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仔教練

我是一名嚴重視障的腦癌康復人士,也是2018年香港十大再生勇士,我更是一名國際教練協會(IAC)的認證精粹教練,喜歡coaching,演講和寫作,期望在這個平台接觸更多有緣人!分享生活和教練經歷!

命運

發布於

其實,我接受自己這一種不斷做手術的命運,只是無奈這種事情還要發生多少次,只是擔心自己會否失去更多的身體機能,哪怕只是一個相對簡單的腦手術,我也不想做。


一年前的六月份,一覺起來,頭的形狀不再一樣,右邊後腦頭骨凹進去了,左耳的聽力差了很多,雙腳站立時感到極大的痛楚。醫生說人造頭骨被身體吸收了,或許需要做手術了。對於這個手術,是千萬個不願意,因為不想再開腦,不想再遇上意外,而且驚喜的是,那凹進去的頭讓我的思維能力清晰了許多,突然失去視力的和瘋狂流鼻水的情況也減少了很多。一口否定了手術的方案後是這一年的觀察,無論生活和工作的感覺都是舒服的,在進步的,只是每天需要更早睡覺,每天睡覺的時間都不長,總會因凹進去的頭而痛醒。


今年的頭凹得更加厲害了,年初複診卻遇上疫情,一直幫我做手術的主診醫生因手術來不了,代診的醫生坐在兩米外叫我不要再靠近,邀請他檢查腦中的水泵時更是一口的拒絕,我心中苦笑了,,但也明白疫情下能做的只是看著電腦裡12月份的磁力共振和一月份急症室的檢查結果。


四月份的強烈耳鳴讓我聽力回覆到頭骨凹進去前的狀態,讓我歡喜若狂,聽英文變得清晰了,容易了,以為是上天的眷顧,卻又在五月九日瘋狂打噴嚏的情況後失去聽力,三個多星期失去左耳聽力讓我為教練工作感到迷茫,依然對自己說「希望在明天」仍然和三個不認識的中五學生進行了phone coaching,那失聰的聽覺讓我明白對一份工作的喜愛能讓自己感覺不到身體的缺陷,讓我更喜愛這一份堅持了五年的理想!緊急的耳鼻喉複診取得了一次磁力共振機會,讓我能與神經外科的主刀醫生見面,不知是什麼原因,聽力也慢慢恢復。


這位熟悉的醫生已經部門的顧問醫生,聽到那響亮且帶點普通話口音的聲音就感到一份安心,她連手套也不用,直接我那凹陷的後腦上,,更表示一定要做手術了,我把自己這一年的發現和經歷說了出來,只是想知道不用水泵可行嗎?不行的話維持現況可以嗎?現在的自己只是視覺比較暗,睡覺比較少,身體比較累,真的不想做這第十次的腦手術,我害怕醒來看不見光,害怕再次聽不見東西,害怕再次面對命運,不想再為思維能力差而感受煩惱,不想做不到自己喜愛的工作,我真的很害怕!醫生仍然說:疫情過後就要做了,對我的擔心一概不回應,父親說了一句:「或許手術過後會變得更好呢?給自己一點信心吧!」我知道父親內心的擔憂,只是他不曾在我面前展現,自己也明白了!


因為這一年的經歷,讓我相信希望在明天,,與其擔心不知道的事,倒不如繼續讓內心帶著希望,或許身體能變得越來越好,哪怕重新在面對這種困境,自己已經不再一樣,因為成長了,積極了,擔心不安是正常的,只要不介意傾訴,家人和朋友就是自己最好的聆聽者,又或像今天的寫作,用一個個沒有雕琢的文字抒發心情,總會遇上並肩的同行者。那混障的人生,讓我學習,讓我成長,讓我變成更好的自己!只願希望在明天,手術過後還能笑著面對命運。

#打不死的豪仔 #希望在明天 #生命教練張賜豪 #豪仔教練 #熱愛生命 #積極一點笑多一點 #十大再生勇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