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hbear

第二站 蝴蝶夫人家

發布於

第二家WWOOFing的host是一位紐西蘭大嬸,他以前也是個農場主人,聽我說騎單車從Kumeu過來時,她還嗆說她以前都騎馬過來,現在似乎是學校的輔導老師,興趣就是復育蝴蝶,所以在他家的四天,我不停的被再教育,從英文、禮節、家事技巧還有植物、昆蟲知識,他會不時要求發問,問了太簡單問題,他還要你自己去找答案,沒有完全聽懂英文指示也不能自己猜測裝懂,尤其紐西蘭英文腔的”i”跟”e”等母音跟我們習慣的相反,常常很多簡單的字聽不懂,感覺他就會不耐煩,說實在學了些東西,但也頗有壓力。


還記得第一天一早載著行李從Kumeu騎到他家時,前一個WWOOFer還沒離開,我才坐下來跟這位法國女孩打招呼,接著就看著她被問英文會話問題,還拿出本子寫筆記,一方面佩服她認真的態度,一方面心想我之後幾天該不會也都是這樣吧,果然離開那天,她還考了第一天學的東西看我記不記得。


每天的生活大致是從早上六點一起溜2隻狗狗,走出戶外她就開始問”有沒有問題”,沒有的話還會考我,走去公園的路上,要訓練小狗(老狗已經訓練完畢,而且現在都走超慢)過馬路前要坐下看車以及簡單的障礙穿越訓練,在公園的時光是我最享受的,可以跟小狗在綠地上玩球跟飛盤,遛狗後要準備早餐,第一天她就考我各種食材器具應放在哪邊,早餐大多是牛奶穀片、烤土司及水果,問你要不要吃甚麼,要記得說yes, please,洗碗時又是另個考驗,因為她的洗碗機擺放井井有條,需要記得每個東西該擺在哪,那幾天的工作主要是做除草、堆肥及抓蝴蝶,其中堆肥最讓我印象深刻,她堆出來的堆肥土真的不錯,有許多蚯蚓小蟲,只是用手把這些土捧起放到花園各處,一開始還真有點噁心,午餐大多是吃三明治及果汁,下午是自己時間,晚餐她則會煮排餐,還會問我覺得好不好吃,說好吃,她會接著問”怎麼不問是如何做的?”,蠻有趣的一個老太太,晚餐後會一起看個電視,因為她說這是學英文的好方法,所以那幾天看了不少紐西蘭新聞、美食比賽節目、益智搶答節目等。


接著來介紹她的庭園及蝴蝶工作,她住在奧克蘭南邊Blockhouse bay附近,是一個超大型的住宅區,棋盤式的道路開在高低起伏的坡上,家家戶戶都是庭院平房,她家也有著前後院,都種滿了蝴蝶及毛毛蟲愛吃的花草,部分則用紗網作成蝶房,讓毛毛蟲成蛹、新生蝴蝶翅膀硬前,有個安全又好吃的地方,我去的時候剛好有對新人想在婚禮上放飛蝴蝶,所以我的工作就是進蝶房幫忙抓成熟的蝴蝶,把她放到網袋用布蓋著(沒有光的情況下,蝴蝶就會休息),另外她也分送這些植物給有興趣的人,所以我也要幫忙包裝,另外她還有配合一個蝴蝶生態調查的國際計畫,就是在蝴蝶身上貼個特製編碼貼紙,以追蹤蝴蝶從哪來之類,至於為什麼會開始研究蝴蝶呢,據說是她小孩小時候問了一個蝴蝶問題,結果她答不出來,她就叫她小孩去問老師、問電台等,結果發現紐西蘭沒人可回答這問題,似乎還成了當時小小的新聞,於是她就開始研究起蝴蝶,到我去她家的時候,家裡到處都可見蝴蝶飾品,她每天也很忙碌的投入在這個副業中,在路上開車看到蝴蝶時,還會開心大叫。


最後要說個小插曲,她說我是第二個去她家的台灣人,第一個人是20年去的,似乎叫Jenifer Chen,是個藥師,我換宿期間,她還翻出當年的WWOOFer留言本,要請我找聯絡Jenifer的方式,可惜最後沒找到,但翻看留言本還頗有感觸,她這些年招待了許多不同國家的年輕人,大家都留下許多回憶及感謝,還有許多日本人雖然英文不好,也用日文留了許多文字,甚至後來還寄卡片或照片回來,雖然有時候覺得她有點龜毛及直接,但為人確實不錯,尤其早上遛狗時,可以看出她對社區的愛護,比如發現步道有泥土讓人滑倒,她就馬上跟公園處的人說,那邊的人也很快就處理好,中午還特別打來跟她說。這次台灣地震,儘管我已經離開她家,她還特別寄信來問候,這些待人處事及為社區付出的品德確實值得效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