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讓我抱怨一下我的朋友圈......

這幾個月心情一直悶悶的。

不是因為什麼疫情,什麼項目停擺,什麼收入大減,就連前途茫茫我都沒在怕的,遇到問題想辦法解決就是了,但我的那群「朋友」真的讓我的心裡很不舒服。

我雖然沒什麼政治意識,國際大事也總是後知後覺的最後一個知道。

但知道了,自然就會有自己的判斷力。

實話說,我很同情香港那些年輕人,也認為香港警察做的太過份了,還有林鄭,那長相能是什麼好東西如果你和我一樣相信相由心生的話。

但我朋友圈裡的「朋友」,有很多人都是張口閉口暴民、廢青,一點也不想了解他們背後的故事、走上街頭的苦衷.......那也就算了,你可以有你的政治立場和看事角度,但很多跳腳批評的香港人,他們根本就不住香港,他們早早就移民,或是住在大陸多年(以後也可能會移民)。

你要是真這麼支持政府,為什麼不留下來享用你支持的「政策」?這是我心裡最大的疑問。

今天我還和朋友提到大陸一個明星,一天到晚愛國掛嘴邊,國旗帶身邊,恨不得臉上都貼五顆星,但實際上老婆一懷孕就往美國跑,房子更是早早就買在加州,就等著錢賺夠了離開,像這樣的人雖然沒一一去調查,但絕對不少。

這些人彷彿掌握到了財富密碼,就是愛國兩字。

有了這兩個字就像是免死金牌一樣,粉絲變多,工作機會變多,電影也是,只要加入厲害了或什麼雖遠必誅的元素,就像是取得了票房保證,這也是為何相信在不久後的未來會看到一堆主旋律電影霸屏的現像。

但,他們的作品勢必難以打動人心。

為什麼?

因為他們說的和做的是兩回事。

我一直相信真誠的情感一定能透過屏幕傳遞出去,如果拼了命的喊響口號卻只換來觀眾一臉的麻木,問題是出在哪呢?

因為知道有些人的算盤,所以當他們在朋友圈轉發各種口號時我難免會不適想吐。

而我自己呢?出於不想得罪人的心情,有時看到很生氣也只能忍耐,漸漸的我連自己都瞧不起,心裡就更悶了。

但有幾次實在忍不住。

一次是一廣州製片朋友轉發了一個朋友圈,是香港人在微信集結號召,說要從深圳打上來,然後這傢伙就很激動的轉了這「秘密截圖」說, 等著你們,來一個殺一個什麼的.......

原本我倆雖不算是多熟的朋友,但也沒交惡過,那次我忍不住評論,有誰革命會這樣大喇喇的在朋友圈召兵買馬?這種假得不要再假的鬼東西你也能相信?

第二次是一個音樂圈的,朋友都談不上的人,也是轉發台灣的什麼新聞,然後叫囂要攻打台灣,我最恨那些支持戰爭的人,所以第一時間去留言罵他,想打仗可以,你們全家先上。

第三次,是我的好朋友,轉發了林鄭說話落淚的照片,然後說什麼香港暴民太可惡......欺負父母官......她都落淚了.......我看了差點吐血,林鄭那演技連我家的狗都比不上居然有人相信?我留言說她是假哭,我朋友只回了個尷尬的表情,同一天我另外一個好友轉發了一篇,用各種極端字眼挑起仇恨的文章,我二話不說,立刻退了我唯一的好友群。

她們沒有問我怎麼突然退群,應該都知道原因吧,那之後我們也沒再聚會過。

還有一次,一香港導演在香港街頭拍了張照片,是一個年輕人在路邊討飯,牌子上寫著自己因為游行被家人趕了出來,現在無家可歸,三餐不繼......我看了第一個想法是,要是我看到一定要幫忙一點,但該導演卻是冷嘲熱諷,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云云......我看了真的很不爽!

這些人一個個的,把那些香港年輕人說的多麼窮凶惡極......

我說句不客氣的話,你們照過鏡子沒? 就算你們比那些年輕人良善好了,那些年青人的對手是什麼東西你們這群老狐狸心裡沒點數?一天到晚說他們是給煽動的,那好哇!如果他們不是「惡」的源頭,你們怎麼不想辦法和「惡勢力」對抗?成天潑婦罵街穿紅內褲效忠有什麼用?

這之中,幾百年沒戲拍的李姓導演應該是噁心之最,背後的骯髒事不用去挖,其實都寫他臉上了。

香港事情後又換美國和台灣,朋友圈又是一陣熱鬧。

可以不屑民主自由,但要搞清楚你們之所以能這麼大聲的罵美國罵川普而不會有半點事的原因正是「民主自由」帶來的。

至於大張旗鼓的慶祝美國發生的一切衰事,包括每年慶祝911的那些人,我很想問你們,如果哪天美國也開始年年慶祝南京大屠殺你們作何感想?

好笑的是,我應該是他們之中,最早討厭美國的人。

因為小學和初中在美求學時遭到了種族歧視,經常從學校哭著回家,這也是為何唸研究所時我選擇留學英國而非有家人在的美國。

但一碼事歸一碼事,在我眼裡,有些人為了點利益可以喪心病狂,,渾然忘我的噁心。

你們或許會覺得奇怪,我為什麼還要看朋友圈,還不是因為要掌握行業消息。

即使已到匆匆掃過,也愈來愈難忍受,因為還有些人會主動在話裡挑事噁心你。

有一回有個導演藉口我在拍視頻,給我參考之故,而發了幾個youtuber 的視頻給我......你要有本事說的有理有據也成,但他們為了快速吸粉而用詞極端,唯恐天下不亂的造謠生事,這有什麼可學習的?這種稿用腳都能寫!更不要說,那"齜牙咧嘴眉飛色舞"的嘴臉簡直不堪入目。

那一刻我心都沉了,原來真有人愛看這種粗俗淺薄的視頻,還試圖想用這破爛給我洗腦,而這麼「天真」的人居然還是我朋友......

因為很熟,所以我不客氣的回他,你讓我學習這兩個二貨?你確定?

他才不好意思的說,你不用管內容,我只是想你參考她們的活潑氣氛......

呵呵!

這一年我第一次感受到無比的寂寞,覺得自己好像走錯了地方。

數不清有多少次,我看著朋友圈的某些人,很想問他們,明明愛國,團結都是好事,為什麼你們的嘴臉,乃至長相會愈變愈噁心?

1 人支持了作者

香港,再見!寫給其實早已消失的香港

我眼裡的大陸這些年 (上)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