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5 articlesIn total 21285 words

與歌同行

甜橙菜

有些歌聽過幾次都沒感覺,但突然在某一次,就像是旋律拿著鑰匙走進心裡一樣,突然就懂了。

甜橙菜

從半個月前,家裡有一隻蚊子。晚上一閉上眼,一分鐘內耳邊必定響起立體環繞嗡嗡聲,下決心開了燈爬起來,它又躲起來。被它折磨了三天,終於去買了滅蚊燈。沒氣味也沒聲音的一盞小燈,雖沒指望它真的起作用,但誰知買回家去的第一晚,腿上還是被叮了幾個大包,好在卻沒有轟鳴聲了。

見字梳頭

甜橙菜

半個月前剛搬到新的辦公地址。在每天必經的一條行人路上,有位老人家天天搬一張小板凳坐在路邊,面前鋪開一塊又大又舊的棉布,上面擺著紐扣、針線縫紉用品。沒有標價錢,也沒見到有人買。在漸漸炎熱的4月尾,行人熙熙攘攘,背後隔一道鐵欄杆就是飛馳的車流,她戴著大沿草帽,戴了口罩低頭安靜坐著,格外顯眼。

1

早已經去過馬爾代夫了

甜橙菜

有天在家重溫麥兜兜,看到他吵著要媽媽帶他去馬爾代夫。‘’椰林樹影、水清沙幼、藍天白雲,是位於印度洋上的世外桃源...”,然後媽媽就帶他去了... ... ... 太平山。小時候也經常想去某個地方,也許是同學繪聲繪色地描述過,也許從動畫片裡見到過。

甜橙菜

“唉,人這一輩子就像在一條船上,搖搖晃晃的總有些愛的你的人被大風大浪搖下船去。陌生的人啊。請你坦然面對。” 在一條音樂影片下看到這條評論,頓時有了無數暗湧。眼裡心裡,瞬間拓展出了無數延伸的故事。本想擴寫出來,但自己再也寫不出如此有畫面感的句子,那就算了吧。

復活中

甜橙菜

五天假期,睡到自然醒,如稍有睏意,便又立刻去睡,過了三天這樣的日子,終於緩過神來。今天出門走走,坐著叮叮車從中環到了筲箕灣,吃了一餐雞翼撈丁當做下午茶,又從筲箕灣坐回碼頭,逛到累了便轉乘天星小輪回家了。也許是三天的春眠起了作用,晚上竟輾轉無法入睡。

沼澤

甜橙菜

新年前幾天開始,又一次陷入了情緒沼澤。具體症狀便是什麼事都沒力氣去做。甚至每天早上像鬼壓床一樣,能睜開眼卻無法起床。直到最後一刻才爬起來刷牙洗臉,帶上口罩出門。甚至連化妝包都放在辦公室,等到工作一陣子之後才去好好補一下妝。下班之後卻不想回家,在超市閒逛,在商場閒逛,在每個美妝專櫃...

心事

甜橙菜

我知道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 只是無數次中的某一次。熟能生巧地起身,喝水,躺下, 如此反復,直到窗外泛起一片青白色的光亮。原本就有很多路燈, 對面廣場上的燈牌也從未歇息過,和我一樣。閉上眼睛,腦海中浮現著前幾日的場景, 朋友問過得好嗎。

blue

甜橙菜

那些需要做的事,過了期限也不做, 在窒息中入睡了。張開雙手地飄著, 越想沉淪,越是有一股力量托住自己。一旦放鬆地一呼一吸,便卻開始下沉了。海水開始沒過眼睛,再睜開眼時,已是一層藍色。慌張地想做點什麼。錯過了最後一絲掙扎的衝動,缺氧讓人越來越疲憊。

生命影響生命 | 初次接觸

甜橙菜

距離上一篇提及的培訓已經過去40多天了,事情發展沒有想象中那麼順利。朋友已經心灰意冷,想要放棄。我也因為無從下筆所以暫停記錄了,沉浸在一種一鼓作氣再而衰的無力感中。但上週一封電郵通知我,有一篇文章被羽昊關聯了。這讓我有點慌張,好像在提醒我,儘管萬事開頭難,還是要有始有終地好好記錄這段旅程。

