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仔教練

我是一名嚴重視障的腦癌康復人士,也是2018年香港十大再生勇士,我更是一名國際教練協會(IAC)的認證精粹教練,喜歡coaching,演講和寫作,期望在這個平台接觸更多有緣人!分享生活和教練經歷!

發布於


自七月以來,智慧齒已經出血兩個多月,父母的經驗療法‘【“‘、藥房的消炎藥、網絡上的各種偏方、香港醫學會基金贊助的牙醫車以及私人牙醫都試過了,仍然無法治愈出血的問題。往往因為出血的問題而半夜三點甚至更早的時間醒來便無法入睡,確實覺得累,感到無奈與挫敗……但最累的,其實是我的父母。


因為自己的身體特質和命運特質,即使是一簡單手術,父母總會擔心我的情況。即使昨天已和牙醫商討了相關程序,他們仍會期望手術以外,還有其他的選擇。早上告訴母親打算預約的時間時,她卻大聲說道:「你試試用蘆薈敷在出血的位置上再決定吧!」當我表示會嘗試之餘仍想繼續進行拔牙程序時,母親變得哽咽,「我上網看了很多資料,並非人人適合拔牙的!我很擔心你懂不懂!」其實,母親的生活除了和父親的工作及家庭的家務活外,仍有宗教上的「功課與祈福」,已經讓她從早上五點忙到晚上十一二點,聽著那哽咽的聲音,看著那模糊雙眼中的母親仿佛在用手臂麻掉眼淚,,我開始覺得心疼,二十六年來,父母也從未放心我的生命!「你在網上看的資料我都看過,放心吧!你幫我念經就好了!」我嘗試讓母親放心,她卻沉默地做家務……


量個多月以來,都不知道父母被我半夜吐血吵醒多少次,儘管每次過後都會清洗洗面盆,父親總會知曉我流的血液是多是少,,父母間的通報機制也在今天展現無遺,,「流的血多不多?」‘、「肯不肯用蘆薈?」、「真的要拔牙?」就是整個對話的核心,擋我覺得這兩個多月的經歷讓我「抗疫疲勞」時,又同時察覺,有這樣的父母是我前輩子修來的福氣!


剩下的,是保持好心態,積極面對這一切,雙手合十,願血能停下,讓父母放心下來!

#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 #謝謝父母 #小片段大發現 #張賜豪教練 #豪仔教練 #生活隨筆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