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影響一輩子的童年陰影

發布於

小時候因為父母離婚,我媽去美國工作,把我交給舅舅一家。

舅舅有兩個女兒,也就是我的表妹,一個小我兩歲,一個小我六歲,我們經常玩在一塊。

小孩子難免會頑皮不聽話,每當惹大人生氣時,由於我是姐姐,所以我總是被罰的最重的那個。

衣架皮帶排尺棍子輪流打都是家常便飯的事。

但體罰吧,痛過就算了,沒怎麼放在心上。

最害怕的是,被關在狹小黑暗的衣櫃里,有時衣櫃太多東西就換關洗手間,而且不准開燈,

黑漆漆一片,直教人發抖冒汗。

有時舅舅還會假裝給衣櫃上鎖,一聽到這聲音,平常怎麼打罵能一聲不吭的我,可以撕心裂肺的哭喊求饒,到現在都忘不了一個人瑟縮在狹窄空間裡那種恐懼、絕望,無助的感覺,真的能把人逼到崩潰......

就這樣長大成人了,發現自已獨自一人睡覺時絶不敢關燈,開小燈都不行。

只有在燈火通明的環境下才敢安心睡覺,但又因為燈光太過刺眼而睡不好。

試了好幾次,慢慢把燈調暗,但只要光暗到一定程度,我就禁不住開始害怕,甚至渾身冒冷汗,非再把燈調亮不可!

其中朋友介紹了一個催眠師,他和我說,其實怕黑的情況未必是和幼時被關衣櫃有關,可能是發生了別的你不願意記起的事,你的大腦讓你做了其他你心裡較能承受的連想。

我聽了後努力回想,實在想不到兒時有發生什麼比這更可怕的事,不過催眠師說如果真有其事,那一定是「創傷」更大的記憶才會被埋在深處,需要用催眠喚起。

這麼一說,我更不敢答應催眠,找出病根。

至今無解。

十幾歲時又和舅舅一家住一起,這回處罰時不關衣櫃了,直接狠狠的扁你。

因為長大了,所以每次被打都沒哭,總是抱著頭,忍著淚,怎麼打都不掉一滴眼淚。

有一回舅舅見我都沒哭,大概是把我的堅強解讀成桀傲不馴了吧,結果他用拳頭,一拳打我的胃,一拳打我的背,當時痛的眼冒金星,但仍然咬著牙沒哭,其實他不知道,要我哭沒那麼難,打我臉就行了,他居然沒發現每次被打我都會第一時間護著我的臉,每一次都是緊緊抱著雙腿,把臉擱在腿中間,心裡一直默念只要不打臉都可以......

那一次的後遺症是我腰痛了好多年,一直到前幾年開始健身才慢慢康復,本來還以為腰痛會伴隨著我一輩子,算是意外之喜吧。

可能大家看到這會覺得我小時候有被虐待的嫌疑,但其實家家戶戶差不多都是這樣打孩子的,像我這樣關衣櫃的較少,被拳頭打只有男孩子,我也就那麼一次,而且是因為玩到太晚回家,我外婆知道後氣的要死,把我舅罵的狗血淋頭,那次之後我好像就再沒有被打過了。

不管關衣櫃是否真的造成了我日後的極度怕黑,但我想讓一個孩子處在極度的恐懼下也不是一個恰當的處罰方式,希望為人父母能不要再犯這種錯誤了~

✨回忆我的童年趣事~(Like Id:annepink)

【我的童年趣事】某年暑假

我的童年趣事 - 煲蠟 (Liker ID: atomleunghk)

21

看不过瘾?

一键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优质中文创作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