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又過了一天【這樣做編劇不會餓死 07】

發布於

1. 

這幾個月分了愈來愈多的精力去拍短視頻,雖然我只要寫稿背稿和出鏡就好,拍攝和後期有人幫忙,但儘管如此,工作量還是太大了,不過能主動做些什麼,而非待在家坐困愁城感覺還是挺好的。

前幾天更是開心,新上的視頻成為小爆款,播放量衝到一萬六,雖然醫美美妝等並非我想走的路線,但都到這時候了我還挑什麼呢,有人看都好。

因為報名了一些視頻拍攝活動,接到站方通知獎金入帳的消息,打開一看,一共賺了70.93人民幣,相較於我之前的收入,終於可以向大家宣佈,本人正式跌到谷底了。

負氣把錢全拿去買珍珠奶茶和檸檬茶,一口氣全花光了哼!

2. 

出版社編輯微信我,告訴我他們「可能猜到」了小說延遲出版的可能原因。

書名。

編輯說,《上流女子圖鑑》可能是因為有上流兩字所以批不下來,以此推算,估計下流也不行。

我不明白一直壓著書不批又不告訴人原因偏要人猜是什麼操作,但你能跟誰講理呢?

一開始編輯說可能是因為台灣藉,後來想想又說,但你也不是龍應台,關係應該不大。

現在說是書名的問題也是猜的,如果猜錯,得再找原因,更慘的是,書名不能改回去,得用新名字。

好笑的是,審查從以前就無所不用其極的想導正社會價值觀,例如影視劇裡不能出現小三,或小三下場必須淒慘;間諜片裡地下黨的特工絕對不能有色誘、變節,投降等情節,還有《流星花園》的改編版為何雷出一個天際,因為不能強調奢華虛榮,所以大陸版的道明寺變成最「樸實無華」的有錢人...... 但是整個社會仍擋不住的功利、視利、以財富多寡為馬首是瞻。

「言教不如身教」這麼淺顯的道理有這麼難明白嗎?

藉著這波疫情,審查更上層樓了,我的書出不了事小,電影才真的倒大楣,只能慶幸還好自己只是個小人物,不然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編輯問我,名字怎辦?

我想了下,奇妙兩字突然跳進我腦海裡,大概是因為這十年日子一直過的很「魔幻」吧!

我說,改成《奇妙女子圖鑑》吧!

她不是很滿意,但也覺得想不到比這更好的名字了。

想起我第二本在大陸出版的小說,因為靈學兩字不能用,只好改名叫驗屍報告,

很多人看了後批評書名莫名其妙,幸好小說不難看才沒給罵的太慘,這次不知道又會出什麼事.......

3. 

翻翻朋友圈,看看有沒有其他人和我一樣不好過成為我每日的消遣。

還是一樣,各種開機各種影片上映的消息,其中《八佰》我是最期待的,我認為《八佰》是目前為止最好的中國電影,當然故事礙於審查你真沒辦法,綁手綁腳的就是十個奧斯卡得獎編劇來寫也沒輒。

中間搭檔突然傳了個截圖給我,是一個我俩都認識的攝影師發的朋友圈,直接就說自己失業在家,到年底都未有安排,希望大家有項目的話,任何職位,去任何國家皆可找他......

發現看了也沒有比較高興,更多的是不勝唏噓。

大概是十年前吧,我和這個攝影師還算合作過,請他協助過一個導演拍廣告,他也很認真負責的完成了任務,不敢想已有兩個孩子的他這一年日子要怎麼過,以及之後如果情況未見好轉該怎麼辦......

4. 

實話說,很擔心情況會每下愈況,至少短時間回不去風光的往昔。

一是港台和大陸的關係一時半刻恐怕好轉不了,那日漸升高的敵意自然也影响了工作機會,別的不說,至少政治敏感這點,就足以讓一些人打消用你的念頭,這其中演員的影响尤其大,除非你已有高知名度,否則演出機會只會愈來愈少。

二是影視劇的審查如果愈來愈嚴,創作首當其衝得受到傷害,就像某影視公司老闆說的,未來只有一種電影——宣傳電影,但如果有一天我們的觀眾不再滿足於只看《戰狼》和《中國機長》那種片呢?

三是青年導演一個個冒出頭來,香港的影視人才卻呈現一個很明顯的斷層——這是大家早就知道的事,卻缺乏人帶領去改變這個情況,現在就更難了,而我絕大部份的工作機會都來自香港導演,就算他們還有的吃,畢竟年紀大了,再加上前面提到的問題,我敢說現在就已到了分秒必爭的地步了。

5. 

面對困境我當然不會揮揮衣袖就算了,大東做的電影節剛好有個創投,心想要不寫個科幻片來突破?

朋友好心發來了中國科協印發的《關於促進科幻電影發展的若干意見》 給我看,以免我創作方向出錯,以下為摘錄:

我來回看了三遍仍不知所措,只好打消念頭。

6. 

這段時間只要微信一響我必定先祈禱。

拜託不要是找我吃中飯吃晚飯喝下午茶做指甲,也千萬不要是什麼在你家附近去找你玩,我什麼心情都沒有,只想工作,只想賺錢,想想年初我還發了豪語,摩拳擦掌的想發財結果.......

重重的嘆了口氣,抱著醜媳婦總要見公婆的忐忑心情拿起手機......居然是五年沒見的一個製片!

無事不登三寶殿,一定是好事!

立刻點開微信看,果然!說有個朋友在找編劇,想問我要簡歷。

秒回後聊了幾句,同時快手更新簡歷,想不到這兩年和搭檔居然合寫了六部電影,其中一部去年年初就殺青了,其他五部都停了,難怪我老覺得自己好久沒工作了,原來都是幻覺。

當然找編劇也不代表一定花落你家,不過和這個製片認識正是因為當時一個大導演要找編劇改劇本,我剛好也在寫一部大片,該片的監製就介紹了我。

不過他們的劇本是影視公司簽約編劇寫的,公司不大想給人改,但畢竟是大導演,還是堅持要找別的編劇。

就這樣製片和副導約我見面,副導問我覺得劇本如何,我倒是很認真的看了劇本,做了分析,列了十個以上的問題和修改方式,也坦白告知,如果不能重寫只是修改的話,那不過是+5分的區別。

他們也認同我的說法,但這代表問題來了。

如果重寫,編劇名怎麼掛?

該編劇有唯一署名權,也就是說,即便我答應改,我也不能掛名編劇,不過行業內會知道,這也無所謂。

但重寫還不能掛名這就太那個了,並且對方連改都不情不願了,更何況是給別的編劇重寫。

於是這事就僵住了,但我也來不及多考慮一下項目就停了,一直到前兩年才拍了上映,結果票房和口碑都輸慘了。

其實有創作經驗並不代表你一定能寫好劇本,但經驗夠的話一定能看出來別人作品的好壞,更能看出來對方在創作上是取巧懶惰還是根本毫無概念。

想起事隔多年還能被記得這樣的好事不止一次發生在我身上,確定我還是一個幸運的人後心情又好多了。

猛地一驚,一天又過了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編劇究竟是怎樣一份工作?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