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reHuang

現居美國的香港人 | Data Scientist | Climate Scientist | Musician | Writer | 想為曾經存在過的留下一點痕跡。

電影【秒速五厘米】觀後感

那是一個很簡單、淡淡哀愁的故事 — — 男主角(貴樹)和女主角(明里)分別因父親工作關係,多年來不斷轉學。兩人有所交集的只有小四至小六在東京就學的三年,但因經歷相似、同病相憐而成了相互依靠的伙伴,甚至深深喜歡了對方。兩人本打算報考同一所中學,卻因明里父親工作關係要搬到北關東的小鎮,無法如願。分別以後,兩人透過書信來往傳達思念之情,直至兩年後貴樹要搬到更遠的鹿兒島,搬家前決心要見明里一面,轉折的車程卻遭暴風雪影響而延誤,經歷重重困難兩人終於重聚,深夜中在櫻花樹下交換了初吻。

我忽然明白了這十三年來我一直所追求的一切。緊接著的瞬間,無邊的悲傷忽然來襲。明里的這種溫暖,這樣溫柔的靈魂,究竟我該帶到哪裡去?究竟我該如何面對?我全然不知。」 — — 貴樹(節錄自小說)

確認了對方的愛意,心情卻是沉重而哀傷的 — — 年紀還小的他們對抗不了宿命,即使當下深愛著對方,亦知道往後的路只會漸行漸遠,彷彿在愛情萌芽之際已知道結局。

接下來的劇情,便是講述他倆失聯後,貴樹渡過的那些年月。即使經歷了數段感情,貴樹還是沒法安頓下來,總覺得那些女孩,缺少了些什麼。

「我所需要的只有那一句話而已,但為什麼誰都不對我說呢。他知道,這種願望非常自私任性,但卻無法克制這種願望的產生。… 很久以前的某天,一個女孩對他說:貴樹,你一定沒問題的。」 — — 秒速五厘米,第三話(節錄自小說)

而在另一邊廂,準備出嫁的明里,在搬家整理物事的時候,翻出了當年沒有交給貴樹的情信,回憶起那時候嚮往貴樹的思念之情,卻已經是十五年前的事了。

我喜歡這部電影的平實。被時間和距離沖淡的愛情無力回天,教人惋惜卻又自然不過。種種細節,在鏡頭下被放大而觸動觀眾的淚腺。這一切,都呈現了愛情夢幻美好卻又易碎的特性 — — 之所以易碎,源於愛情的本質是唯一的,也是沉重的 — — 一旦認定了對方,就等同把對方放到心上獨一無二的位置,貫徹始終地以這個人為先,作出生活上的種種取捨。分隔異地,僅僅靠著疏落的書信來往溝通,環境把對方塑造成一個怎樣的人,為了守護著這一綫牽的千里姻緣,對方到底犧牲了多少,你又有幾分把握肯定?

小說裡沒有明言,但電影末段兩人零碎的生活片段,暗示了兩人是如何斷絕了連繫 — — 首先沒有回信的是貴樹,而等不到回信的明里想要去信貴樹,卻崩潰掉寫不下去(她伏在桌上那一幕),也許怕會道破了殘酷的事實,也許怕自己已成為了對方情感的負擔,總之就因為種種原因,最後失去了寄信的勇氣。那邊廂貴樹明明知道是怎麼回事,卻仍慣性地檢查著信箱,生怕遺漏了明里任何字句。為什麼貴樹要終斷聯繫,似乎是要觀眾腦內補完吧。我的理解是,貴樹早就知道這是不可能長久下去的愛情,自行終結了就不會再讓明里有所羈絆。

然而,放不下的,終究是貴樹自己。

看畢全劇,我禁不住幻想,倘若他們當初沒有肯定彼此的愛意,而把對方放在知己的位置,結局會否有所不同?畢竟,微弱的聯繫要支撐沉重的愛情,不是太過勉強了嗎?

寫到這裡,我想起N年前的劇集【十月初五的月光】的主題曲(張智霖:祝君好):

寧願沒擁抱 共你可到老
任由你來去自如
在我心底仍愛慕

留白,可能是把沒有結果的愛情保存在最美一刻的方法吧。

(原文寫於 2018/7/22)

P. S. 此電影的英文名和副題為:5 Centimeters per second -- a chain of short stories about their distance. 基本上,已經交代了電影裡的情節。

祝君好 錄音(唱:張智霖)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