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2 articlesIn total 25520 words

回顧2022年:在語言的縫隙尋找身體感

CIDAL嚴毅昇

「Ahowiday ko palemed no liteng, anini a romi’ad a dihay ko tama’ ita.」意思是「感謝祖靈賜福,今天我們有很多獵物收獲。」

3

卡帶童年:都原的經驗斷裂

CIDAL嚴毅昇

記得有一次聚會上,那是個各族人、年齡層與不同職業人士的聚會,晚餐後,大家一起唱歌,美族人的大哥哼了幾句族語問我:「這個你會不會唱?」我很疑惑思考這首我好像沒學過,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他,他便開始自己唱族語歌,我在旁邊半哼半學,有些同齡人或小我幾歲的妹妹唱得很快樂,在那樣的場合我總是既快樂又尷尬。

3

Diss制度不必靠台大:台灣嘻哈精神去了哪?

CIDAL嚴毅昇

台灣的饒舌跟國外一樣沒有比以前不陽剛,但會用力批判社會議題的真的在慢慢變少,像是楊舒雅的〈華康少女體內份子〉,變流行、搞笑、耍狠的很多,但也看到歌與詩的結合的活動開始找饒舌歌手,像去年的台北詩歌節老莫就帶著他的後輩一起上台表演,從詩改編的饒舌歌。生態在改變,適應在轉變,何止60秒的問題,你問嘻哈是什麼精神,也只能聽歌感受,很多人不會直接告訴你答案。

2

#不連貫日記 誤入書叢的識貨書蟲

CIDAL嚴毅昇

#1月5日 中午和朋友在台電大樓站附近一家印度咖喱店吃飯。Masala House香料館吃完飯後想說離晚上的活動還有一段時間,就蹤跟著友人亂走。(欸不是,警察來了)我們走到一家二手書店前,很眼熟的這條路,以前有走過,繼續走會經過茉莉二手書店,連到大安森林公園附近。

2

雜談:讀《真實的叩問》:電影製造的勵志取向與真實想像

CIDAL嚴毅昇

2011年,魏德聖《賽德克‧巴萊》這部在台灣被稱為史詩電影的巨作上映之後,許多關於原住民族的故事電影、戲劇也越見露出,卻也形成一種詮釋權與不少製作元素使用粗糙的問題。不僅不能只看影劇敘事的本身,還得去觀察其相關的社會現象,而相關得獎的影劇亦經常被說是因為政治正確而獲獎,或者被說是...

1

雜談:詩刊結社見聞&創作的時時刻刻#未竟,虛構一部詩刊

CIDAL嚴毅昇

做一種詩與載體之間主體的轉換,而讀者讀與不讀也好,在那個 #tag 記號中,可以連結至我們所有將要書寫的實驗作,寫一些未完成的詩、碎片,宛如生命之所以未竟。

2

「山,可不可以再吟唱到天亮就好」——側寫獵人學校青年書寫工作坊

CIDAL嚴毅昇

「編織」在許多原住民文學創作者的書寫中,有意無意地成為一種共感的連結,不僅是從文學上被連結,也在社會關係網絡上,成為建構自我的力量,人生面對諸多的不可以與挫折,都是文學可以長出來的所在。

5

你的diss不是你的diss,炎上還是潤下?

CIDAL嚴毅昇

脫口秀演出時的笑話段子是社會要有素養去承擔和明瞭族群傷痕的知識背景,而且有足夠的支持體系可以療癒傷痛,是從反諷的角度,挑動階級、族群、性別⋯⋯等等社會問題,而不是單純的叫罵、羞辱一個人,來獲得那種支配慾、語言權力的快感,不是為了嘲笑、訕笑這種低階層的抒發,那不是單口藝術,只是在合理化語言侵犯。

2

「裏」中之外,陰影中尚存的刺點——讀《原住民族與二二八展覽史料專輯》

CIDAL嚴毅昇

族群為國家內裏,政府必須重視「族群的傷,歷史會記住。」若國家無法比原住民族更勇敢的處理歷史深層問題,民主精神的發展必然會面臨窘境。社會必須鼓勵實踐轉型,積極解析被隱蔽的不義,所謂正義才會開始趨近於真相。

2

#走山日記 大棟山縱走▲ → 大同山▲

CIDAL嚴毅昇

#走山日記 大棟山縱走▲ → 大同山▲ 那座山已經改變了。「日子一天天穿過你的雙眼, 你對一切還是感到抱歉, 轉身闖入另一個夜」——〈台北流浪指南〉*傷心欲絕 早晨五點略過幾分,眼睛張開,感覺還太早了,像夢的山爬了一半。懶一陣子在床上滑著手機,據說5月第二個星期日是母親節...

2

雜談:等等我打起來­­──與友人Temu思考原住民文學

CIDAL嚴毅昇

強勢語言給我們的框架,就像一些原住民族文學前輩正在做的「破除文體」框架的問題,保持語言的活潑性,也讓我一直在思考「詩觀」的建構不斷圍繞在「華語作家」的論戰體系之間,當我們學習到太多漢人創作者的思維之後,怎麼去看待其他原住民族作家的文學,我們也要有自己的一套「詩學理路」,但不是從中國、台灣那些漢文化的治學方法去看待自族的文學書寫。

4

書寫與自省之間的自然生產--《沒口之河》講座對談小筆記

CIDAL嚴毅昇

知本濕地經歷族人的田園開墾、政府徵收、商人開發停擺,以致荒野漫草中長出了河流。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