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曾任職於媒體,現偶爾寫作。 https://travelwithbook.com/

千年家族|兄弟

 (編輯過)
對兩兄弟而言,這些都只是因為洗不掉的基因所造成的迫害,不得不離開居住幾代的「家鄉」羅斯托夫,但對此地實在沒有太多眷戀。1920年,二十四歲的亞倫是職業小提琴手,大衛剛剛從羅斯托夫大學藥學系畢業,兩人都知道不可能再留在俄羅斯了。他們很快就說服父母帶著其他兄弟姊妹離開。

承接:團圓

關於漢娜曾祖父亞倫和其兄弟大衛的故事是耶誕節團圓在餐桌上聽來的:

亞倫和大衛是一對從俄羅斯逃到中國的猶太人兄弟。

打從他們有印象以來對於被迫接受的身份就沒太大的好感,從一百年前的1820年發生在敖德薩 (Odessa)的反猶暴動開始,他們的祖先在自己的家鄉就不段受到逼迫。

沙皇亞歷山大二世 (Alexander II)遭暗殺事件發生之後,緊接著在 1881-1884 年間大規模反猶暴動席捲烏克蘭和俄國南部……最初反猶暴動的施暴者由地方組織,有時得到政府和警方的支持。政府允許猶太人被虐待及殺害猶太並掠奪其財產。

1917 年布爾什維克革命之後的蘇聯國內戰爭期間,烏克蘭民族主義者、波蘭官員和紅軍都參與了在白俄羅斯 (Belarus)西部和波蘭加利西亞省(Galicia, 現為烏克蘭西部)的類似反猶暴動的暴力活動,在 1918 和 1920 年間殺害了數萬名的猶太人。

對兩兄弟而言,這些都只是因為洗不掉的基因所造成的迫害,不得不離開居住幾代的「家鄉」羅斯托夫,但對此地實在沒有太多眷戀。1920年,二十四歲的亞倫是職業小提琴手,大衛剛剛從羅斯托夫大學藥學系畢業,兩人都知道不可能再留在俄羅斯了。他們很快就說服父母帶著其他兄弟姊妹離開。

關於他們的逃亡路線之後再提。

在1921年初,兩兄弟已經抵達了上海(其他家人在哈爾濱),很快就融入了法租界的生活,也找到俄羅斯的猶太人社群。亞倫加入歐洲人音樂家演奏團體也教授私人小提琴課;大衛找到一間法國猶太人開的藥局工作。該年光明節他們受邀到一位賽法迪猶太人家過節,那位主人同時是藥局老闆最好的朋友,大衛見到其十八歲的女兒賽琳娜一見鐘情,透過老闆的大力讚美,一個月後女孩總算願意與大衛約會。

他們第一次約會是去看亞倫所在的樂團表演,其後又到義大利人開的餐廳用餐。賽琳娜提到自己計劃到復旦大學讀書或者回到法國完成學業,習慣了漂泊的大衛確實還沒思考過自己未來是否繼續留在中國,當時他們的生活比起在俄羅斯時更加有尊嚴,但若能到歐洲生活似乎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他的堂兄是從1918年就逃亡到了法國。

一般而言,賽法迪猶太人的社經地位較高,他們願意幫助俄羅斯的阿什肯納茲猶太人卻鮮少同意自己的女兒與他們通婚,畢竟語言、文化,甚至是宗教儀式上都有所差異。但大衛是一位受過高等教育又有企圖心的年輕人,藥局老闆雖然不忍失去一位得力的員工卻也不斷和賽琳娜的父親推薦他為最佳女婿人選。

1922年五月,中學剛畢業的賽琳娜和剛滿二十四歲的大衛在上海拉結猶太會堂*(Ohel Rachel Synagogue)舉行婚禮。七月,這對年輕的夫妻即和家人搭輪船回法國度暑假,假期後賽琳娜到史特拉斯堡大學讀書,大衛也透過岳父的幫忙在猶太區開了一間藥局,也就是恩佐舅公繼承下來的那間。

夫妻再也沒回到上海,大衛也從此也沒再見過哥哥亞倫,更在1940年斷了音訊。


註:

拉結會堂(Ohel Rachel Synagogue),又名西摩路會堂(Seymour Synagogue),是中國上海的一座塞法迪猶太人的猶太會堂,位於靜安區陝西北路500號。拉結會堂由旅居上海的地產大亨雅各布·伊利亞斯·沙遜爵士(Jacob Elias Sassoon)建於1920年,以紀念亡妻拉結·沙遜(Rachel Sassoon),位於上海公共租界西區的西摩路(今陝西北路)。1921年1月23日啟用。它是遠東規模最大的猶太會堂,也是上海現存的兩座猶太會堂之一。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日軍占領上海公共租界,拉結會堂被其占據。中國共產黨攻占上海三年後,拉結會堂再次改作他用。1994年,拉結會堂成為受保護的上海市優秀歷史建築。自1999年起,該堂在一些猶太節日期間恢復開放;而在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期間,拉結會堂曾經一度恢復了日常的禱告儀式。



同步於 個人網站方格子

猶太博物館|在巴黎的那場誤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那場誤會

Chin

可以討論創作的意義/價值 平日書寫的書評、影評、劇評 固定創作系列:在巴黎的那場誤會/千年家族

13235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千年家族|國族

【連載】千年家族|血統

千年家族|風俗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