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菜

“癡線婆”

從龍脊下山,在石澳郊野公園坐的士回到柴灣站,餓到兩眼放光,又沾了一身泥,來不及回市中心,就近在新翠商場吃海南雞。

在洗手間,有一位五十多歲的阿姨,一邊洗手一邊抱怨:“戴口罩仲化妝,傻婆來架。” 我環顧四周,洗手間內人不多,都是街坊打扮,她更像是在對空氣說話。我站在她旁邊的位置洗手。

她繼續呢喃:“宜家啲人真係不知所謂,要靚不要命!” (我看了看自己在鏡中疲倦的臉,應該不是她口中的靚女傻婆,又看了看站在垃圾桶旁邊穿著制服的微胖阿姨…應該也不是說她)我心想,原來又是一位思覺失調的可憐人。繼續用泡泡搓手,她突然扭過頭對我說:“指甲都要洗架。” 我嚇了一跳。確認她在和我說話後,回她說:“係呀,二十秒吖嘛。”

“其實二十秒唔夠,要再長啲。” 我對她笑了笑之後沒再講話。然後她又接著抱怨口罩太貴,要去哪裡哪裡買最好之類的。我洗好手之後便離開了。

其實並非第一次遇見自言自語的人,無論是在油尖旺遊客區,還是在居民區。有些衣衫襤褸,渾身酒味,更像是麥難民或者露宿者。也有些是普通上班族打扮,和正常人無異。遇到前者,當然要具備基本的自我保護意識和能力,快速離開就好。可是對於後者,就像這位阿姨一樣,我在內心很難把她們歸為精神病人。

被疫情影響了近一年,很難說自己的精神還能健康如常。從什麼時候開始,多說兩句話就會被其他人視為異類呢。當她們察覺到自己被視為異類,僅是路人驚恐的眼神和嫌棄地躲避,也足以把她們變成真正的精神病人了。

“常人難道比瘋子更可愛?”

攝影師:Anna Shvets,連結:Pexels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