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Tang

TangTang 關注跨國遷移下的生命故事和權益,喜歡下海不愛上山,博班休業死線逼進

2022移工大遊行側記之二

2022移工大遊行我見我思——遊行之外,無解的人權與醫療權益_陳翰堂

「第一線做個案真的很辛苦」,長期陪伴外籍家庭看護工的HH無奈地表示。我們聊到移工醫療健康權益時,她分享近期協助的個案情況。這位在洗腎的外籍看護工,因為三天需要洗腎一次沒法工作,暫時安置於安置中心,等待返國換腎的機會。HH說台灣行政程序已經處理完,但一直在等移工母國駐台辦事處的社福保險程序,目前一直沒有下文。「如果在國內,那個看護現在還能洗腎,換腎輪不到她。三等親來台如果發現不能移植,光是機票隔離又是一大筆開銷。但讓她返國,三天一次要洗腎,母國隔離機構能夠處理嗎?」聽著HH一連串解釋著那位看護工的無解困境。

我想起之前執行勞動部勞動衛生暨安全研究所的《外籍看護工聘僱家庭喘息服務計畫》,填寫問卷的看護工們,86%表示自己本身是家庭經濟支柱。HH說那位看護工的雇主還好願意等她治療,但實務上通常是遇到沒法等待看護工治療的雇主。畢竟讓移工去治療疾病,家中長輩照顧又該如何是好。

2022年移工大遊行,全台南北各地許多關心移工議題的組織、個人工作者上來台北參加。因此有機會和HH碰面,聊一些近況。高雄屏東的工廠移工樂團Southern Riot 前一晚便北上,準備在移工遊行上台演出。不同於2018年時候的遊行,今日參與遊行的移工和台灣人都戴著口罩,認人增加很多障礙。仍有許多熟面孔,分別是在移工領域倡議五六年的朋友,跨越勞權、藝文展演、空間權利,還有跨國城鄉觀察等面向。

移工勞權爭取還在進行中,不過移工身而為人的人權保障,卻不僅在勞動權益欠缺。

CN在遊行隊伍停在民進黨黨部時候來打招呼,已經醫院實習的她,醫學院期間和幾位學長姐一起經營醫學生的移工權益社團,現在一邊實習一邊繼續用有限時間練習印尼文。「雖然有馬來西亞的同學,可以幫忙翻譯治療內容給看護,但我想還是有了解看護工作的同鄉陪伴,比較能理解她的壓力吧!」

最近她協助一位需要四肢末梢整形重建的外籍看護工,從主治醫師到護理師大多沒法肯定,那位躺在病床無法簽名的她,能不能理解眼前一張張的中文授權書,CN找了院內另一位印尼看護,一同陪伴無法移動的那位看護,聽到主治醫師決定要切除指節保存病人生命。「我第一個反應都是那她的看護工作怎麼辦?」,但醫療專業訓練令CN在病人工作和生命間陷入兩難。

兩年一次的移工大遊行,2016的血汗長照、2018年看見非公民、2022自由轉換工作,反映著藍領移工在台灣受到的差別待遇。今年移盟與幾個台灣本地工會,用束帶捆綁起數個竹欄,留下一個「歡迎來到台灣」多語標示出入口。一旁遊行終點的勞動部拉下鐵捲門,用數個鐵欄杆圍著人行道,移盟的竹欄與勞動部的鐵欄間,警察列隊站好,留下一人通行的窄路。我從12點多就待在勞動部一側,看著遊行工作人員和警察架起彼此的圍欄。

一道一道的區隔,留下的路並不寬,慢慢下午三點多後整個空間似乎只剩下移工團體與台灣警察們。五點多遊行結束,一切便準備恢復原樣。

兩年後會不一樣嗎?台灣人與在台移工們一同經歷疫情,為了確保長照需求家庭的照顧人力,勞動部去年8月27日大幅限制移工轉換工作。受照顧者與雇主的照顧權利獲得保障了,但移工的勞動權益、醫療與健康權益,在深閉的勞動部鐵門後,有人看到了嗎?

本文已刊載於 「聽你說法律公衛平台」:https://www.facebook.com/listener.together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肺炎困境下的移工焦慮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