世界一直是這樣,只等我們掀開門簾

甜橙菜

掀開門簾,卻看見了那些不堪,你不能說沒看見。不堪甚至是被賦予的定義。你沙啞地怒吼,說不該是這樣的。一位路人靜靜地看了你一眼,默不作聲地低頭走去。你不知他已經經歷過類似的一切,或是命運為他安排的那天還沒到來。你看著冷靜的他,說真幸運啊,也真不幸啊。

見過那時的我,也未必喜歡現在的我

甜橙菜

朋友發了兩張舊照片到群組裡,一張是Orientation時第一次班級合照,第二張是他們倆在食堂搞怪地皺眉看著鏡頭。把時間倒回十年前,那時剛剛讀大學,學校請來一位講師給我們講學業規劃。他說“學弟學妹們要記住,你們現在還年輕,但年齡越來越大,時間會向離心力一樣,不受控地越過越快。

新年新搞作

甜橙菜

到了年尾,除了清年假外,跨年更是讓人激動的行程。正無心工作時,朋友問:31號還去你家怎樣?我說好啊,只是沒地方讓你過夜,只能凌晨坐的士回家。她說,那不如去離島酒店住一晚吧,說完便意識到,這個時勢實在沒有勇氣住酒店。討論了兩輪,我們一致決定早起看日出。

香城日記 | 蒲台島

甜橙菜

每天來往赤柱卜公碼頭和蒲台島的船只有固定的幾個班次。好在來往中環和赤柱的巴士班次不少,也有小巴。來到中環交易廣場巴士總站,排在6號線的人已經很多了,也說明離下一班開出的時間不遠了。在終點站下車,沿著市場街走,轉兩個彎就到看到了從碼頭一直排到美利樓的人龍,再看一眼停在碼頭的船,比天...

香格里拉在哪裡

甜橙菜

星期四的下午,好久沒聯繫的朋友發來消息:“最近怎樣,八點打給你哦。”我以為她要鄭重地宣佈自己要成為准媽媽的消息,匆忙地吃完晚餐,洗好碗,把整晚的時間留給她。八點過了一會兒,屏幕上出現了熟悉的臉。原來是我想多了,她說自己並沒有好消息可以宣佈,只是關心我的近況。

香城日記 | 盧吉道

甜橙菜

吃完brunch就出發了,今天的目的地是太平山頂。沿著每日返工的腳步來到香港站,在中環換乘港島線,香港大學站落車。打開收藏好的交通攻略,由港大A2出口,一出升降機,就看見往黃克競樓的天橋,右手邊下樓梯,就看到那隻橙色的柱子,原本輕鬆的情緒又再次低沉了下來。

生命影響生命 | 第一次培訓

甜橙菜

上週和幾十位友師一起,參加了由社工安排的第一次培訓。培訓的主旨是讓大家對這個持續三年的項目有更清晰的了解。除了讓我們知道需要承擔怎樣的責任之外,社工們也很貼心地教我們如何和小朋友接觸,並且培養信任。一早來到培訓場地,有人看起來還是大學生,也有已經退休的白髮長者,大家為了共同的目標聚在一起。

“癡線婆”

甜橙菜

從龍脊下山,在石澳郊野公園坐的士回到柴灣站,餓到兩眼放光,又沾了一身泥,來不及回市中心,就近在新翠商場吃海南雞。在洗手間,有一位五十多歲的阿姨,一邊洗手一邊抱怨:“戴口罩仲化妝,傻婆來架。” 我環顧四周,洗手間內人不多,都是街坊打扮,她更像是在對空氣說話。

香城日記 | 龍脊

甜橙菜

筲箕灣A3出口外就是巴士總站。節假日最長的那條隊伍,就是去石澳的9號巴士站了。等候時間不算太長,大約5分鐘就有車。上車後,經過柴灣,沿著大潭道,再過幾分鐘,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土地灣。一下車就見到指示牌,上面畫著一條黃色的龍,寫著往龍脊,這就是龍脊最熱門的入口了。

香城日記 | 萬宜水庫

甜橙菜

從鑽石山站出來,在巴士總站找到了96R線的候車點,這條線路由九巴運營,只在週六和公眾假期提供服務。也有其他往西貢方向的9字頭常規線路,車次更頻密一些。“北潭涌”站是一個精簡的巴士中轉站,有94、96R、289R途徑這裡,如果想去到萬宜水庫,就要從這裡整裝步行或轉乘計程車出發了。

