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庫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成立的初衷,是希望將台灣社會中被主流媒體忽略或扭曲的公民行動,以影音形式紀錄下來。十年來,公庫已累積超過3千餘則影音紀錄。我們期望這些紀錄是各界查詢與理解社會事實的管道,因此亦採CC授權作為公共資源。 我們相信,另類媒體的獨立與公共性 須透過群眾認同、涓滴集資才能真正達成 ◈捐款挺公庫:https://donation.civilmedia.tw/

移工大遊行爭勞權 500多人上街籲自由轉換雇主

發布於
1月16日下午,台灣移工聯盟(MENT)發起第十屆移工大遊行「我要自由轉換」,訴求廢除《就業服務法》第53條第4項「禁止移工自由轉換雇主」的規定。遊行約有5、600人參與,隊伍下午1點自台北車站出發,途經民進黨部,最終抵達勞動部。

文/公庫記者吳容璟、洪育增

遊行隊伍中,多名移工扛著泰文、越南文、菲律賓文、印尼文等各式語言的《就服法》條文大型道具,象徵藍領移工被法律條文綁住、無法喘息。隊伍遊行在民進黨部拉起黑布並罩住移工,象徵移工受到台灣政府各式政令限制,導致自由、人權、勞權等深受其害。再由移工扯掉黑布並高舉親手刻製的版畫作品「FREEDOM」布條,象徵期盼獲得自由。

主辦單位也在終點站勞動部搭建台灣「國門」,象徵移工入境抵達台灣。國門四周以竹片搭建圍籬,並拉起「藍領移工禁止轉換」等布條,形同移工受到法令限制等禁錮。同時國門兩側工作人員手持酒精消毒器為移工「消毒」,意指抵達台灣的移工皆「乾淨健康」,藉以反諷台灣政府明文要求外籍移工每年進行各式健康檢查,看似為移工考量,實則隱含歧視。

遊行活動最後,群眾推倒圍籬,期盼終能迎來轉換雇主的自由。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指出,從2013年第一屆移工大遊行開始,勞團提出五項訴求,包括:廢除私人仲介、政府對政府直接聘僱、家務工勞動條件保障、廢除移工聘僱年限以及移工得自由轉換雇主,如今五項訴求皆未完整解決。他指出,移工從事台灣人不願意做的工作,包括:低薪、長工時、高風險等狀況,如今法令不讓移工自由轉換雇主,他痛批政府政策考量皆以台灣人為優先,無視基層移工的處境與困難。

多名移工扛著泰文、越南文、菲律賓文、印尼文等各式語言的《就服法》條文大型道具,象徵藍領移工被法律條文綁住、無法喘息。
主辦單位也在終點站勞動部搭建台灣「國門」,象徵移工入境抵達台灣。

台灣人可以換雇主 移工為何不行?

「為什麼我們跟台灣人不一樣?」來自印尼的看護工Fajar說,台灣人要換雇主很簡單,但移工卻沒有自由轉換雇主的權利。以看護工為例,24小時都要照顧阿嬤阿公,如果他們晚上不睡覺看護工也不能休息,除了沒有休假,月薪也只有一萬七,自然會想要換待遇比較好的雇主或工作。

尤其遊行開始前,台灣失能者家庭暨看護雇主國際協會也召開線上記者會,反對勞團提出「移工自由轉換雇主」的訴求。雇主協會認為,一旦讓移工自由轉換雇主,恐將造成勞動力秩序失衡,並影響重症與失能患者相關照護。

對此移工團體也重申,重症者的照顧需求是台灣長照體系必須面對的問題

過往30年因政府政策不明,由移工肩負台灣的長照工作。然而家務移工未獲勞動法令保障、沒有基本工資、工時上限以及固定休假等,惡劣的勞動環境與條件才是家務移工想轉換雇主的主因。移工團體認為政府應扛起長照責任,並將家務移工整合至政府長照體系內,由機構聘僱並調派人力到有需求的長照家庭,更能兼顧勞動條件與照顧品質。

移工高舉親手刻製的版畫作品「FREEDOM」布條,象徵期盼獲得自由。

天主教會新竹教區移民移工服務中心主任劉曉櫻表示,能夠自由轉換雇主是勞工的基本權利,也是有別於「奴工」與「強迫勞動」的關鍵,而在台藍領移工每3年的契約期間卻被禁止自由轉換雇主,除了雇主或被看護者死亡、移民、雇主關廠等,移工才可依法轉換,形同「當代奴工」。

