。在2013年創黨之初,便有近四分之一的選民表態可能會投票支持該政黨,且要求德國退出歐元區。這些人民認為,德國對於其他歐盟會員國的紓困,導致國內的基本設施品質下滑,也有一些東德人民對於經濟的改革不滿而支持該黨。雖然在2013的大選,另類選擇黨僅拿下4.7%的投票百分比,未能在國會中拿下席位,不過在之後2017年便以12.6%的投票百分比在709席中掙下94席,也在今年的大選以10.3%在735席中佔得83席。

    我認為,或許這樣的激進政黨較難在國會或是選民中間攀升至大黨的地位,特別是德國在戰後的選舉制度難以再讓一兩個大黨專政,因此在聯合政黨中,鮮少會有政黨願意與類似另類選擇黨這樣的極端份子組閣。但是,這樣的聲勢崛起,何嘗不是提醒著,國內某些政策方向需要改變了呢?


    《我是卡爾》以一種非常「德式」的做法,直搗了難民與國族主義的議題。呈現手放上,在殘酷且兩難的社會議題毫不加以掩飾,幾乎是以極為赤裸且令人心寒的方式告訴大家,這就是德國,或是整個歐洲正在發生的事。

    飾演Maxi的女主角為飾演《生物駭客》的Luna Welder,一名外表看似堅強,但卻在喪母後難以面對社會,深怕傷疤會被一道道無情地揭開,其與Karl的相遇與發展更是令人感到難以名狀的苦悶,逼迫一名受社會議題捲入的女孩接受社會的冷酷,也讓受害者的默默含冤,無法傾訴。


參考資料:


2018年歐洲庇護申請人數前十名國家

https://pride.stpi.narl.org.tw/index/graph-world/detail/4b1141ad6d698d03016d6c65a16d1cef


鍾志明. (2015). 德國處理難民問題之政策分析. Review of Global Politics52, 11–16.


德國另類選擇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德國另類選擇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