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9 articlesIn total 48970 words

关于「优雅」的研究

F小姐

我是个喜欢写年终总结的家伙,也许新闻专业背景使我沾染上这种习惯,甩也甩不脱,所以日复一日为了「到 12 月底能有话可说」而努力活着,颇有几分滑稽吊诡。做与不做一件事,考量全在于「你敢不敢把它写进年终总结里」,仿佛切身体会到了古代君王对史笔丹青的敬畏。

1

假如明天没有太阳

F小姐

I 春天 春天是我最讨厌的季节,我常常思索对它的这番偏见从何而来。兴许因为我是秋天的孩子,天性里带一点凉爽和萧瑟,正好位于春天的对立面上;又或是因为我久居南国,此地三四月的雨水总是黏黏腻腻,在湿热的雾气里行走一会儿便感到昏沉压抑。后来看到数据才知道,原来不止我一人畏惧春天。

【清单接龙】这三部电影里,有我的理想人生

F小姐

谢谢 @選凝 的点名,抱歉我看到得有点晚> < 以及接回 @曉雅 对清单的讨论,我觉得我其实算是一个稍微有点「清单型人格」倾向的家伙,比如说看到那个 L_ST 的测试会先想到...

不过是爱情故事而已

F小姐

■□■后来的我,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梦见沈镜迟。刚分开几个月的时候,梦境大多是往事的混剪。所有的细节都被特写和慢镜头别有用心地放大,让我疑惑那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记忆还是我一厢情愿的捏造。很奇怪,在那样的梦里,最鲜活的感官竟然是味觉。梦里的我温习过好几次和沈镜迟的初吻。那天是他二十岁生日,我在沃尔玛找到了跳跳糖,坏心眼地一整包倒进嘴里就亲了过去。梦境迅速被过分甜腻的感觉包裹,味蕾的反馈像烟花一样在脑...

不只是分手故事而已

F小姐

■□■跟沈镜迟分手之后第一次哭是在我毕业那天。大冬天的,在异国他乡毕业,实在是件萧瑟的事情。爸妈没来——路途太遥远,再加上是12月中下旬这种奇怪的时间段,实在请不到假。相熟的师弟师妹没来——该旅游的旅游,该回国的回国,几乎是在12月初期末考刚结束的第二天就走得一个不剩了。同级的那几个知心好友也没来——他们按计划都是要等明年夏天才毕业的,同样也是早早就开始享受寒假了,谁还会在这偏远小城里耗到圣...

不只是爱情故事而已

F小姐

■□■认识艾莉萨一个多学期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她睡过头。许多人问她,怎么可以完成这么了不起的事情。艾莉萨一般只是笑,说,我很容易感到饿,不管晚上吃多少,第二天早上七点都会被准时饿醒。直到我成为了艾莉萨的好朋友,我才知道她说的什么“被饿醒”都是狗屁。艾莉萨从十四岁的时候就开始保有这样一个习惯,她写了一封遗书存在电子邮箱里,开头大致如下:“嗨,我是艾莉萨。真抱歉通知你这样一个消息,当你看到这行字...

我的写作工具后宫

F小姐

大约从 2012 年起就不怎么用 Microsoft Word 了,借这个契机来梳理一下这六年来被我宠幸过的写作工具嘻嘻。Google Doc 对我来说的「唯一」:这是我了解的第一个多人协作线上编辑器,也是本科的时候做小组作业必备的利器。那时念新闻,production day 的时候为了赶上 deadline 基本都是一篇文章同时由几个人在写。但最壮观的还是期末复习的时候,study...

1

我觉得我做的事很温和,但不代表它不是一种争夺

F小姐

□■□2 月 25 日那天,我觉得非常丧,于是就在微信公众号上写了一篇心情笔记发了。最后一段引用了我两年前写过的一条微博:有一点是确定的,你不能让你憎恨的人来定义你热爱的事物。你要夺回定义的权力。而不是放弃你热爱的事物。...

The Post:配角逆袭及其他故事

F小姐

(之前在自己的公众号写过 The Post,看到相关讨论,于是搬运来 Matters 一份~) □■□豆瓣上有人说:「明明所有可发挥的矛盾点都在偷文件的 Ells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