劉曉櫻批評,自1992年《就服法》立法以來的30年間,台灣政府已政黨輪替三次。而舉著「自由、人權、進步」大旗、即將執政六年的蔡英文政府,卻仍用這種落後、不合時宜的規定禁錮68萬名藍領移工,希望政府能廢除《就服法》第53條第4項,讓藍領移工能擁有和白領移工、本地勞工一樣,能依照自己意願與需求選擇雇主的權利,而這也是提升整體勞動權益的關鍵。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施逸翔提到,所有藍領移工都面臨艱難的選擇,如果想當合法移工,就必須受困於奴隸般的制度底下,若是逕自轉換雇主就成為「逃跑外勞」,必須面對被遣返、被警察追捕,甚至如同過去阮國非案被警察開槍的風險。施逸翔批評:「為何白領移工、本國勞工都不用面對這種抉擇與處境?」他認為這就是赤裸裸的歧視。

移工處境誰瞭解?  移工親自站上街頭爭勞權

遊行活動中,更有印尼移工樂團Southern Riot現場演出。團隊成員同時也是南台灣的漁工,他們唱著自創曲目並帶著群眾高喊歌詞「亂七八糟」,藉以傳達對現行體制、法令以及勞動部的不滿。

現場也由印尼移工Fani為首,集結10個來自台灣各地的印尼移工團體發表連署,呼籲台灣政府應盡速讓移工自由轉換雇主。他們也呼籲各國移工團結發起連署活動,讓台灣政府聽見移工的心聲。

桃園市家務工職業工會成員、菲律賓籍移工Janice Vasquez表示,來台兩年期間曾遭受長達10個月的強迫勞動,甚至被雇主要求不得休息。而當他向仲介反映問題,並表示想轉換雇主時,不僅遭到拒絕,甚至不被採信任何說法,仲介等單位僅相信雇主的說詞。長期身心靈折磨造成Janice抑鬱寡歡,他連想要請假、求助身心科門診等,也遭雇主禁止。

後來透過移工團體等協助,Janice終於順利轉換雇主,他笑著說:「很奇怪吧?政府沒有幫我們解決任何問題,反而是非營利團體幫我們解決困境。」現在的雇主給Janice固定休假時間,並讓他在工作之餘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絕不干涉。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即便只有一天休假時間,也選擇站上街頭捍衛權利。」Janice表示因為自己曾經身處深淵,瞭解無法自由轉換雇主的痛苦,也因此決定站上街頭喊話,他希望不只是自己一個人遠離深淵,也要讓其他來台移工脫離劣質的勞動環境。

印尼移工樂團Southern Riot現場演出。
歷經無法自由轉換雇主的經驗,桃園市家務工職業工會成員、菲律賓籍移工Janice Vasquez表示,自己瞭解無法自由轉換雇主的痛苦,也因此決定站上街頭喊話

面對移工不得轉換雇主的狀況,印尼籍家庭看護工Dwi Ganas Comonity感嘆:「我只是比較幸運的人,實際上有更多移工處境更糟糕。」Ganas來台工作12年,9年時間待在安養院照顧病患,3年時間擔任家庭看護工。他坦言自己的處境相對幸運,遇到很好的雇主與仲介,讓他沒有面臨太多問題。Ganas擁有固定休假時間,平時工作也只需要負責病患生活起居等,不會被雇主要求從事其餘家務工作。

Ganas說,他聽聞許多移工在惡劣的環境工作,甚至飽受虐待、想要轉換雇主卻求助無門等。「我希望自己不是唯一的『幸運』,希望其他移工朋友跟我一樣擁有這份幸運與權利。」Ganas眼裡噙著淚說著,而這也是他選擇站上街頭的原因。

【歷年遊行看這邊】

廢除私人仲介才能改革剝削  移工遊行要政府對政府直聘勞工(2019.12.08)

風雨中上街爭權益  移工大遊行籲「看見非公民」(2018.01.07)

移工遊行要求廢私人仲介制度  反對長照市場化(2017.4.30)

廢三年出國一日限制  千名移工上街籲立院修法(2016.10.03)

░░░我們深信,透過群眾的涓滴支持,才是媒體真正能夠獨立的重要碁石░░░

公庫官網其他平台群眾集資相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家務移工與基本薪資相差8,250元 移工盟:政府應補助弱勢家庭

無家可歸,無工可作: 疫情衝擊下的印度離鄉移工

肺炎困境下的移工焦慮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