生命影響生命 | 寫在開始

甜橙菜

在週末的早晨,第一次見到了社工李姑娘。上個月,報名參加了一個幫助青少年成長的義工計劃,為期三年。參加這個項目的孩子,大多來自低收入家庭。父母忙於工作,無法給予足夠的陪伴。在這期間,社工和義工們將要協助孩子們訂立發展和儲蓄規劃,陪伴他們成長。

1

為貓民服務

甜橙菜

確診案例每天都在減少。不想在家發霉,所以下定決心週末出門做義工。想想也蠻好玩的。這幾年來雖然一直有做義工的打算,但始終無法踏出第一步。沒想到疫情期間,外出吃飯都小心翼翼的情況下,反而下定決心開始做。於是在臉書搜索加入了幾個義工群組。看到一個救助流浪貓狗的團隊,前幾天颱風前收到業主的通知,必須盡快搬走。

《科學怪人.重生》隨想 | 誰沒有隱秘

甜橙菜

隨著一聲雷鳴和一道閃電,維多的母親去世了… 維多是一位沉迷於煉金術的少年,在出發去德國修讀科學之前,父親對他說,“我支持你的夢想,但要多關心家人”。維多點點頭,但他顯然食言了。在大學裡,維多不顧教授們的強烈反對和警告,一心想利用電流的能量創造出新的生命。

一以貫之

甜橙菜

“雙標”這個詞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流行的,先不考證了。但這個詞出現時,一些曾經無名的彷徨和疑慮,便有了名字。“人永遠不會發現自己的問題,直到看見問題出現在別人身上。” 當發現身邊有人被雙重標準折磨而不自知時,才開始審思,其實對自己來說,有多少痛苦和糾結是由其帶來的呢。

為自己放假

甜橙菜

去年年尾,已經把今年的假期規劃地滿滿的。遇上這樣四天的連假,會湊上年假回家,把朋友們一一約出來見面。但是每次長假結束後,身體往往更加疲憊。這次,終於可以被動地享受幾天不用“趕通告”的假期。第一天,和往常一樣在家打掃衛生,去超市買回足夠塞滿冰箱的食物。

偏愛現場版

甜橙菜

那些和朋友窩在房間裡,用磁帶聽《下一站天后》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現在的我們,只需要花一餐飯的價錢,就有數之不盡的高質音樂觸手可及。所以,也有過“這輩子傾其所有也無法聽完世上的歌”的失落感。我喜歡各種風格,華語為主。有段時間在家無所事事,愛上聽後搖。

芝士火腿酥

甜橙菜

每天下午四點,肚子已經空蕩蕩。一想到七點才能吃到晚餐,決定去買麵包墊墊肚子。公司樓下有一家西餐店,店面雖然不大,又做西餐,又做烘焙,每天早上還能買到新鮮出爐的麵包。這家店不做晚市,所以到了下午,架上的面包已经所剩无几了。望來望去,挑了一個芝士火腿酥。

光榮之家

甜橙菜

三個月前完成了第三次搬家。師傅組裝完衣櫃離開後,我開始從喜悅的情緒中冷靜下來,審視這個不到20坪的空間。“嗯,我終於一個人住了。” 買窗簾,買廚具,等送貨,前後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佈置新家,把整整二十個ikea大號藍色編織袋的物品安置妥當。只有自己最清楚,這已經是精簡過的了。

失眠的夜晚,不如順其自然

甜橙菜

最近不太愛搭理人,手機經常靜音擺一邊。常聯繫的朋友開始有點擔心,每天詢問我的近況和心情。倒不是喜歡看她們著急的樣子,只是對人際關係感到愈發無力,所以沒有力氣回復。今晚出乎意料地失眠了,看了看手機,她們越來越著急。雖然最近的確過得相當鬱悶,但不能恃寵生嬌,縱容自己消耗朋友的關心。

港鐵的早晨

甜橙菜

港鐵站的早晨很有趣。八點鐘的出站口,一場全員音樂會正待上演,人手一張的八達通,是唯一的樂器。隨著列車到站,成百上千的乘客在幾分鐘之內完成出站。接著列車又送來下一批乘客。每人的出站時間,通常需要兩秒,嘟...嘟...嘟...有些拿全月通的人,創造出不同的節奏,唰...唰...唰...

Loading...