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lephant

電影狂

再看巴黎德州

發布於
她說他逐漸想不起他了,然後,每個男人的聲音裡都有你的聲音


前期的溫德斯真是有一雙無比的眼睛跟感性

 這是一部開場令人印象深刻,結尾稍稍遜色的電影,每次我都想不起來最後的那場戲怎麼安排

 公路電影最怕就是淪為每一場都成過場

上飛機,的幾個鏡頭交待,不只是省略,這個鏡頭組包含著一種語言的顛覆,一些(騙)觀眾的遊戲

幾個簡單你以為上飛機的鏡頭,在最後一個被推翻

 那些攝影重點是關係

你看到人物之間,母子之間,那之間的空間

那之間的一種存在感一種時代氣氛

她說他逐漸想不起他了,然後,每個男人的聲音裡都有你的聲音


 而那個對話,讓不那麼真實的關係(戲劇性的畫面),逼一股真實,一股扭曲後的文學性真實,扭曲的人際的愛情的關係,她一直沒有聽出她的聲音,而最後逐漸聽出(這不太真實)不過那對話卻勾勒出、描繪出傷害以及思念混雜的情緒。

 她說他逐漸想不起他了,然後,每個男人的聲音裡都有你的聲音──在那些聲音過去的影像一點一點浮現──裡得到慰藉;其實是極為情色的,卻是透過一種反情色的方式來實現,他先是讓夫妻關係在這個畫面重置,然後讓本來的情色裝置停擺了,然後,夫妻在過去耗盡的關係竟在這個裝置下逐漸逐漸想起、逐漸復甦,於是更深的情色被喚起了,靠著身體的隔離(影像並不),扯動動了那個彼此傷害的傷痕,內裡的體液一點點的滲出,重新修護已經撕開之處

對話被引往不同的想像維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