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29 

另一个角度的任意胡绉

黑眼睛

我们为什么要 学历史,是为了更好的预知未来。我们永远索探不到历史真相但我们可以永远的无限接近历史的真相。在讲故事之前,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苏东坡。在王荆公推行新法的时,东坡说新法不好,结果被贬了。而新法推翻后,司马光把东坡当成自己人又调回来了,东坡说旧法还不如新法好,结果又被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