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所欲言

信仰|社會|生活 觀察家及實踐者

探路客移民|陪他去河邊散步

發布於
此時此刻,我所擁有的就是自己,正面負面的,我。

週六的上午,天氣稍微悶沈,是下雨前的氣味,電扇開著也不大熱,嗡嗡的吹著。坐在客廳大桌前,晦澀的光線從樓梯灑落,所有的影子正好朝我伸展。

懶洋洋的,手指有意識無意識間在鍵盤起落,頭腦好像午後躺在沙灘遮陽棚下的軀殼,似有似無,感受此刻內心想要抒發的。

過去一年吧,發現自己變了,不像我以為的自己。變得喜歡跟人在一起;想要找人把心裡話說出來;想要聽聽別人對我的看法;想要感受他們的情緒,我的情緒。有時候甚至想要冒點險,試試看不跟那些讓我感受不好的人說話會怎樣(實際上也沒怎樣,別人可能根本沒發現)。我發現自己變了:以前享受獨處,現在可以獨處,也可以享受跟人在一起的每一秒鐘。

直到這禮拜的某一天夜晚,發現自己需要回到大量獨處的時刻,才發現自己不同了,驚訝喜悅之餘,當下只想找個地方陪陪自己說話、散步,做些無意義無目標的事——好久沒有陪自己了。

那天已經準備好要提前下班,沒想到開會拖了點時間,還以為撐得住,卻發現拖過的每一秒鐘,身體的細胞都在掙扎吶喊,再一下下,感覺就要失控爆炸了!過程裡讓自己盡量放空,不去多想,直到崩潰分界線,會議終於結束。立刻拿了包跟鑰匙,頭也不回地衝出辦公室,這才發現,我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裡!

一年前的我很知道獨處的時候要幹嘛、要去哪裡的,「怎麼辦?我不知道要去哪裡,去那裡要幹嘛了?」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受。害怕嗎?有一點,沒想到曾經有的能力,現在笨拙無助的自己居然看起來有點可笑。有一點緊張,太久沒有跟自己相處之後,突然要花時間跟自己在一起,不知道要說什麼,做什麼,會不會最後一無所獲?握住機車龍頭的那一刻,內心依舊猶豫徬徨,在不確定感中往一個陌生的地點出發,車程需要35分鐘。對我而言,時間長得夠讓思緒飛揚後落地的。

那天傍晚天氣不錯,微風裡騎車不熱,一個轉彎上了河堤大道時,正好面西,遠方的山景和夕陽迎面闖進車道裡,突然所有的緊張跟不確定感都鬆落了,「還好,我來了。」欣慰地對自己說。到了目的地,剛好是傍晚時分,附近居民散步的、騎自行車的、跑步的,跟我想像的無人之境還有點距離。

直到轉入小徑,四面寂靜,只剩風聲、水流聲,還有草樹摩擦的沙沙聲。踏著碎石步道查查走著,一股熟悉感慢慢自心底浮現,「對了,就是這個感覺!」不用對任何人笑,不用緊抓住思緒給出建設性回應,就是聽著大自然的聲音,讓身體不斷移動,放開所有應該不應該的——此時此刻,我所擁有的就是自己,正面負面的,我。

從夕陽西下的魔幻時刻,到遠方的大樓暖燈亮起,站得離河水很近,近到我怕有人以為我要輕生(又在意別人眼光了),聽著河水拍打泥岸,我開始跟自己聊天,聽聽心裡那個人在想什麼,感受什麼。我們聊的話不算多,卻都是心有靈犀的那種,一說就懂,一聽就明白。我陪著自己站在河邊,直到夕陽緩緩落下,灰濛濛的遠方,變成絲綢一般的黑,點綴城市燈光閃爍,我感覺自己平靜了,安全了。

久違的獨處

後來我們一起去吃了高麗菜蒸餃,皮薄餡多,加上辣椒滋味無窮。回到家時看見室友,內心暖暖的,我知道,自己又有力量去面對這個讓人疲憊,卻又精彩絕倫的世界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